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九十七章 痛彻心扉独自归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 她小哥啊,和你一起回去这事,就不必再讨论了,我要对你说件事,到了省城,收容所会让每个人给家里人打电话,或者找人送信,让你家里人来接,你可千万别同意,就说没电话,也没人来接自己。这样最多多呆一天,就可以放你走,还不要钱。你要是打电话或者送信叫人来接,就要多呆好几天,不但要等人来了才放你,还要你交很多的伙食费,才能放人。”

    钱爷爷说完,连忙对静儿嘱咐了几句,和肖尧与郭亮匆匆道别。一下火车,就再也忍不住了,他老泪纵横,万分不舍。要不是警察过来搀扶他,他都站不住了。自己的心头肉,被自己丢了,他的心痛如刀搅。他知道,如果自己不那样对静儿说,静儿就是跟着自己再吃苦,也不会离开自己的,她就是再喜欢她肖哥哥,也会陪着自己回来讨饭的,但是他不能让静儿这么好的机会,丧失在自己手里,为了静儿的幸福和未来,他不能那么自私。这是会影响静儿一生的机会啊。叫他如何忍心。

    “爷爷。爷爷...”

    就在钱爷爷跨出车厢门后,静儿的嘴里不停的呢喃着爷爷,她不敢大声呼喊,她怕警察叔叔听到了,会来赶她下车,她怕肖哥哥听到了,会让她跟爷爷一起回家。那天爷爷对她说的话,她至少听明白了一点,那就是爷爷常年累月带着她,在外四处乞讨,都是因为她,只要她离开了爷爷,爷爷就不必再去讨饭了,就能在家里陪着爸爸和妈ma了。是自己拖累了爷爷,是自己,让爷爷和她过着风餐露宿,四处流浪的日子。她舍不得离开爷爷,可她又如何敢再和爷爷一起回家。

    她抱着肖尧,低声的抽泣着,她强忍着悲痛,洁白的银牙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娇唇,红红的眼睛,紧紧盯着车厢门口,她希望可以再次看到爷爷的身影。管不住的泪水,打湿了肖尧肩头的衣服。

    肖尧感觉到怀里的静儿颤抖的身躯,感觉到了肩头传来的湿热。他把静儿横抱到怀里,见到静儿那强忍的悲苦,双手一紧。再次把静儿紧紧抱住:

    “静儿,想哭,你就大声哭出来吧。有哥哥在,别怕。”

    “哇...肖哥哥...肖哥哥。爷爷...爷爷...”

    有了肖尧的这句话,静儿再也绷不住自己了,再也顾不了其他了,剧烈颤抖的身躯,在肖尧怀里不安的扭动,就像想要钻进肖尧的身体里去一样。

    “静儿不哭,哥哥想你保证,过不了多久,哥哥就带你回来找爷爷。”

    “真的吗?肖哥哥,可爷爷说,不让我带你去找他,爷爷说,不能让我们家再拖累你。爷爷说,让我跟着你,听你的话,好好学习,爷爷说,等我将来有出息了,才给我去找他和爸妈。”

    听着静儿的一次次爷爷说,肖尧终于明白了钱爷爷为何这样决绝了。他被老人的博大心胸感染了。为了不再拖累自己,为了静儿的未来,他狠心的把自己的心刨开,一分两半。

    “静儿,相信哥哥,等我们出去了,等我们自由了,我很快就带你来找爷爷,好吗?”

    静儿看着肖尧,哽咽着不说话了,她不知道怎么说,爷爷不给她带着肖哥哥去他们,肖哥哥要带着她去找,她不知道如何抉择。也不知道在找到爷爷后,肖哥哥会不会离开她。她身边只有肖哥哥是亲人了,这个比自己父母还要爱惜自己的肖哥哥,这个比爷爷还要关爱自己的肖哥哥,已经在幼小的心里埋下了深根,肖哥哥就是她血缘以外最亲最亲的人。从出了遣送站的大铁门,她就没有离开过肖哥哥的怀抱,那时,她还不知道自己能在这怀抱里呆多久。现在爷爷独自离开了。今后这个怀抱将是自己唯一的依靠。

    火车再次启动,静儿哭累了,也在肖尧怀中睡着了。车轮和铁轨交接缝的撞击声,一次次的传进肖尧的耳朵,那么的规律,那么的清脆。

    “你是叫肖展吧?这美丽的小姑娘,一定就是静儿了。本来我还以为老肖在和我吹牛,现在见到了,我才知道,静儿真的是很漂亮啊哈哈哈。”

    下了火车,又是走了很长一段路,肖尧等人被带到了省会的收容所。可才一进大门,就看到一个和胖站长穿着一样衣服,年纪也差不多的人,手里拿着两个书包和一个包袱,走过来对着肖尧和静儿打量起来。并乐呵呵的问着肖尧。

    “是。我就是肖展,您说老肖,老肖是谁啊?”

    “哈哈哈,老肖就是静儿口中的胖站长叔叔啊哈哈哈”

    “啊,原来那站长也是姓肖啊。难怪一进去就让你读报,给你馒头,原来是照顾家里人,还说是因为你个子比我高。”

    “怎么着,就是照顾家里人也不为过吧?你不也跟着沾光了?哈哈哈”

    这个一见面就笑个不停的人,把肖尧和郭亮弄得云里雾里的。静儿也死把她那美丽的大眼,紧紧的盯在她的身上,片刻不离。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里的站长,和上海的站长老肖是老朋友了。前天他给我来了电话,说到你们,更是把静儿夸得是绝无仅有的一朵小花。我想盲流中会有这样美丽的小女孩吗?我还真不信呢,这下我服了。本来呢,你们到这里,是需要联系家人或者亲戚,交了吃住行的费用,才给离去的,但老肖说了,让我不要为难你们,让你们尽快回家,我也就只好照办放行了。”

    “那就谢谢站长了,我们现在就可以走了吗?”

    肖尧见这爱笑的站长如此一说,就急不可耐的提出要走,这地方,他可是一会都不想多呆了。

    “你就那么急吗?至少也先吃点东西,不要饿着赶路吧?肚子有东西总比空着强。即使你受得了,我们这花儿一样的小公主受得了吗?哈哈哈。还有你们俩的书包不要啦?”

    “那我是否可以打听一下,如果我们要交伙食费的话,我们要交多少?”

    “不需要啦,你还问啥?就当你们和没法联系的盲流一样处理了。”

    说着话,笑呵呵的站长把手里的书包和包袱递给了郭亮。

    “呃...我就是想知道个数。以后心里有底。”

    “你这人还真怪啊哈哈哈,按你们三人算,吃、住、行大约在两百左右。你还想以后?哈哈哈”

    “哦,不不不,我可不想再进你们这地方,站长,我家就在省城,就不在你这吃了,我们走了,不和你再见了。”

    说完抱起静儿,就走出了遣送站收容所的大门,急匆匆的往南走去。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