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二十五章 一声叹息惹气急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你这是什么意思?傻傻呆呆的,不会走路啦?”王佳佳有些气闷,怎么抱着的像块木头?没有一些灵气。黄莉可没想到那么多,她就知道现在不是偷偷的抱着肖尧了,而是光明正大的抱,不过是黑夜,只能算半个光明正大吧。半个也比偷偷摸摸强不是?最主要一点,还是王佳佳主动叫她抱着的,,这就不怕她看到不高兴了。她幸福满满,内心异常舒畅,哪还有心思想其他的?听到王佳佳说肖尧,还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我没有啥意思,我就是这样走路很不方便,我就像个犯人,被你们俩押送刑场一样。就差脚镣手铐了。”

    “黄莉,你听听,你听听。就这家伙脑袋想的东西,你能想出来吗?搁谁现在左拥右抱的,还不是幸福死了。他竟然想成要押去枪毙。”王佳佳又是气急败坏,咬牙切齿的数落着。

    “是啊,我们抱着你,你不开心,你不快乐吗?我和佳佳,不说在学校数一数二,但也没谁比我们漂亮多少吧。要是在过去,你有我们这样两个老婆,还不快活上天啦。”叽哩哇啦说完,她自己傻了。都忘记自己说些啥了。好在谁都看不见,她的脸烧的彤红。黑夜真好啊,一切都可以掩盖。

    “黄莉,你...你就那么急不可耐,谁要和你一起做他老婆啦?什么叫快活上天啦,你怎么这么难以出口的话都说出来啊,你要着急,你今晚就嫁给他。”王佳佳被黄莉的话都给说急了,立即反驳。

    “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他了?你自己想就别栽赃害人。难以出口,你不也出口啦,尽说我。我那是打比方,又不是说真的呀,你看你着急的,生怕我抢了你老公。”黄莉也急了。两个永远斗嘴也不生气的闺蜜。这回是唇枪舌剑、互不相让。唉,常言说:女子无才便是德,都是文科惹的祸啊。

    “你们俩有完没完啊?这大晚上的,说话这么大声,不怕别人听见啊。两个大姑娘家家的,在这讨论老公老婆的,我听着都别扭。你们自己还不觉得的。”肖尧被她俩吵的是一个头两个大,忍不住说了心里话。说完知错就想跑,但是今天不是情况特殊吗?她们俩斗嘴,可没一个松手啊,没跑掉 !那就只能一个字:惨,两个字:悲惨,三个字:很悲催。

    “叫你听着别扭”腰部巨疼一下,

    “叫你大姑娘家家的”又疼一次,不过是对称部位。

    “叫你没完没了”

    “叫你老公老婆”

    “叫你大声”

    “叫你不觉得”.......

    只是这次除了前面压抑着叫了两声以外,后面听不见惨叫。真像她们俩在掐木头一样。因为,连续的掐,肖尧麻木了,不疼了。这人啊,什么都是能练出来的,肖尧暗暗的思忖道。

    这一路,肖尧是疼并麻木了,两位女孩却是最快乐的一晚了。她们都有突破,都很激动,都很开心。一路依偎着肖尧,不时传出来银铃般的笑声。不过还是压低了音调,没有扰民。肖尧说的合理的,不侵犯她们人权的,她俩还是很听话的。不过合理不合理的解释权,她俩是紧紧握着不放的。

    这一路虽然有小不点探路,但还是有两次踩到了水荡里,朱习焕也迷迷糊糊看到了她俩左右抱着肖尧的黑影。但就和什么都没看见一样,提示过位置后,继续向前,不说话,不参与。探自己的路,让他们开心去吧。

    不知不觉中,转过一个村庄,看到了学校教室里的灯光。今晚的夜路太好走了,也走太快了,大家都还没玩个够啊,就到学校了。这是她俩的感觉,可肖尧不觉得啊,比平常多用了将近一倍时间,自己还得无时无刻的提防着,啥时候一句不合,就惨遭掐害。看到灯光,他深深的叹口气:

    “终于到了”

    “什么叫终于到了?跟我们在一起,你很委屈吗?”王佳佳首先发难。

    “哼,你以为除了你,就没有人愿意陪我们俩看电影吗?”黄莉跟进。

    “你这臭小子,还真不知好歹,我们鞋子踩烂泥里都没好把你扔下,你还不知足。”

    “不行,我现在不困,也没心情看书,得让他补偿我们。”黄莉得寸进尺了。

    “对,补偿,就是要补偿,你去操场等我们,我们放好东西,换好鞋子,就去找你。”王佳佳一失平常端庄稳重姿态,随着黄莉,一起起哄,还下达命令。

    “你要不去,我们就去班上,或者直接就去寝室找。除非你再跑河里去嘿嘿”真是开心啊,记忆中还没有过这样快乐,面对着肖尧可以无拘无束,信口开河,没有任何担心,不会有任何后果。黄莉希望这时光一直延续下去,舍不得中断。

    叹了一口气,说了四个字,被连珠炮似的责问弄得晕头转向的肖尧,只得俯首称臣,答应一切不平等条约。分开后,扩扩胸,舒展下麻木已久的双臂,看了看被弹性十足又十分柔软挤压过的位置,小小的回味了一下,摇摇头,洗洗脚,换了鞋子,喝口水,走向操场。苦命啊...最难消受美人恩,真特么是真理啊。

    王佳佳和黄莉,回到寝室,几个同学连忙过来询问电影好看不好看,黄莉看向王佳佳,王佳佳赶紧说很好看,和尚都被打死完了。最后少林寺被烧光了。

    “放一块在你那备用,平时都用我这里的。” 打开包裹,王佳佳取出一块肥皂递给黄莉,然后把肖尧送的东西,收拾到自己的箱子里。码放整齐。由于王佳佳经常得到肖尧送的东西,收拾起来很是平常。可黄莉在收拾东西时,与王佳佳的平常心不一样,这是她第一次接受男生的礼物。拿着日记本,端详半天,取出钢笔,爱不释手,把香皂放在自己的鼻子底下闻了又闻,用新毛巾覆盖在自己的脸上,回味着那淡淡的烟草香味。她的心是甜蜜的,情绪是快乐的。猛然想到肖尧还会在操场等着她们,赶紧收拾完。拉着王佳佳夺门而去。

    肖尧站在操场入口处的老师宿舍旁,看着前面被黑暗笼罩着的操场,没有走进去,他讨厌黑,这里的夜晚,到处都是黑的,他很怕黑,很怕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黑夜里独行。他有恐黑症。从来到农村的那一年就患上了。

    “肖尧”黄莉和王佳佳走了过来,貌似恢复了往日的清高和矜持,喊声里带着丝丝的羞涩。

    “别站这。我们去里面。”这次王佳佳也没有再抱肖尧的手臂,他有点点失落,但还是在心里,微微的轻松了一下。随着她俩,一起隐没在黑暗之中。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