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情难用钱衡量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这突然的安静,对于众人来说只是吃惊,惊讶与静儿的童言无忌。但静儿却是被虚的不轻,她转身就抱住了肖尧的脖子,往肖尧怀里直拱:

    “肖哥哥,肖哥哥...”

    “没事的静儿。不怕,我们都被你吓着了,你还怕啥?”

    大家一见静儿那小女儿家的姿态,一个个又开心不已。继续的吃喝起来。肖尧安抚好静儿,端着酒杯站起来,走到其余五桌,都敬了一杯酒。

    在肖尧回来后,有不少人,都来到肖尧他们这桌来敬酒,毕竟大队书记和队长都在这里,眼珠稍微活络一些的,都不会放过这难得的,套近乎的机会。一时间,肖尧也跟着被回敬了不少。钱爷爷也是喝的老眼昏花了。

    “肖尧,你不能再喝了,你都醉了。”

    “没事,喝多了,大不了睡觉。”

    “不行,肖哥哥喝多了,又不理静儿了,又不抱着静儿睡觉了。”

    静儿噘起了小嘴,一脸不高兴的模样,肖尧还真是就不喝了,来人敬酒,也不像刚才那样,酒到杯干,只是少喝一点,表示下意思。大家都看出了肖尧对静儿的宠溺,也就不再劝肖尧喝酒了。

    俗话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再热烈的气氛,也有黯淡的时候。张书记和队长饭后都告辞了,盖房子的还去盖房子,干活的还去干活。杯盘狼藉的场面,自有大妈、大婶,大姑娘、小媳妇去收拾,也不要肖尧和钱爷爷他们插手。

    肖尧坐在原来钱叔叔床的位置上,手里拿着从队长那要来的清单。只不过,床已经是换上了肖尧新买的大床,一切都是新的,地上也被小玲清扫的干干净净。

    “钱爷爷,这单子上面的东西,你都知道价格吗?”

    见到钱爷爷走过来,肖尧喊住了他,并且把手里的清单,给钱爷爷看。

    “这鸡、鸭、鹅、鱼都大致知道,可这咸菜、腌菜就搞不准了,还有这些没有数量的蔬菜,都没法知道了。这份情,就记着慢慢还吧。”

    “钱爷爷,我想这鸡、鸭、鹅的,每家给十元,其余的,每家给个五元,你看够不够?他们家都不富裕,也许有的家,明天的食物都拿来了。我们不能慢慢还了。”

    “够了、够了,足够了。根本要不了这么多。一只鹅,也就四五块钱,鸡、鸭两三块钱一只,都太多了。”

    钱爷爷听肖尧这么说,就着急了,这要花去肖尧多少钱啊,不是他舍不得给人,他是想着这些人情,他以后自己来慢慢还的。肖尧这样一说,他怎么能不着急呢?

    “那就这样吧。我们也不细分了。六只鸡,六只鸭,三只鹅。一百五十元,还有三家出米、出菜的。一共一百六十五元。您老今晚上,就挨家挨户的给送去吧。还有队长今天拿的十几瓶酒,你知道价格吗?”

    “这比你下馆子吃,都要贵的多了。那酒是六毛六的大麦冲。我们这有句顺口溜:六毛六,大麦冲,一斤量,喝一蹦(半)。”

    “哦,难怪我这都晕的难受。钱爷爷,以后在村子里,都还要靠大家关照。这份人情,也不是用多少钱来衡量,我只是回报大家的一点心意。我给您二百元,您老就去处理吧。有多余的,就留下自己备用,不用再还我了。”

    肖尧从包里,拿出全部是十元和五元的纸币,凑齐二百元交给钱爷爷。钱爷爷也不再多说了,只是在接了钱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肖尧强忍着酒后的醉意,和钱爷爷处理完此事后,感觉自己胃部翻腾,眼眶发涨。他爬起来,想跑到外面去吐,却一头再到在大棚外的土坡下。

    这下子,可把正在一边玩耍的小玲和静儿吓坏了。小玲赶紧上前。不顾肖尧嘴里不断呕吐出来的污物,抱着肖尧就大喊起来:

    “钱爷爷,钱爷爷...”

    “肖哥哥,肖哥哥...”

    静儿和小玲一边呼喊,一边急的泪流满面。静儿还掏出了小手绢,不停的擦着肖尧嘴里的吐酒和残物。钱爷爷听到她俩变了腔调的呼喊声,急忙跑了过来。他连忙在小玲手里,把肖尧翻转,口朝下,让他继续呕吐。再让小玲去拿来凉白开,等肖尧停止呕吐了,给他漱口。

    吐完酒后的肖尧,意识稍微回归了些,但还是浑身无力,小玲帮着钱爷爷,把软绵绵的肖尧,扶到床上躺下。小玲顺手把肖尧一身脏衣服全部扒下,只留一个裤衩,然后拿出新衣准备给肖尧换上,被钱爷爷挡下了。

    “先别穿了,给他散散酒气,睡一觉醒后,洗个澡再穿吧。”

    小玲把新衣服放在一边,拿起肖尧的脏衣服和静儿的小手绢,一起放到大木盆里,放水洗衣。静儿拿来肖尧早晨洗脸的毛巾,给肖尧擦着脸和胸口,她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见到肖哥哥,光着上身的样子。肖尧那发达的胸肌,肌肉随着她的擦拭,动来动去的,非常好奇,就拿着毛巾来回擦个不停。

    本来凭肖尧的身体和酒量,今天中午这酒,是不会对肖尧有如此大的伤害的,但他昨晚喝的酒还没消耗完,血液里酒精度还大量存在,今天这酒又喝的太快、太猛,加上刚才起来往外跑,酒气上涌,才造成短时间的意识昏迷。

    肖尧躺了好一会,才恢复些体力,见静儿还在那慢慢擦拭,他伸手拉住了静儿的手。静儿见肖尧睁眼看着自己,就乖巧的把俏头靠在肖尧的心口,不动也不说话。肖尧浑身舒服极了。他挽起手臂,把静儿搂住,闭上眼睛,渐渐的睡去。

    在一旁洗衣服的小玲,看到这一幕,她很奇怪,他俩怎么就都能知道,对方的心思呢?换做自己,知道这样去做吗?也许自己会以为肖尧想喝水了,也许自己会问他需要什么,但绝不会像静儿那样去做。这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她看看自己手里肖尧的衣服,对自己也是不解起来。往日在厂里,经常有人喝醉,只要有人吐酒,她非常厌恶,每次都会跑得远远的,闻到那呕吐的酒味,她自己也会忍不住干呕欲吐。可今天,自己不但没有跑开,还抱着肖尧,心里非常难受,那难受不是厌恶酒味,而是心疼的难受。更没有一点嫌弃肖尧的情绪,难道自己真的已经喜欢上了他?想到这,她的俏脸,再次发烧了。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