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七十七章 同学胜似一家亲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在教导主任完全离开之后,全班同学都热烈的鼓气掌来:

    “肖尧,干的漂亮!”

    “肖尧,我们支持你,真要是为今晚的事开除你,我们都罢课。”

    “肖尧,你放心,虽然我们没有和你一起舌战教导主任,但我们都和你是统一战线的。”

    “黄莉,别怕,肖尧没做错,他是正义的。错的是他们。”

    黄莉当时的情景,同学们都看到了,她为肖尧担心,为肖尧害怕,只身一人,苦劝肖尧,泪洒衣衫。此时,也有女同学出言,安慰黄莉。她们在心里,也很羡慕黄莉。那么强势的肖尧,面对骄横跋扈的教导主任,和气势汹汹的四个男生,也一步不让。而面对黄莉时,一点也不违抗。叫他放开傲慢男生,他就放开了,推他离开教室门口,他也顺势离开了,没有倔强硬挺,虽然他用语言威吓,也得到了同样的效果,但他毕竟没有逆着黄莉的言行。真心的羡慕啊。

    就在同学们的掌声和议论声还没完全停止的时候,那个瘦高个男生,拿着一个灯管进来了,默默的爬上桌子,将灯管装好,日光灯再次闪亮起来。他一语不发。跳下桌子,就站那看向肖尧。好像是在等肖尧发话,他才敢离开。

    “其实,今天的事,你没多大责任,但你也是参与者之一,任何人,做了错事,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由你完成最后手续,也不为过。既然都已经装好了,灯也亮了,你就可以走了。”

    肖尧打发走瘦高个男生,又对着班上同学说道:

    “各位同学,谢谢你们今晚对我的支持。你们都知道,我是转学来的,也是在原来的中学,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我才愤而离校,转到这里,和大家成为同学。但我只希望一点,如果明天,学校真的要开除我,我希望大家冷静,不要被我的事牵连,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公平和道理可言。在原来的中学,我已经牵连了一个站出来为我说话的同学,我不希望那样的事情重演,也请各位同学理解。再次谢谢大家!”

    “肖尧,你在那边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但今天晚上,你是为了维护我们大家的利益,才和教导主任产生冲突的。如果不是你,我们的教室,就会少了一盏明亮的灯,我们的心里,也会产生一种憋屈。你是为了我们全班同学伸张正义,才受到教导主任的威吓。事情如果真的发生,我们就是为了你,被一起开除,那也是我们全班同学,义不容辞的责任。虽然你是转学来的,但我们毕竟也是同学,我们是一体的。”

    “对,我们是同学,我们是一体的。”

    班长的一番长篇大论,引得全班同学一起呼应,气氛热烈,经久不衰。

    就在这时,高二复读班的那个傲慢的男生,又来到了肖尧教室的门口,向里面张望了一下之后,走进来对肖尧说道:

    “肖尧,我爸说了,他说开除你的话,也是一时气急的语言。并没有真的要开除你的意思,他让我来通知你,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安心学习。还说希望你今后,永远保持着你的一身凌然正气,刚正不阿,做个积极向上的表率。”

    “谢谢,请你带我谢谢你爸,就说我不会辜负他的期望的。”

    这意想不到的结局,让所有同学都欣喜若狂,纷纷对肖尧表示祝贺。最感到欣喜的,当然谁也比不了黄莉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在全班同学面前,她一把抱住了肖尧,失声痛哭。满腹的忧愁,即刻烟消云散,当真是喜极而泣了。

    王佳佳见到这样情况,赶紧给肖尧使了个个眼色,二人一起带着黄莉走出了教室。来到了靠近食堂的小树下:

    “黄莉,你怎么这么冲动啊?”见到黄莉还是抱着肖尧的一条手臂不放,王佳佳又有些醋意了。

    “佳佳,你不知道,在教导主任说要开除肖尧的时候,我那种心如死灰的感觉,真的是很痛、很痛,我都觉得自己被疼得喘不过气来。那就是活生生的窒息,压抑着我,使我迷茫、绝望。再后来,又突然得知,那不过是一场虚惊时,我是真的控制不了自己了。”

    “现在好了,我们还怎么去上自习啊?还说今晚要给肖尧补课呢,我们再去教室,还会影响其他同学。”

    “那就不去了,我正好早就想知道,肖尧最后是怎么从五洋中学退学,转来我们这里的呢。”

    “也好,肖尧到现在也没对我细说,我们就去操场吧,我去宿舍拿把扇子打蚊子。”

    肖尧也没有多说,陪着王佳佳和黄莉一起来到操场的篮球架下,黄莉依然依偎在后来身侧,当真是片刻不离。王佳佳不时的用手里的芭蕉扇,为他俩和自己驱赶蚊虫。

    “肖尧,你先前在教室里说,还连累了同学,具体到底是怎样的?”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只不过最后我转学了,我那同学却是回家了,辍学了。”

    她俩的问话,把肖尧又带回到了他在五洋中学最后的日子。

    肖尧在五洋中学打架后的第二天,并没有遵照副校长的指示,回家找家长,正常在班级教室里上课,上午的第二节课,是班主任代课的语文课。班主任喊起了肖尧,再次传达了副校长的指示:

    “肖尧,你昨晚在学校聚众斗殴,副校长亲自处理,让你停止上课,回家去找家长到校。你现在就可以回家去叫家长来了。”

    “老师,这不公平,我们昨晚都在现场,是别人把肖尧喊出去的,也是别人聚众斗殴,肖尧从头到尾就是自己一个人,只能属于自卫,怎么能说是他聚众斗殴呢?”

    坐在肖尧身后的同学郭亮,站起身来为肖尧打抱不平,他虽没有参与那场斗殴,但整个过程他和其他几个同学都是全部看在眼里的。他和肖尧前后桌,平时就很谈得来,要不是事态发展太快,他也一定会上去帮肖尧助拳的。

    “你也和肖尧一样,回家叫父母来,否则,不许上课!”

    “我们家里给我们交学费,不是让你来撵我们走的,我没犯错,你叫我走,我就走吗?你怎么不去问问事情的起因,就无端的指责我,还剥夺我听课的权利?”

    “我不管什么原因,我们只和你家长谈,你们要是不走,这堂课我就不上了,是你们俩耽误了大家的上课时间。”

    “好,我走,可是郭亮不就是为我说了一句公道话吗?他也要被处以同样处罚,这合理吗?”

    “合理不合理,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的,他一向和你穿一条裤子,说没他什么事,谁信?你俩都走,现在就回家去叫家长,不然我就不授课。”

    班主任的强势加流氓举动,逼得肖尧和郭亮只好起身,收拾好书本,一起来到寝室。

    “肖尧,你真的要回家让父母来吗?”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