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二十八章 一通怒火显真心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肖尧,这边。”老远的,肖尧就看到王佳佳在招呼他过去,肖尧跑过去,一眼就看到黄莉蹬在水池边默默不语,好似在哭。紧张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紧接着就大为光火:

    “你们什么意思?开什么玩笑?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肖尧大喘着气,大声斥责起来。小老脸都气得通红。眼光凶狠。他被吓得不轻,真是急眼了。

    “你干嘛像吃了炮弹似的?要吃人啊?什么情况都不问,就发那么大火。不就一个口琴吗?值得你这样大喊大叫的吗?”王佳佳也火了,多少好东西,你肖尧都不在乎,黄莉好心好意来帮你洗口琴,摔水的时候,不小心脱手,掉到水池里,叫你来想办法,你就这样骂人,叫黄莉情何以堪。她哪知道送信的喊说黄莉掉水里了啊。

    “佳佳,你别说他,是我弄丢的,找不到,大不了我买个赔他。”黄莉眼泪流的更快了,说一句哽咽一下。丰胸剧烈起伏不停,显然也是伤心至极。

    “你们,你们,不是这样,我是以为...我找他去。”肖尧眼看事情弄差了,自己火也发猛了,又想一跑了之。

    “你给我站住,今天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了,发过火就想跑,以后,我们永远也不会再理你。”王佳佳今天真是火大了,就没见过肖尧这么失态过。

    “那个,我正在吃饭,还没吃完呢,有人就喊我说,黄莉掉水里了,你叫我赶快来,吓的我半死。谁知道,我火急火燎的跑来了,原来你们一点都没事,我才那样的。小不点可以作证。”肖尧一把扯过随后赶来的小不点,推到前面。兄弟替哥挡挡枪子吧。

    “我叫他喊你来,是说黄莉把口琴掉水里了,怎么传话少字啊。但你也不能那样发火吧。自己看不到自己的样子。没被你打死会被你吓死。”原来那是他担心黄莉的安危,才急眼了,王佳佳也就没多说了。

    这真是一场美丽的误会,黄莉的哽咽却更是难以压抑了。

    今日方知君心意,不负为君一片心。

    现在黄莉的哽咽,早已意义不同,哭红的双眼,片刻不离的盯在肖尧的脸上。仿佛要把这张脸,深深的刻印在自己的心田。

    “黄莉,咱不哭了啊,他不是担心你吗。他就那臭脾气,别和他计较啊。”王佳佳见黄莉还是哭个不停,哪知道是为啥啊,就只好上前来劝。

    “佳佳姐,我不是怪她,一点都不是,我就是想哭,我控制不住。”黄莉这是第二次叫佳佳姐了,她觉得自己现在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需要安慰。

    “咱先不哭,你说你把口琴摔到哪里了。告诉肖尧。让他下去捞上来。”王佳佳看来还是劝不住,就转移话题,引开黄莉的注意力。

    “就在那”黄莉俏手微攥,伸出修长食指,指向水池中央。眼里的泪水,委屈的口气,就像刚丢了心爱布娃娃的小女孩。

    “你还是扔渣巴头给我看看吧,那么大片,你一指,根本不知道具体位置。”肖尧拿来几个泥块,让黄莉往水里扔,好指定位置。

    “我扔不动,你扔,我说就好了。”黄莉不管是是真没力气还是假没力气,反正就是不扔。

    “好好好,我来扔。”肖尧就像是在哄自己爱哭的小妹妹一样,非常耐心,语气和蔼到极点。

    “再往前一点”

    “再往左一些”

    “差不多就那,他们说这里水很深,很危险,要不就不要了吧,下次再买一个好了。”肖尧手上对力度的把握还是很准的。三次就搞定,但黄莉又有点担心肖尧的安全了。

    “没事,我们走,让他下去捞。小不点,你在这帮他看着点。”王佳佳扶着黄莉走开,叮嘱朱习焕。黄莉在离开后还是不安的频频回头。

    等到她们俩离开后,肖尧脱去长衣,只穿一件内裤,噗通一声跃进池塘,游到大约位置,就潜入水里寻找。

    “黄莉。你还怪肖尧吗?他今天是不对,不该那么对你,可他完全是担心你啊,你心里要明白。”王佳佳还担心黄莉心里不舒服,在回去路上又劝起黄莉来。

    “佳佳,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啊,尽惹他生气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本想着口琴是嘴上吹的东西,那人怎么可能认真洗啊,我就是来帮他洗干净,没想到被我扔水里去了。我哭不是怪她,是怪我自己不争气。”黄莉用手给眼睛降温,害羞的看着王佳佳。

    “你呀,你说,他听说你掉水里,那么急眼,又发那么大火,你是什么感觉?我还没见过他这种样子,我都被吓坏了。”

    “他刚发火的时候,我很害怕,怕的是今从以后,他不理我了,我到没怕其他的。。”黄莉回味着说。

    “你这死丫头,跟那坏小子一样,脑子不知道咋想的。不理你有什么好怕的,真是搞不懂,一对冤家。”进了寝室放下饭盒。对黄莉问道:

    “你还午睡吗?我去做作业。”

    “我也去做,早做完也好。”俩人走出宿舍门,一起走向教室。

    等到肖尧把口琴从水里摸上来的时候,他已经冻得双唇发乌,上下牙齿直打架,咯咯声不断。比上次掉水里冻得还要厉害。深水里比水面的温度要低很多,往往是越深越冷。太冷的水,就会让人经络收紧,产生抽经溺水。很多会游泳的人被淹死,这也是其中原因之一。他转到机房一角,脱下内裤,用力拧干再穿上,再把小不点拿来的长衣穿上,整个人舒服多了。内裤湿的一会就能被体温蒸干,他经常这样。他喜欢游泳,见到水就想下。

    “那饭你还吃吗?”回寝室路上,朱习焕问了声,饭盒还没洗,这是他的事,所以发问。

    “不吃了,你倒掉吧。”看看手里的口琴,想着今晚吹口琴耍棍,也不错。

    在路过女生宿舍时,肖尧想对王佳佳他们说一下,没见到人,就罢了。但突然想起,自己在黄莉书桌下,放了方存建的信,一种恐惧直接涌上心头。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