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七十一章 人怕出名猪怕壮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你他妈的会不会骑车?有车就很了不起啊?”

    一声恶骂,从肖尧的身后传来,肖尧回头就看到了被拽下单车的小爱,像受惊的小鸟一样朝自己走来。

    “这位大哥,对不起,我着急赶路,没注意,碰到你了。没伤着你吧?”

    肖尧连忙道歉,把走过来的小爱拉着,护在自己身边。

    “没伤着?我这条手臂都不能动了,你说伤没伤着?赔钱!”

    这青年一边叫嚷着赔钱,一边把眼睛色眯眯的看向了周薇爱。心想,这小丫头刚才还没在意看,长得真不赖啊。两只手都张牙舞爪的挥个不停。谁都看出来他是在耍无赖,讹人。

    “这里人这么多,我车骑得又这么慢,不可能对你造成多么严重的伤害。我已经道过谦了,我还有急事,没时间和你在这纠缠。再次对不起了,我们走。”

    肖尧这回没骑车,一手推着单车,一手拿着布鞋,半拥着小爱,快步走出集市。还不等肖尧带着小爱再次上车骑行。那个青年带了两个人追了过来。

    “站住,撞了人就想跑?今天不赔钱,你就别想走。”

    三个人咋咋呼呼的拦住了肖尧的去路。他们围城一个半圆,堵住了肖尧的去路。俨然一排流氓做法。喜笑颜开,抱手颠腿,嘴里打着嚯哨。小爱惶恐的拦住想要冲上去的肖尧,把肖尧往一边外推去。

    “我警告你们,我现在心情很不好。昨晚杀人的,是不是你们一伙的?我手里的布鞋,就是给被杀死的人买的。你们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你是肖尧?是朱习春弟弟的好朋友肖尧?”

    “你们怎么知道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说!今天不说都不行。我不会轻易放过你们了。”

    见他们一口道出自己的名字,肖尧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几人,内心吃惊不已。他势必要弄清楚,这几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小爱已经惊吓的不得了,她虽知道肖尧厉害,但不知道这几人是不是也带有刀啊匕首啊啥的凶器,万一伤着肖尧怎么办?

    “你别误会 ,我们是和他们经常一起玩,但杀人的事,与我们没有一点关系,我们昨晚就没去那地方,只是有人传信,说朱习春的弟弟,有一个很厉害的朋友,名字叫肖尧。让他们那伙人小心着你来找他们。我们也是猜的,没想到真的是你,对不起,对不起,你忙吧,我们不打扰了。”

    那几人一听眼前的果真是肖尧,不说吓破胆也是被吓得不轻,赶忙解释完就掉头跑了。我的个妈呀,怎么就遇上这个传说中的狠人,再不跑,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啊。

    肖尧看着他们跑远,也没有去追。见到小爱脸色煞白,两腿打颤,就支好单车,走过来安慰小爱:

    “妹妹不怕啊,哥哥在呢,他们都跑了,我们回去吧,你还能坐车吗?”

    “哥哥。”小爱喊一声,就扑倒肖尧怀里,紧紧抱住肖尧,浑身颤栗,几乎站立不住。

    “小爱,没事了,妹妹不怕、不怕啊。”

    肖尧像哄小孩一般,哄了小爱好一会,才让小爱平静下来,带着她返回朱习焕家里来。

    朱习焕家门口,此时已经聚集了更多的人,一个比肖尧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哭伏在朱习春的灵床边。肖尧想来这应该死朱习焕的大姐了,她得到噩耗,这才从婆家赶回来,见到自己的弟弟与她已经是天人相隔,痛苦的胆肝欲裂,几次哭晕过去,谁也劝不住。

    肖尧拿着买来的布鞋,走到朱习春灵床边,准备给朱习春穿上,朱习焕走来拦住了他,示意要自己来,不让肖尧去穿。肖尧正要说由他来给朱习春穿鞋,朱习焕三姐上来说,穿鞋要由自己家的亲人亲自做,别人不能代劳。这样肖尧方才作罢,走到一边,掏出香烟和火柴,叼上一根烟在嘴里。周薇爱勤快的拿过肖尧手里的火柴,给肖尧点上,站到肖尧身后。

    肖尧看着在烈日下一大群忙乱的众人,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该帮着做些什么。就站在毒日下晒着,满身的衣衫湿透,脸上的汗水滚滚而下。小爱悄悄把肖尧拉到了一个树荫下,用自己的手绢给肖尧梁上擦汗。朱习焕的三姐端来了一条长凳子,让肖尧坐下休息。肖尧没坐,直接向屋子里走去,小爱急忙随后跟上。

    进到屋里,肖尧看到朱习焕父亲正在和几个老人说事,大家都是一脸的急切。肖尧就走到他身边,也不说话,掏出口袋里所有的钱,塞到他父亲手里。朱父低头一看是好几十元钱,心中一惊,连忙还给肖尧:

    “这不行,咋能再要你花钱呢?这么多钱,我怎么能收啊?昨天你已经给了很多了。”

    朱习焕的父亲坚决不收,可边上的几个老人,却是如释重负,他们正在为没钱安葬朱习春而发愁,在共同想办法筹钱呢。他们一起看向这个不大的少年。心里疑惑,这孩子怎么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有一半就够这次办丧事的用度了。

    “叔叔,你就收着吧。家里出了这么大事,就别为这事耽误时间了。”说完,挡住朱父还钱的手,转身就走了出去。不再和朱习焕父亲多说,他那么多事情要安排,肖尧不想他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来到外面,和小爱一起在树荫中坐下。他看着眼前这悲愤的场面,心里很难受。等到朱习焕给他俩送来开水时,肖尧问了一些情况。

    按照当地的说法,在外恶死的人,是不能进屋里设置灵堂的,所以这大热天,也只能把朱习春的灵堂摆在外面,还有就是亡故的人要逢三出,昨晚的时间也算一天,朱习春的遗体就是明天出殡。肖尧想着,自己在这什么忙也帮不上,学校还有人在担心自己。他问了问明天出殡时间,他要来送朱习春最后一程。就决定先回学校了。

    听到朱习焕说肖尧要走,他父母和大姐、三姐都赶来劝留,小妹儿也哭着,再次张开小手要肖尧抱她。朱父说人多照应不周,不要见怪一类的话。肖尧都一一客气的回绝了。

    肖尧来到朱习春的遗体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三个鞠躬的礼。朱习焕大姐过来就要给肖尧还礼,被肖尧挡回。然后和众人打个招呼,带着周薇爱回学校去了。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