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十三章 一时无语引猜忌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看到眼前关心自己的陌生人,朱习焕的眼里泛着泪光。他家里很穷很穷,兄弟姐妹六个。他排行老四,上面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下面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父亲是附近小学的代课老师。六人中,父亲看他比较聪明机灵,就让他一个人在读书。他非常珍惜这读书的机会,在学校受再多的委屈。回到家里,都是笑嘻嘻的,对父母历来报喜不报忧。他发誓要努力学习,将来好报答父母,照应兄弟姐妹。

    “我没事,他踢我时,我往后让了一下,就外面疼,肚子里面不疼,就是有点饿。”

    “饿?才吃完晚饭你怎么会感觉到饿?那一定是踢坏了胃了。你等着,我去把车子拿来,带你去医院。”

    朱习焕害怕去了医院又要花钱,就把实话说出来了。 肖尧就搞不懂了,怎么一脚能把人踢疼就罢了,还能把人踢饿了。他想还是去医院看看比较稳妥。

    “是真的不疼,我晚上没吃晚饭。”

    “走,起来跟我走,我带你去买饭吃。”

    朱习焕不好意思的低头说出了真情。肖尧看看天色,这时候食堂一定已经关门了。他拉起朱习焕就走,准备去学校边上的小菜馆给他买吃的。

    “你马勒戈壁是谁阿?老子打球还要他捡球呢,你带走他,谁给我们捡球啊”

    见到肖尧一来就和朱习焕说了半天,现在又要带走他,他们几个不干了,围了过来。

    “滚,在我没发火之前,有多远滚多远。”

    肖尧扶着朱习焕一步没停。

    “去你妈的。拽什么拽。”

    上来一个人甩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来。

    “哦”

    “啊”

    “啪”

    三个人倒在地上,惨呼不一。还有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再上。

    第一个上来打肖尧的最惨,因为他打出的一巴掌,用力过猛,肖尧用了铁臂功反甩硬抗,两力汇合,直接震断了他的小手臂,那两个,一个被肖尧肘击腹部,蹬倒在地:一个被反手掌脸,滚落一边。

    “我们走。”

    在朱习焕还没弄清楚状况的情形下,肖尧已经过来拉着他继续走向校外。给他的感觉就是肖尧向外多迈出了一步,又收回脚步一样。就一个字“快。”快的让人思维跟不上他的出手节奏。

    肖尧出手的力度和位置,都掌握的非常准确,你狠,他更狠。断手的只是活该,他自己太恶毒,用力过猛。肘击那人时力度上扬,不至击伤那人内脏,只是外表肌肉受创,疼痛难忍。掌脸时带着推力,不会受重伤,脸上最多有手掌印,但被打摔倒的姿势难看。

    就是从这一天开始,肖尧了解了朱习焕的情况,直接把他带到自己的寝室,在自己边上的床铺上睡觉。也就是从这天开始,再也没人欺负过朱习焕了,他可以完全放下心来,努力学习。还是这天开始,原来天天给肖尧排队打饭的王佳佳,打饭权被剥夺了。非特殊情况下,都是朱习焕给肖尧排队打饭了。这主要是肖尧,根本就不愿意排队等候,他只好不去。在初中的时候就发生过几次,别人排队打饭,肖尧坐在食堂门口等,到最后,人没了,饭也没了。那几次之后,就一直是王佳佳给肖尧代劳。

    打断手臂这件事,后来也就受伤孩子父亲来到学校,找到肖尧的班主任曹得志,说孩子们顽皮打架,没仇没怨的。也不过多追究,只是家里实在没钱打石膏,让肖尧赔了十元医药费就结了。

    午休过后,肖尧的体力完全恢复了,但精神还是很萎靡,整个下午上课,就出去一次上厕所,下课时不离开座位,也不和任何人说话。一直用学习绑住自己。直到晚饭后上自习,王佳佳回过头来问道:

    “你们俩怎么了?买药回来后都怪怪的,都成了没嘴的葫芦。问黄莉话也是嗯嗯啊啊的。”

    肖尧看看前面正低头写字的黄莉,摇摇头,继续看书。他不想说话。也不想听别人说话。

    不一会,王佳佳和黄莉一起站了起来,向外面走去。临行前,王佳佳悄悄的拉了一下肖尧的衣服,轻声道:

    “操场。”

    看着她们俩走出去,过了好一会,肖尧才站了起来,一脸不愿的走了出去。

    “黄莉,你说啊,你们到底怎么了?你这是要急死人啊。”

    还没到篮球架下,肖尧就听到了王佳佳那尽力压低的声调。透着急切和无奈。

    肖尧停了下来,他到不是想偷听什么,他不知道自己过去了,王佳佳问他,他怎么说。今天上午的事,对他的冲击很大,受伤的严老师,是因他而起,这让他愧疚不已;黄莉的举动,让他既欢喜又担忧。那一种从未觉察过的特别情愫和萌萌期待,很陌生,也很满足,他装不下,几乎要将他摧毁。他的心涨涨的,他觉得好累。他看着前面朦朦胧胧的两个丽影,呆呆的发愣。

    “他抱你了?亲你了?还是怎么着你了?”

    王佳佳用了激将法,但最后一个词汇,还是没好意思直接说出口。用了怎么着来代替。她本想用调戏或者更严重的奸污。

    “他怎么会亲我啊?你瞎说什么啊。”

    黄莉的脸烧的特厉害,好在是天黑看不见,要不王佳佳一定会看出破绽。黄莉就像偷了别人的宝贝一样。犹犹豫豫难以张口。

    “没亲你?那...按照你这么说...就是他抱你了?”

    王佳佳的语速很慢。她心里咯噔一下。这八成是真的,那小子向来做事,我行我素,胆大包天。在她面前还自称过自己就是逍遥公子。保不齐就是今天乘机而为。而黄莉本来就对肖尧情种暗种,也就半推半就,让其得逞。现在又不好意思对自己承认,担心自己不理她、疏远她。对,一定就是这样!王佳佳觉得自己的判断绝对无误。

    “啊,你别胡说。”

    这回黄莉又像偷东西的贼被抓住了,无力的狡赖。

    “好,你不承认,都这时候了,你还对我撒谎,你现在怎么变了这么多?原来的你哪去了?沉默寡欲,忧愁善感,这还是你吗!我看就是那混蛋小子害的你。等他来了,我问他,看他敢不敢也骗我!”

    王佳佳有点气急败坏了。

    “表姑,我来了。”

    见到事情向着不可控的逆向发展,肖尧赶紧的走了过来。只是他冥冥之中,下意识的又犯了个大错。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