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一百二十八章 质量才是百年计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小玲早已决定,今晚自己睡藤椅,再也不和肖尧一起睡了。但肖尧主动叫她陪他睡觉,她的理念瞬间就被击碎了。但她还是有点犹豫。

    “床上总比椅子睡觉舒服些,反正已经在一起睡过了,睡一次是睡,睡两次不还是睡吗。”

    “那你不许欺负我,不许对我有坏心眼,不许对我动手动脚的。”

    “我有过吗?”

    小玲也不再言语了,羞红了脸,低着头,随手关了灯,学着静儿习惯的动作,卷曲着娇小的身躯,钻进肖尧的怀里,深深的嗅着肖尧那令人沉迷的体味。

    这床只是个双人床,睡三个人已经拥挤了,今晚,静儿还抱着大白兔在睡觉,占一半多的床位,肖尧没敢去把大白兔拿走。又担心小玲会掉下床去,就只得把身子往静儿靠紧了些,伸出左臂,把小玲搂住。小玲也感觉到太靠近床的边缘,伸展开身子,向右侧躺,她把俏头枕在肖尧的左臂上,更贴紧了肖尧的胸膛。她感受到了,肖尧呼出的气体拂过秀发,听到了肖尧那强劲有力的心跳声。

    小玲的动作,让肖尧很尴尬。小玲那傲人的丰满,紧贴肖尧的胸侧,那令人心慌迷乱的柔软,让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小玲身上散发出,处女特有的幽香,让肖尧在生理上,也有了异样的反应。他想推开小玲,可又怕把小玲推掉下床,只好万分苦逼的仰躺着,强忍着生理上带来的冲动,假装睡着。心里祈求着小玲,不会发现自己那不受自己控制的坚挺。

    肖尧还在继续装睡,可他那越来越急促的沉重呼吸声,却出卖了他。小玲听着那心跳声越来越快,就抬头看向肖尧,好在光线很暗,她没有看到肖尧那已经憋得通红的脸。

    “肖尧,你怎么了?”

    “没怎么。这样睡着太挤了。我...我还是去藤椅睡吧。我担心睡着了,把你挤掉下去了。”

    肖尧实在是憋得难受,就想出去了,这样他没法睡觉。可在他起身时,小玲却用手按在他的胸口上,不让他动。

    “不会的,我这样感觉很安全。”

    小玲说话时,还把脑袋又往肖尧胸前揉了揉。让自己睡的更舒服些。没一会,肖尧听到了小玲那均匀的呼吸声,还夹杂了轻呢不清梦语。

    左大右小两个女孩,都在自己的梦乡里驰骋。睡梦里的小玲,很不老实,她把左腿曲起,搭在肖尧的左大腿上,弯曲的膝盖,正好碰到肖尧那搭起帐篷的立柱。此时,肖大公子被夹在中间,保持着仰躺的姿势,一动也不敢动,在黑暗中,大睁着双眼,苦苦盼望黎明,快快到来。

    最终,肖尧没等到盼来黎明,他在极度的困乏下睡着了。

    最先醒来的的小玲,看到自己完全被肖尧拥睡在怀里,她既羞涩又满足,看着肖尧那棱角分明的脸,差点陷入痴迷。静儿侧睡在肖尧的右臂上,像一个温顺的小猫,卷曲着身体,向右侧睡着。从小玲的膝盖处,传来了异样坚挺的感觉,她扭头就看到了,肖尧那羞人的顶起。心里暗骂一声肖尧臭流氓,就悄悄起来了。

    小玲来到客厅,屋里没人。爷爷奶奶的房门打开在,小玲知道两位老人,一定是出去早锻炼,或者买早点去了。她抓紧时间洗漱好,就进去把静儿叫了起来。没等静儿清醒,就拉着她去洗漱了。她想让肖尧多睡会。她也不愿让静儿发现肖尧的怪样。

    “静儿,记着啊,肖哥哥不在你身边睡觉,你摸到大白兔了,就是摸到哥哥了,睡醒了,哥哥就回来了。”

    “肖哥哥,你要出去办事,就不用担心静儿了,静儿知道的,以后就让大白兔陪静儿睡觉,大白兔就是肖哥哥。”

    晚上,肖尧再一次要外出,临行前,还是谆谆教导静儿。可静儿的回答,让肖尧心头一软,差点流下泪来,他抱着静儿,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静儿,不是哥哥不想陪你,你要长大,你要上学,肖哥哥不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你懂吗?”

    “我知道啊,小玲姐姐说了,肖哥哥也要去很远的地方上学,以后就只能让静儿自己睡觉,独自在奶奶家上学了。静儿会听肖爷爷和奶奶的话的。”

    “静儿,晚上哥哥带小玲姐姐一起出去,你自己在家写字,可以吗?”

    “嗯,静儿可以的。”

    静儿说完,就坐到桌边开始写字了,爷爷和奶奶也舒心的笑了,这静儿真是太懂事了。说话做事都那么心疼人似的。

    肖尧看了下小玲,招招手,带着小玲一起出去了。

    “肖尧,这样行吗?会不会太急了点?”

    “我也不想啊,你以为我有那么狠心啊?可是我们时间不多了,回家最多呆两天,就要去静儿家,上梁日子快到了。”

    “这么快?不是半个月吗?”

    “半个月是完工,上梁后还要铺瓦,还要内粉,做地坪。这也要两三天时间的。”

    “你也是,多耽误几天有什么?就为提前五天,多花了一倍的工钱。”

    “你不懂,我多花这一倍的工钱,不仅是为了提前竣工。我是给黄班头施加压力的,我给了他翻倍的工钱,他在盖房子的质量上,就一点不敢马虎。进度其实只在其次,质量才是百年大计。翻倍的工钱,做出不好的工程质量,他以后在那一带,就没人敢再找他盖房子了。你没看到他对干活的人,一个个都要求很严吗?有一点瑕疵,他都逼着让人重来,人家说这点小事,是常有的事,可他就是坚决要求重来。所以说,质量才是我给翻倍工钱的主因。我们又不懂建筑,如说在明处,他们会问我,这样行不行,那样好不好。反而得不到效果了。”

    “哦,你这样一说,我算是明白了。难怪黄班头整天的转来转去,喝这个,骂那个的,原来是担心他们砸了自己的饭碗啊。”

    “是啊,就是一样的道理,他给别人钱少了,谁搭理他啊?到哪都是凭手艺吃饭,干嘛要在这被你骂来骂去的。所以说,打人行,骂人行,亏人不能行。”

    “那我们明天一早就回去吗?”

    “我是这样安排的,但还是要看看今晚静儿的情况。我还不怎么放心走。”

    “哼,你不是不放心,你是舍不得。不过静儿,也是值得你为她这样做的,她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我都不忍丢下她了。”

    肖尧和小玲哪都没去,就推着单车,一路走一路说。等着时间慢慢的流逝。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