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五十章 妹敬哥哥酒含泪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就这样酒过半巡,菜过五味。张晓雅在缓了半天劲,才舒服点后,又一次让王岩给她倒酒。其余人都是不解,友谊相问,她也不说,只是让王岩再给她倒杯酒。引来一片赞叹:

    “你刚才 吃了那么大的亏,现在还要?是不是喝高了?你疯了吧你?”周薇爱在桌子底下扯了扯张晓雅的裙摆,想要阻止她。

    “我看着都怕,我想我是再也不会喝酒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这酒喝的你都要死要活的,你还要喝?”

    “我还真佩服她的勇敢。”

    议论声不断,也没改变张晓雅的决心。王岩也只好给她再次倒上浅浅半杯酒。可张晓雅不依,一定要他倒满为止。张晓雅再次端起酒杯,认真的站立起来,也是再次看向肖尧:

    “其实,这杯酒我是真的不想喝,但我想借今天这个场合,借这杯酒,了结我的一个心愿。也请大家给我做个见证。肖尧,我叫你哥哥,做你妹妹,不是你随口而说的表妹,你愿意吗?”

    “我愿意,我愿意,你把酒放下我就愿意。”肖尧见闹了半天,是为了这事,也是着急的站了起来,看看身边的黄莉,再看看王佳佳。意思是你们俩劝劝啊。你们也看见了她不会喝酒啊。

    “小雅,你就别喝了,他都答应了,心愿也了了。就别再遭罪了。”王佳佳很是配合的站起来劝解。

    “是啊,你叫他哥哥,他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愿意呢?你再要喝酒受罪,这哥哥心里还不知道怎么心疼呢。”黄莉是话中有话,但还是劝解起来。她也打心眼里喜欢张晓雅这种敢作敢为的女孩。

    “肖尧哥哥,哥哥...”张晓雅在喊哥哥时,眼泪已经忍不住流下来了,有些滴入了酒中,

    “我没有兄弟姐妹,而且生性活泼好动,打小就时常被人欺负。我父母常年在外,就是回来了,我也不敢告诉他们,怕他们担心。上次我挨骂,我也是忍气吞声就算了。没想到隔天小周就来找我,说我表哥去找他了,他不知道我是表哥的妹妹,他来向我道歉,希望我原谅他。还赔了我二十斤饭票。我不知道是我的哪位表哥来的。我也想不到我那位表哥,怎么得知此事,会来为我做主。后来,直到小不点对我说,是他把我挨骂的事告诉了肖尧,也是肖尧去警告了小周,以后不许他再骂我,我私下里被感动的哭了好久。从那天起,我心中就认定了这个哥哥,我以后不能告诉父母的话,可以告诉哥哥,我受人欺负了,就会有哥哥帮助我,爱护我,我心情不好了,也有个哥哥可以撒娇,我以后再也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因为我有了肖尧--我的--哥哥。”全场没有一人打断她的说话,有几个女生眼里,也是泪光隐隐。她抬起满是泪水的眼睛看向肖尧,再环视大家一周:

    “这杯子里,别说是酒,就是毒药,为了敬这个哥哥,我也会把它喝下去。”

    当张晓雅把这杯混合着自己眼泪的酒,一口喝下去的时候,大家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

    “我声明一下,我去对张晓雅说这事,是我自作主张,于肖尧无关。我也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我自罚一杯。今后再有啥事,一概不关我事。”朱习焕在掌声停下来后,紧跟着就解释了一通,把自己洗洗干净了。王佳佳和黄莉的眼睛,在张晓雅说到是自己去告诉她的时候,跟探雷器探雷似的,在他脸上扫来扫去。这俩位大美人,可是自己得罪不起的。巴不得把裤兜都翻过来给她们看看:你们看,我是一分钱都没有了。

    “肖尧,对不起,那天我还和王佳佳误会你了,我还准备去找小不点问问,看来不用了。我就以茶代酒,向你赔礼道歉。”黄莉此时也是很受感动,对自己喜爱的男人更是欣赏有加。

    “那也算我一个,那天我也说了不该说的话。”王佳佳也是端起茶杯要共同道歉。

    “得了,得了。你们俩也跟着凑什么热闹啊,想把我灌醉啊?”肖尧可不想她俩来给自己到什么歉。连忙打岔。

    “你们俩位姐姐要真道歉也可以,但我想说两个问题,第一,怎么误会的肖尧,能不能对大家说清楚,第二,道歉和感谢一样,就必须要有诚意,总不能道歉就和白开水一样,淡而无味吧?俩位姐姐不会还不如小雅勇敢吧?她都喝了两杯了。”金巧儿站起来起哄了,得到除了要道歉本人加肖尧的一致赞同,叫好不断。

    “你们别闹啊,道歉我不需要,水也好,酒也罢。没有道歉这个前提了,就没有实际意义了。”

    “那不会是俩位姐姐的道歉,也就是说说而已吧?”

    “是啊,我们还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误会呢。”

    “道歉不是说说而已,我们是诚心的,只是这酒,我们都没喝过,真的不会喝。”

    “小雅难道以前喝过酒吗?,她还不是喝了?还两杯啊。”

    “不就是一杯酒吗?真要是诚心道歉,把误会讲清楚,喝一杯就完了。”最后连王岩也是跟着起哄起来。

    “好,不就是一杯酒吗。来,给我和王佳佳满上。”黄莉拿来两只小瓷杯,递给王岩,换了被说急了,豁出去了,好大事呀。她接着说道:

    “原因就是那天他接到张晓雅给的信,不知道咋回事,在那瞎琢磨,被我们看到了,一致认为是张晓雅送错了信,就想找到真正的收信人,打开一看,称呼表哥,就说是表妹,我和佳佳可是知道他在这里是没有表妹的,但他又说信上说称呼的表哥就是他自己,我们就怀疑他心术不正,在利用小不点,勾引人家小姑娘。还在言词上给予他侮辱的警告。今天张晓雅把事情都说开了,我们才知道冤枉了他,这杯酒,我喝了。”说完,看看手里的酒,牙一咬,眼一闭,脖子一扛,头一甩,直接喝光,张晓雅刚才的一幕再次上演。娇喘咳嗽,俏脸涨红,看的肖尧直心疼。王佳佳看着手里的酒,更是犹豫不敢喝了。肖尧伸过手去要接过来,被自己的同学给拦下了,都搞不清谁和谁是一帮子了。

    “我自己喝。”王佳佳也是豁出去了,但她没有像张晓雅和黄莉那样一口喝掉,而是少少的喝了一口。一条滚烫的火线,由口中滑进喉咙,坠进胃里,脸上也是热烫的难受,这就更是喝不下去了。一时间,劝着再喝的和不让再喝的乱哄哄闹成一团。张晓雅这时已经缓了过来,除了脸色红透以外,其余感觉都好多了,她走到肖尧面前:

    “肖尧哥哥,你欠我的酒,还没喝啊。”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