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一章 一人难敌众人手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宁负老翁千百万,莫欺少年是穷汉!

    骄阳未出,朝霞阑珊。远处金鸡报晓,树梢鸟儿欢叫,鸡唱鸟鸣,错落不断。放眼四周,一片生机勃勃,满眼皆是盛开的油菜花,这是花的海洋。

    在思路中学操场的草坪上,一个青涩少年,在初春的晨曦中,手持木棍,尽情挥舞,汗透衣衫。练完一套棍术,又打了几趟五行拳,在他的额头上,越集越满的汗珠,滚落而下。

    他放下木棍,解开缠在手腕上的毛巾,擦擦脸上汗,弯腰拿起放在一旁的书,开始了晨读。

    没多久,金色的阳光,从东方的地平线上,缓缓的升起。霎时,远处的树木,地上的花草,都披上了一层瑞丽的霞光,充满了朝气。那草木枝叶上的露珠,像洒了珍珠一般,晶莹闪耀,随着晨风摇曳。

    这个少年,他的名字叫肖尧,是刚从五洋中学转来,才到思路中学不久。在五洋中学,他读的是理科,转到思路中学,读的却是文科。

    这是因为他的发小加同学,在办理转学手续时,一时大意,转在了同一个班级。他也懒得再改,就开始狠命背书,由理转文。

    他爱好广泛,喜欢看课外书籍,热爱流行音乐。他从小就受到形意门的三叔指导,练习武术,至今已有十几个年头,从没放下。

    他还自学了口琴和笛子,只因笛膜难找,随后放弃了笛子,专玩口琴。他虽不懂乐谱,但只要他会唱的歌曲,随意练习几下,就能流利的用口琴演奏出来。

    他心地善良,但脾气火爆,从不隐瞒自己的爱恨情仇,也从不在意他人的口舌是非。

    他的口头禅就是:视钱财如粪土,重仁义值千金。

    他来到新校没多久,就已经和各个年级活泼、好动的男生,打成一片,相处甚欢。

    思路中学和肖尧原来就读的五洋中学,都属于一个县的集镇中学,一条东流的思路河,连接彼此,两镇居民,同饮一河之水。

    思路中学处于上游,位于河之北,五洋中学处于下游,位于河之南。肖尧在五洋读书,每次上学回家,都要乘渡船过河。

    在没有转到思路中学的某一个周末,肖尧放学回家,他站在渡船船头,和一个女同学一起聊天。

    就在渡船移动,准备渡河时,从高高的大河埂上,快速跑下一个瘦高个的男生,冲入人群,有好几人差点被他的惯性,撞入水中。若非肖尧见机的快,一把抓住了身材娇小的吴靓媛,她铁定会跌进河里,吓得她是花容失色。

    一船人同声指责,也有骂声传出。肖尧扶好吴靓媛后,对着就站在自己身边的男生,也是大声斥责。

    那男生被众人辱骂,心头火正无处发泄,见到比自己矮半个头的肖尧,也敢肆意指责自己,他恼羞成怒,一拳打在肖尧的胸部,大声骂道:

    “你马勒戈壁说谁呢?就你这怂样也要逞能?想当护花使者啊?再说,看老子不把你一脚踢进水里淹死。”

    因为是在船上,肖尧见人太多,怕发生争执,于众人不利,自己也不好施展手脚,他没有还手,也不说话,紧紧把吴靓媛,护在自己身后,两眼紧盯着那高个男生,始终一语不发。

    “你特么这样看着我干嘛?不服还是咋地?”

    肖尧转身背对着他,面对面保护着吴靓媛,她惊恐对着肖尧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去惹那个家伙了。

    由于前几天才下了一场大雨,河水喘急,人工动力的渡船,在河面上向下游漂移了很远,用了很长的时间,才靠上一个备用的简易码头。

    在这段时间里,那男生不断的羞辱、嘲笑肖尧。一船人见肖尧既不敢还手,又不敢说话,都投来同情的目光。就连吴靓媛也在肖尧身前,簌簌发抖,她害怕那男生,再次殴打已经不语的肖尧。

    渡船经历几次曲折,最终在向岸上人投过去的粗绳帮助下,船头迎着河流,固定下来,肖尧第一个把吴靓媛拉倒岸上,返身站立不动,看着高个男生。先后下船的人,也纷纷看了过来。

    “看什么看?你狗日的打不怕?”

