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一百一十章 娇女眷恋母担忧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钱爷爷听肖尧说,他把所需要的钱款已经悉数带来了。他知道,这份恩情已经拒绝不了了。他也无法偿还了。只能暗自下了决心,这辈子只要肖尧需要,这一家子的命,都是肖尧的了。

    在土灶那烧火做饭的静儿母亲,看着眼前这个清秀的少年,内心是翻腾不已。他就是喜欢自己的女儿,也不该如此付出啊?更何况自己的女儿还那么小,将来会怎样谁也说不准,就是退一万步说,他想让静儿做他的老婆,可这代价也是太大了啊。何况他父亲,随便就可以派出一个漂亮的女孩,这么远随他同行?难道这女孩,不是他父亲中意的儿媳妇吗?炉堂的火光,照在她那苍白而精致的脸上,当真是艳光四射。闪烁不定的火光,也恰似她此时的心情。

    一时间,大家都不说话了,好像都在等待着佳肴的完善。肖尧此时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十元纸币来。

    “钱爷爷,我差点忘记了件事。这十元钱,是上海遣送站的胖站长叔叔,给静儿买衣服的。他放在我的书包里,我也是出了省城收容所才看到的,现在我把它交给你。”

    钱爷爷接过十元纸币,小心的收好,一句话不说。他知道,这是给肖尧的,不是给他的,多少次的进出,他都没有给过,因为肖尧,他给了静儿这十元钱,他会牢记胖站长的这份情的。也是一样,只能记着,还不了。

    一顿不算丰盛的丰盛晚餐,肖尧和小玲都吃不下几口,就连懂事的静儿,也只是吃了一块鸡,就推说自己吃不下了,说在肖哥哥那吃多了。钱爷爷和静儿的母亲也没多吃,把大半的鸡,都留给了静儿的父亲吃。

    晚饭后,钱爷爷出去了,这一走就去了很久。然后回来让肖尧和小玲跟着他走。静儿看着自己的mama,眼里满是乞求。静儿母亲不知道情况,只好看向静儿的爷爷。

    “静儿,你晚上不想陪着mama睡吗?那边地方小,只够肖哥哥和小玲姐姐睡觉的,你就不去了啊。”

    “钱爷爷,你是带我们到别处去休息吗?我和肖尧在一个房间?”

    “玲儿姑娘,实在不好意思,我找了这么久,只有这一个房间,还算能让你俩休息。实在是这里人多房子少啊。”

    “啊,那我和他是...是要睡一张床上上吗?”

    钱爷爷也不说话了,他也把小玲当成是肖尧的对象了,不然一个女孩家家的,怎么能跟一个男孩一起出来啊,她是肖尧父亲派来的,这摆明了就是家长的意思,在这,就只能这么将就了。

    “我不去,我就在这陪着阿姨。”

    “钱爷爷,让阿姨带着静儿去吧,我们在这坐一夜都行。”

    “我也在这陪肖哥哥坐一夜,肖哥哥不陪我睡,我睡不着。”

    见到静儿也来掺和,把她母亲急得对她直挤眼。晚上还想好好的女儿说说话呢,这丫头这么粘着肖尧,可怎么好?连亲妈都不要了。

    “她小哥啊,这我好不容易说妥的事,人家给面子,答应了,这要是不去,别人会认为我们嫌弃他家不干净了。你们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没人说闲话的,就一起去吧。”

    肖尧到是无所谓了,见钱爷爷如此说,就只得看小玲的意思了。小玲犹豫了一下,也随着一起走了,静儿看着肖尧走出去,眼角泛起了泪花。

    “静儿,乖啊,今晚和妈ma一起睡,和妈说说你和肖哥哥的事,好吗?”

    “嗯”

    静儿一边答应着,一边还拿眼角,看着已经看不见了肖尧的外面。

    “静儿,你说肖哥哥都对你好吗?”

    “嗯”

    “他都那些方面对你好啊?”

    “都对我好。”

    “那你晚上和你肖哥哥一起睡觉,都是怎么睡的啊?”

    这是她一个做妈ma的,最急于想打听明白的事情。她可不想孩子这么小,就被人面兽心的家伙给欺骗了。她爷爷虽是很肯定肖尧的人品,但毕竟爷爷也是男人啊,哪有女人观察事情细致。

    “我就在肖哥哥怀里睡,哥哥抱着我,我就能睡着,那天晚上,哥哥走了,我怎么都睡不着,眼睛一闭,哥哥就来了,一睁开,哥哥又走了。”

    “那你睡着了,哥哥会不会把你喊醒了?或者把你惊动醒了啊?”

    “没有啊,每次我醒来,不是哥哥不在身边,就是哥哥背对着我,我一动弹,哥哥就会抱着我。我要摸不到哥哥,就会吓醒了。”

    静儿的母亲听到这里,哪里还会不明白啊,她为自己的女儿遇到肖尧而庆幸。他对自己的女儿,真的就像她爷爷说的那样,没有一点的亵渎之心,只有关爱。静儿母亲对自己怀疑肖尧自责良久。对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少年,更加的喜欢了。

    肖尧和小玲,跟随着钱爷爷,来到一个刚建好没多久的新房子前,墙壁完全是用泥土做的方块,累积起来的。屋子里人已经热情的迎了出来。肖尧和他们寒暄几句后,俩人就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一张不大的双人床,上面放着干净的被子。没有家具,只在床头,放置了一个正方形桌面一样的矮柜。等到钱爷爷和大家都离开了,小玲非常尴尬的看着肖尧,脸儿似火烧。

    肖尧看到小玲那娇羞的模样,有心开玩笑说她几句,但想想还是忍了。

    “晚上你睡床上,我就在这坐一夜,困了我就打个盹。”

    小玲没理肖尧,自顾的把鞋子脱了,走了那么远的路,她的脚早就难受的要死。

    “肖尧,这没水洗脸洗脚的,怎么办啊?你的脚不难受啊?还穿着。”

    “我脱了鞋,不洗脚不行,我脚上有味,就穿着吧,别熏着你。”

    “今晚的事,你回去不许说出去。要不然,我和你没完。”

    “什么事?”

    “你...”

    肖尧是真的不知道,她说晚上的事,不许说出去,指的是什么事,而小玲却认为肖尧是在故意装傻。气得上来就要揪住肖尧的一个耳朵,肖尧护疼,就往床上倒去,想让开这揪耳朵的姿势,可小玲往前扑的势能还没收住,一下子就把肖尧压倒在床上。把个小玲臊的赶紧爬起来坐到一边不语。

    “小玲,晚上我们聊聊天,累了就和衣倒床睡会,你看怎样?”

    “嗯,但不管怎样,我们俩在一起呆了一晚上的事,你回去都不准说。”

    “好,但我和你一起出来发生的事,你也不许说出去,你也要替我保密。”

    肖尧和小玲坐在这聊天没事,可静儿在家,可把她爷爷和母亲急坏了。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