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三十八章 一吻太猛吃泪血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黄莉,别纠结了,其实你担心也是多余的,肖尧会是那样的人吗?他要是那样的人,你还会和他那样?”见到黄莉还是心事重重,王佳佳就调侃起她来。

    “我和他哪样了啊?就你坏,和他合起火来欺负我。我现在是想跑都跑不了。就只能被你们欺负了。”

    “都那样了你还不知足啊?那你还想哪样啊?干脆我去和他妈妈说,正好今晚就圆房了。我看他妈还是挺喜欢你的,就直接给他妈妈做儿媳妇得了。”

    “王佳佳,你越说越不是那话了。从现在起,你们俩说什么,都别把我牵扯进去。”

    “坏佳佳,你这样说不是你自己想吧?此地无银三百两。”黄莉终于被王佳佳转移了情绪,和她逗起嘴来。

    “事情都是你引起的,你现在就想一推二五六哪,想都别想。”

    “我们出去散散步,消消食。今晚吃的油腻重了。”

    “我们从后门走,那就一条道,没其他人走,也不会有人看到。”

    “妈,我们出去走走,一会从前面回来,你睡觉就锁好后门吧。别管我们了。”肖尧打开天井角门,出去的时候对妈妈打个招呼。

    “带个手电,别回来太晚。我把你姐房间门开着,给佳佳和同学晚上休息。照顾好她们。”

    “知道啦”

    “大嫂再见”

    “阿姨再见”

    肖尧家的后院比前院要大好几倍。靠近房屋约五分之一面积,种的是几种素菜,还有一些长年花树,有几株梅花,两株桂花分散在屋子四周,其余的地方,全部载着数十颗小桃树,花期刚过,还看不到结果。后院北边,一条和西边小河一样宽的河,与房子平行,在后院西北角与西边小河交汇,交汇处,南北向架有一个简易小桥,上面有个钢筋做的活动栅栏,可以开合上锁,这就是肖尧家为方便独自出村,自己家架的桥。后院东边,也是一道围墙直达河边。整个环境,三面环水,一面与邻居接墙。村里人戏称是小台湾。

    “肖尧,你陪黄莉先转转,我回家打个招呼,再把我和黄莉的书包拿来。就是晚上不写字,明天我们也在你家做作业。”王佳佳出来后就要返回家去拿东西。也担心家里等她回去吃饭。

    “好。我们慢慢走着等你。”肖尧知道,王佳佳继父家教比较严,她不回去说声不好交代。

    “那你快点回来啊。”黄莉可能是初到陌生地,有点胆怯。

    “有他陪着你,有什么好怕的。我尽快。”王佳佳走了,没有转回肖尧家里回去,而是绕道往东。

    农村的景色大体都是一样的,满眼油菜花和夹在其间的小块红花草。田间小道把大片的农田分成大小不一的面积。可能是怕肖尧妈妈或者被人看见。黄莉一直跟在肖尧后面一米多远,不即不离。

    “那边是一个林场,大队办的,种植经济作物,生产薄荷。”肖尧指着远处几间房屋对黄莉介绍着。

    “肖尧,给我说说你小时候的事吧”黄莉看着肖尧,带着央求。

    “小时候哪记得多少事啊。就知道玩了。”肖尧不想说,也是真没什么可说的。

    “你就说说嘛,记得什么就说什么。我不挑食的。”天已经暗了下来,他们俩离村子也渐渐的远了,黄莉走过来抱着肖尧的手臂摇晃起来。撒娇依偎。

    “我很小的时候,第一次来农村,是一个冬天的夜晚,下着很大的雪,我父亲厂里的大东风汽车把我们一家送到这里,在那边河埂上的时候,由于大雪封路,就把车停下,大人们下去查看路况,我在车里无聊,就乱动,最后把一个什么零件给弄坏了,回头被我爸爸好一顿揍。”肖尧带着回忆。看着升起的月亮。把黄莉往自己身边拉近。看着她的脸:

    “黄莉,你真美。”肖尧张开双臂,一把把黄莉紧紧的搂抱在怀中,仿佛要把她融进自己的身体,他忘情的使出了很大的力气。这是他第一次真正主动的拥抱黄莉。

    “嘤咛”黄莉被肖尧突然的抱住,嘴里不觉的发出了一声*。很快全身就被幸福的快感充满。她很满足,很欣慰,肖尧终于放下心结,接受自己了。自己对他的这份心也终于有了归宿。她也紧紧的抱住肖尧的腰,紧紧地...紧紧地。

    “黄莉,我可以亲亲你吗?”直到肖尧听到了黄莉粗重的呼吸声了,才松开一点紧抱着她的双手,低头看着怀里这俏丽的美人。请求道。他不敢在黄莉没有答应的情况下去亲她。

    “不给,那么快就要得寸进尺,你必须也要在我先亲过你后,你才可以亲我。”说话时,黄莉翘着头仰望着肖尧。满面娇羞,美不胜收。但在看到肖尧那有些失望的眼神时,她的心一下子就化了。踮起玉脚,微闭秀目,用朱唇在肖尧的脸上轻轻的点了一口,就把自己羞得无地自容了。

    受到鼓励的肖尧,再次把黄莉紧紧抱住,上去一口就把黄莉娇嫩的殷桃小口含在自己的大嘴里乱咬,就像是在啃煮熟的玉米棒。也许是太激动,也许是太用力,也许是不会,总之是没有学过亲吻吧,他粗暴的行为把黄莉那娇艳的嘴唇弄破了,黄莉有些慌乱,强忍着嘴唇传来的疼痛,任他胡作非为,疼的眼泪都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感觉到嘴里有咸有甜的不同味道,肖尧终于停下,诧异的看着黄莉满脸的泪水。又发现他嘴唇上的血还在流淌,他吓呆了。啊...我把她处女的血吸到嘴里吃了。这就是大人们嘴里说的见红吗?他脑袋发蒙。真的吓傻了。

    “你弄疼我了。你就不能轻点,下次再也不给你亲了。”见到肖尧主动停了下来,黄莉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抱怨。早知亲嘴这么疼,就不会心软给他亲了。嘴唇被他吸得的火烧火燎的疼,嘴唇和牙齿都磕出血来。疼痛和委屈齐发,眼泪与抽泣共出。哭的是花枝乱颤伤心欲绝。

    远远的,王佳佳走了过来。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