    高个男生见肖尧怒目瞪着自己,又骂骂咧咧的冲向肖尧。

    吴靓媛站在肖尧身侧,她见那男生气势汹汹的过来,担心肖尧安全,就想拉着他离开。但被肖尧挣脱了。

    肖尧挥手甩开了吴靓媛的拉扯,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跟着矮身抬脚,侧踹男生腹部,对手身高臂长,反应灵敏,单手打落飞来的一脚,另一只手握拳,直击肖尧头部。

    肖尧收腿蹬下,再次矮身,攻击对方下三路。他曲臂出肘,一肘击在对手的小腿正面,那高大的身躯,越过肖尧蹬着的头顶,轰然摔过,狠狠地砸在地面上,趴在那半天不起。

    可肖尧并没有就此罢手,他连跨两步,身体高高跃起,抱肘在怀,连同自身冲击的重力,再次全力砸中男生的后背,对手终于一动不动趴在地上,晕死过去。

    肖尧起身拍拍手,拉过吴靓媛,走到自己存放单车的朋友家,取出单车,带上吴靓媛,扬长而去。

    吴靓媛和肖尧,是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的同班同学,同在一个大队,两家相距也就几里地。

    初中时,他俩都在皂公中学,也在一个班级。现在,肖尧在五洋中学读高一,她在五洋中学复读初三,因为她家经济条件有限,父母坚持要她复读,明年报考技校,尽早毕业做事,减轻家庭负担。

    肖尧到五洋中学的上学之路,必经吴靓媛所住的村庄,平时他们都住校,没有特殊情况,经常在周末相约一起回家。在五洋中学,也只有他们俩是初中的同学。

    “肖尧,他会死吗?我好怕。”

    “没事,我只是把他打晕了,我心里有数,你别担心。”

    此时,坐在肖尧单车后面的吴靓媛,还是没有从惊恐中解脱出来,声音里带着担忧。

    乡村的土路,在下雨天是非常泥泞的,冒雨赶路的人,把地面上,踩满了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脚印,虽然是雨后好几天了,但土质还是比较松软。

    肖尧即便骑车带着身材非常娇小的吴靓媛,单车行驶在这样的路面上,也很艰难。他努力的蹬着单车。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奋力急行。

    在家里,肖尧对父母向来是报喜不报忧。这次打架的事,和往常一样,他是不敢对父母提起的。

    再次回到学校上课的周一晚上,肖尧正在上晚自习,有几人来到他班级门口,指名道姓的让肖尧出去单挑。

    让肖尧没想到的是,这几个人中,有一个是他认识的人,那是肖尧才来五洋中学报道时,向他拦路索要钱财,反被肖尧狠揍一顿的社会混混,外号叫小黄毛的小痞子。

    肖尧走出教室门,那几人跟着他一起离开教学楼,来到学校大门外,肖尧又看到了船上的那个高个子男生,身边还站着三个人,都在那等着他。肖尧立即退到学校围墙边,背靠着围墙,正面对着十来个人。

    “我不想欺负你,小黄毛也不和你打,他说你太厉害。那天我是没注意,才被你打倒了,正好让他看见了,所以我才让他找到你的班级,叫你出来,我和你单挑。”

    高个子男生见肖尧一脸警惕,傲气十足的要单独挑战肖尧。

    可骄傲归骄傲,真正打起来,那是讲实力的,没几个回合下来,那高个子男生已经不敌,随他而来的三个人,不顾约定,一拥而上。但都被肖尧凶狠地打倒在地。

    到了最后,除了小黄毛保持没动手外,所有来人全部参战。其中有几人受点小伤。肖尧被打了几拳,挨了几脚,也付出了左手小指,被水果刀捅伤的代价。

    打斗声吸引了大部在校的学生,都赶来围观,学校的副校长。亲自出面,及时制止了这场斗殴。

    但他也不问缘由,直接对肖尧和大个子男生下达通告:在校学生,与社会青年聚众斗殴,严重违反校纪校规。让肖尧和那男生,立即回家通知家长,到校谈话,否则不予上学。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