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一百零九章 借来食物待恩客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围在静儿家大棚外围的人,见到一向破落无比的钱家,来了两个衣着鲜艳、长相靓丽的少年男女,还带着已经变得都认不出来的静儿,一个个的都在那议论起来。一致认为是钱家,把静儿送给这一对少年家了,也许是静儿在他们家不安心,这对少年才陪着静儿一起回来看看的。

    静儿的爷爷,现在心里很犯难,肖尧这一来不打紧,还带着个漂亮的女孩,看那女孩的装扮,也不是一般人家,自己就是怠慢了肖尧,也不能怠慢了这个女孩,以后静儿还要和肖尧去省城。可家里没吃没住的,这一晚该怎么度过。肖尧到是没想那么多,只想知道静儿父亲的病,有没有治愈希望。看那情景很不乐观。

    “钱爷爷,叔叔是什么病啊?看过医生吗?这里离医院远吗?”

    “唉,她小哥啊,这些事,你就别问了,你和静儿mama他们聊聊吧,眼看天色渐晚了,我去给你们准备点吃的,走了这么远的路,怎么也饿了。”

    这次肖尧没有阻拦。他想着大家都要吃晚饭的,钱爷爷要做晚饭是当然的事。肖尧就把目光看向了还在和静儿亲昵的母亲。

    从外面进来到现在,肖尧都没正式注意过静儿的母亲,因为她一直很悲戚,眼里泪水就擦个不停,这时肖尧认真的看了下,这个看起来很年轻的阿姨,呀,他心里恍然大悟了。难怪静儿能出落的如此艳丽,原来根源就在她的母亲身上。

    她一身洗的发白的浅蓝色大褂,上面布满了各色大小不一的补丁,特别宽大肥胖的裤子,根本就不是属于她自己的衣服。但都洗的很干净。乌黑的头发,打个发髻,用一根细木棍插住。瘦削苍白的脸,五官非常标致,隐隐看出,静儿就是出自这个面孔而更胜于蓝。双手白净修长,带着长期遭水浸泡的病色。

    静儿见肖尧在不断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她乖巧的离开mama,来到肖尧身边。趴到肖尧的腿上,把俏头枕在上面,歪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她担心自己一直和mama呆在一起,冷落了肖哥哥,看向mama,是希望mama理解自己的离开。

    静儿的母亲,虽是听她爷爷回来说过,静儿对肖尧的依恋,但第一次眼见自己的女儿,和一个她陌生的男孩如此亲近,她还是有点异样的感觉,再想到静儿爷爷说过,静儿每天晚上都要和她肖哥哥一起睡觉,她的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但她没有表露出来,反而走近肖尧:

    “静儿她哥,你对静儿所做的一切,她爷爷回来都告诉我们了。我们也替静儿感激你。”

    “阿姨,你就叫我肖尧吧。我这次来,就是想带叔叔去看病的,你就告诉我,叔叔现在的病情吧,其他客气的话,就不说了。”

    “mama,肖哥哥在来之前就对我说了,爸爸的病一定能够治好的,你就告诉肖哥哥吧。”

    “唉,不是不告诉你,早先也请医生看过,说是诱因引起的哮喘,想要治愈也不是不行,就是很难。没有个几百块钱是不行的。我们家的近况你也看到了,吃饭都没钱,到哪去搞那么多钱,给他爸治病啊。真要有钱,我又怎么舍得让她爷爷,整天累月的带着静儿出去讨饭受难啊。”

    说到这,这个受尽人间疾苦的女人,再次泣不成声,静儿只好又跑过去,抱着妈ma,陪着她一起流泪。看得小玲又是一阵阵的心酸。

    “阿姨,你不要难过,苦日子会到头的,只要叔叔的病治好了。你们一家的日子,就会越过越好的。”

    这时钱爷爷手里抓着一只鸡,从外面走了进来,招呼静儿母亲去打理,他又转身从几个村民手里,接过一些蔬菜和一大碗米走了过来。

    “她小哥啊。这穷乡僻壤的,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待,只好找邻居,借来一只鸡杀了,你就多担待些。我儿子的病,医生说了不会传染,可大家听说是肺病,就都不敢进来。”

    小玲起身过去帮忙了,静儿也帮着mama烧水杀鸡。肖尧把钱爷爷拉倒一边坐下,他有点难过。连一点米都是借来的。还去借鸡来招待自己,这让他难以接受。但他并没有阻拦静儿的母亲去杀鸡。就让钱爷爷和他们家人吃吧。

    “钱爷爷,我们明天就带叔叔去看病,你老不要急着拒绝,你老就想着,怎么安排人抬叔叔去医院就行。还有,找好盖房子的地址,三间地址,联系人买砖买瓦,尽快动工。我不能在这呆多久,时间久了,我家里又不放心了。”

    “是啊,钱爷爷,肖尧这次回去,都没回家呢,他跑出去一个多月,伯父和伯母都快急死了。我就是伯父派来监视肖尧的。”

    肖尧的一番话,加上小玲的一番话,一下子就把钱爷爷吓蒙了。这要给静儿父亲治病,还要给自己家盖三间砖瓦房,这得要多少钱啊?自己加上儿子,就是一辈子也还不清啊。还有静儿要他照顾尼。

    “她小哥,这使不得啊,这真是使不得啊。我提前离开静儿,都对静儿说了,你替我们照顾静儿,已经是莫大的恩典了,再这样下去,我如何担当得起。”

    “玲儿姑娘,你说她小哥都没回家,是怎么回事?怎么又说,你是他父亲派来监视他的?这到底是...”

    老实巴交的钱爷爷,几辈子的农民了,哪里受得了肖尧现在是被监视的吓唬啊。在他的意识里,被监视的可都是坏人啊,肖尧分明是个好孩子,怎么会被他父亲派人监视了呢?

    “肖哥哥,我去帮你被监视,你就可以没事了。”

    静儿听到爷爷说话的语调充满惊恐,也吓得跑到肖尧身边来了。

    “你看看你,尽在那胡说,把静儿都吓着了。钱爷爷,没事,就是我父亲怕我这次出来,又跑了不回家,让她陪着我一起来,再一起回去呢。”

    “肖哥哥,我妈说了,让我和你一起回去,还说让我不要想家,不要让你带着我来回跑,要花很多钱的。”

    “今晚你们就在这熬一宿,明天就都走,你不要zai管我们家的事了,只要你帮我们照看静儿,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静儿的母亲也开口了,她听到肖尧要给自己治病,要说不激动那是假的,可自己家分文具无,这笔巨款,都要肖尧来出,她还是狠心的拒绝了。至于盖房子,那也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更别说砖墙瓦屋了。土屋现在都没能力打造起来。躺在病床上静儿的父亲,则是大声的喘气起来,说不出话来。

    “儿子,你别急,你安心躺着,家里事我们商量,你就别掺和了。”

    “钱爷爷,我不是随便和你说说的,我这次来,带了钱来,足够给叔叔看病和盖房子的钱了,你总不能让我这么大老远的再带回去吧。”

    “啊”

    “啊”

    “啊?”

    肖尧的话把除了病人和静儿以外的人都吓住了,这也包括了小玲。但小玲的惊呼里是带着疑问的。伯父和伯母的情啊加起来也只有一千块,肖尧哪来那么多钱带在身上?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