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三十三章 一曲乡恋终难忘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表哥?”王佳佳也是不解的看着肖尧:“一定是弄错了,还是想办法给人送回去吧,别耽误人家正事了。”

    “呃~我想这个表哥,恐怕就是我了。”肖尧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到底怎么回事?是你表妹你会不认识?你家亲戚都在市里。我咋不不知道,你在农村还有表妹?”王佳佳一连串的发问,疑惑不解。黄莉则继续在满足她那好奇心理。

    “哼,什么表妹,就是他在勾搭人家小女孩。”黄莉一语冒出,惊停了王佳佳的发问。王佳佳从黄莉手里接过信来看:

    我叫张晓雅,就是你自己认下的表妹。谢谢你在我受到欺负,被人辱骂以后,背地里给我帮助。我也是从朱习焕那才知道,帮我的人原来是你。我没有兄弟姐妹,我家就我一个女儿。真好希望你就是我的哥哥。在我受欺负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哥哥站出来,保护我爱护我,让我体验一下在哥哥面前撒娇的滋味。

    你知道吗?其实我们班女生,早就从小不点和同学的聊天中知道你,都觉得你好厉害,也好怕你。告诉你哦。你也许不知道,有次有同学在喊你的时候,你答应了一声,那时候,我和我们班好几个女同学就在你前面。你那一声答应,把我们都吓得跑进了女厕所。

    我以后就叫你哥哥好吗?我不想叫你表哥,我有表哥,不想你也和他们一样。我想让你,做我独一无二的哥哥。为了谢谢哥哥你,下次镇上再放电影时,我请你看电影哦。我也能搞到电影票的,几张都行,不是吹牛的哦。

    再次谢谢哥哥!

    妹妹:张晓雅敬上

    一张专用信纸,用铅笔写的满满的,字迹秀丽,满含娇俏语气。肖尧的脑海里浮现出那美丽蝴蝶一般的小女孩,心想这女孩,还真是可爱,脸上带满微笑。

    “佳佳,你看看他这一脸猪哥的模样,还在那笑。”肖尧在臆想,那形象可把黄莉气坏了。

    “这信里的意思,你认她做表妹的时候,她还不知道,你让小不点去拉线的?你怎么这么坏,真的只是认个表妹吗?你还真能下得了手?”王佳佳比黄莉看的仔细,更是气愤不过。好一段时间,没见肖尧出去啊,只能是利用小不点在搞鬼。

    “我有你们说的那样坏吗?真是的,这事我根本就不知道。”肖尧感觉这次被冤枉大了。

    “你骗谁呢?当我们是三岁小孩?这哥哥叫得多甜啊。多个妹妹叫哥哥,这心里美得很吧?这妹妹是不是长得很漂亮啊?”黄莉已经是打翻了醋坛子,醋意大发。

    “嗯。是长得很美,穿个连衣裙,像个小精灵一样。挺好的。”肖尧还在老实回答。

    “佳佳,你看他。”黄莉眼看肖尧这样,只好对王佳佳发嗲。

    “肖尧,你不要得寸进尺,有当着女孩的面,夸别的女孩长得美的吗?”王佳佳也是拿肖尧这个猪心没门,只好严词斥责。

    “我不是夸她,就是说下事实嘛。我既没说她比你们俩漂亮,也没说你们俩比她丑,你们还跟她比什么比啊。人家还只是个小孩子。”肖尧的狡辩有开始了,不过这话听起来,怎么听怎么别扭。特别是听在王佳佳和黄莉的耳里。完全可以理解成,你们俩和她就是没有可比性,就不是一个量级的。肖尧的原意只是你们俩和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呀。他哪知道王佳佳还好,但在黄莉听来却是别有一份滋味在心头。

    “肖尧,我真是看错了,好,她比我们俩漂亮,我们俩比她丑,以后你就去找她玩吧,去找你那妹妹玩吧,我再也不理你了!呜呜呜呜....”黄莉这里说完,那里就抱着王佳佳呜呜哭泣起来。自己就那么丑吗?他就那么看不上自己?委屈啊。向来对自己相貌还是比较有信心的黄莉,被打击了。自己就真的那么不堪吗?被随便出现的一个小女孩就打到了吗?可是班上的那些男生都瞎眼吗?自己收到过很多信也是事实啊。想不通,只有哭,唯有哭。反正在他面前,也不是哭一次两次了。哭死拉倒。

    “黄莉,你不要误解,肖尧肯定不是那意思,你不要片面理解,难道你忘记我对你说的话了?哭红眼睛见不得人,可是你自己啊。”王佳佳这个和事老的角色,只好再次上任。

    “我有那么说吗?你讲点理好不好?好好好,是我错啦,只要你别哭,我啥错都认了。就那个妹妹不认好不好?”肖尧就是见不得黄莉哭,黄莉一哭,他心里就乱如麻了,哄起来也就没啥什么底线不底线的了。

    “噗,是你说的,不认那个妹妹,可不是我逼你的。也不许你去看电影。以后每次看电影,都必须有我和佳佳在场。反正你都说我不讲理了,不讲就不讲。”真是哭也肖尧,笑也肖尧。满面梨花带雨,融合着眉花眼笑。情绪转换太快,眼泪别说风干了,就是擦也跟不上速度啊。

    “这信给我了。没收,又不是情书,你不会要收藏吧?”雨过天晴,黄莉又恢复了跳脱本性,当然了只是在王佳佳和肖尧面前。她得拿着证据,找小不点去算账。

    打爆,是一个天气术语,气象学上叫强对流天气。就是短时的雷阵雨或者大暴雨天气。来得快很凶猛,去的急也很彻底。蓝天会像水洗一样更蓝更美。这就是这会肖尧对黄莉的感觉,真实体会。

    “我们去油菜花田的田埂上去吹。”信被没收,肖尧拿出口琴,指着一片花海如是说道。

    “好,我想听《妈妈的吻》,还想听《乡恋》。我知道你都会。”黄莉那美丽的杏眼,弯成了一弯月牙。幸福得难以言表。

    花海间,田埂上,少男靓女共欢唱。琴声悠,歌喉靓,一曲乡恋终难忘。

    虽未百年把酒换,已坚心下惜良缘。同歌在花间。

    我的情爱

    我的美梦

    永远留在 你的怀中

    明天就要来临

    却难得和你相逢

    只有风儿

    送去我的一片深情

    这经典的歌词,美妙的乐曲。黄莉醉了,是心醉了,醉在花海,醉在她身边的少年。她满目含情,脸若桃花。随着肖尧的演奏,轻轻的吟唱,悄然的伸出双手,缓缓抱住肖尧的腰,依偎在他那宽厚的怀抱,俏头紧贴这肖尧的胸口,听得见他坚实的心跳。没有羞涩,没有矜持,这就是属于她的怀抱。王佳佳背靠在肖尧的背上,随着肖尧身体的摇晃而摆动,忘情的欢唱。

    有谁能让这画面定格,有谁能让此时间停止流淌。我好想--好想,人世间,就这样。无忧无虑,共享青春美好时光。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