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一百二十七章 静儿独自睡觉了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晚饭之后,肖尧对静儿说,自己要出去办事,回来很晚,要她练字累了之后,就抱着大白兔自己先睡,说自己回来时,静儿要是还没睡觉,他就会不高兴的。静儿此时,一门心思在练字上,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肖尧推出爷爷的单车,又悄悄的和小玲吩咐几句,骑着单车,就去姐姐的学校了。

    静儿在桌子上练字,小玲就在边上,用铅笔刨子给她削铅笔,五支铅笔来回削,跟不上静儿把笔尖摁断的速度,小玲又累又急,都想罢工了。

    “我的小祖宗,你写字,用那么大力气干嘛?纸都被你划烂了,只要轻轻地写在纸上就可以了。你看姐姐写给你看。”

    “小玲姐姐,轻轻的就贴不上纸了,更写不出来字。”

    小玲无奈,只好把起静儿的小手,一笔一划,一个字一个字的教起来。这样办法,效果奇佳,没几下,静儿已经可以自己在纸上写出来了。看到自己的教导,有了成果了,小玲也来劲了,更加卖力的指导静儿练字。

    “小玲姐姐,我手疼,写不动了。”

    不知道写了多久,静儿说手疼了,小玲拿起静儿的小手一看,立马心疼起来。只见静儿握笔的三个手指,指尖肌肉都已经变形了,上面可以看到明显的淤血。小玲赶忙顺直静儿的手指,用自己的手轻轻的给静儿舒缓。

    小玲心想,都是自己太粗心了,静儿今天是第一次练字,就把她手弄成这样,被肖尧知道了,肯定会骂自己的,若是引得她对写字反感,或者厌恶写字了,那自己就是罪魁祸首。

    “静儿,都是姐姐不好,早就该让你歇会,去认字了。你不会埋怨姐姐吧?”

    “不会啊,是静儿自己写字把手写疼的。小玲姐姐一直帮静儿写字,静儿要谢谢姐姐,怎么会怪姐姐呢?”

    小玲被静儿的话,感动得一塌糊涂,直接把静儿那还有铅笔黑迹的小手,含进嘴里养伤。静儿感觉到了那温暖的舒适,就乖巧的没有挣扎。

    “小玲姐姐,我不疼了,肖哥哥怎么还没回来啊?静儿困了,要睡觉了。”

    “静儿,你肖哥哥临走,不是对你说了吗,让你晚上自己睡,大白兔都洗的干干净净的了,你就抱着大白兔睡啊,你都答应了肖哥哥的。你肖哥哥回来,你要是还没睡着,肖哥哥就会不高兴的。”

    “哦,小玲姐姐,我先睡觉了,肖哥哥回来,你还让他抱着我,我们一起睡啊。”

    小玲被静儿如此一说,娇面立刻红了,但她还是答应了静儿,让她赶紧睡觉。

    静儿抱着大白兔,把脸埋在上面,嗅嗅鼻子。

    “小玲姐姐,大白兔上面,还不是肖哥哥的味道,太香了。”

    小玲只得暗自叹息了,枉费了肖尧抱着大白兔,在自己的身上揉搓了半天,静儿一下子就闻出,不是肖尧的味道。可自己感觉有点接近了啊。那淡淡的烟味,那熟悉的香皂味,都是肖尧身上特有的啊。

    “静儿,肖哥哥可是说了,你现在是学生了,什么事都要自己做。快睡吧,你睡着了肖哥哥就回来了。别等肖哥哥回来,看到你还没睡,他就不高兴了。”

    静儿不说话了,抱着大白兔,紧紧的闭上眼睛。

    也不知是大白兔的原因,还是写字写累了的原因,亦或是小玲说,只要静儿睡着了,肖哥哥就回来了的原因。静儿从认识肖尧以来,第一次没有在肖尧怀里睡着了。大白兔被静儿紧紧的抱在怀里。

    看到静儿真的睡着了,小玲也是舒心的笑了,这第一步总算成功了。陪着肖尧出来已经一周时间了,她从小还没离开家这么久过,怎么会不想家呢?如若不是自己对肖尧,产生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眷恋,自己都想单独回家了。反正肖尧已经在他爷爷家,回去说明白了,肯定没问题,但她还是愿意留下来,陪着肖尧,等着肖尧一起回去。

    门外传来肖尧推车进门的声音,小玲轻轻出门,对着肖尧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又对肖尧点点头,意思是静儿睡了。

    肖尧其实早就可以回来了。他在姐姐那也没敢呆时间太久,毕竟姐姐明天还要上课,他早早就离开姐姐学校了,硬是在街上瞎晃悠了好久才回来。

    见到静儿真的睡了,他非常高兴,但心底里,又有点微微的失落。他晃晃脑袋,把这种失落情绪赶走,进到房间里,看着静儿独自抱着大白兔睡觉。

    静儿真是个乖巧的孩子,她对肖尧,有着很大的依赖性,但她又有着很强的适应性和独立性。在顺境的时候,她会得寸进尺,在不可逆的时候,她会急流勇退。所谓的,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也不外是,他们比有钱人家的孩子,受的磨难多些,吃得苦深些,对环境的认知更明白些。

    睡梦中的静儿,不一会又举起了小手乱摸,肖尧没有去抓她的手,而是把大白兔拿起,碰到他的手上,可静儿醒来了,看到肖尧站在边上,也不说话,爬起来,就钻到肖尧怀里。肖尧不忍了,抱着静儿躺倒床上,等到她再次睡着了,才下床来洗脸洗脚。

    “肖尧,这还是不行啊,她这个习惯不解决,晚上还是睡不安生的。”

    “不急,静儿今天已经有很大进步了,我们不能一口吃个胖子吧?”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家?静儿今晚练字,把手都练伤了,都怪我没有注意到。”

    “哦,受伤了?”

    刚才静儿和往常一样,是挥舞左手,肖尧没看到右手,现在赶紧拿起静儿的右手,仔细观看起来,静儿手指已经好了不少,淤血也散差不多了。小玲在一边,心里紧张到极点,她真的担心,肖尧会心疼静儿,对自己发火。肖尧见她那样子,自嘲的笑笑。

    “小玲,你那么紧张干吗?就是静儿的手写字受伤了,也怪不到你呀。更何况,写字写伤了手,还能有多严重啊,瞧你那模样,好像我会把你吃了似的。”

    “我知道,静儿就是你的心头肉,你走了,我没照顾好她,当然是有责任的了。你要是想冲我,就冲吧,我认了。”

    “哪有那么多事,不早了,快上来一起睡吧。”

    “你...你还要我跟你睡觉啊?”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