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九章 一声叫崴老师脚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正当此时,**的肖尧,回到了他当初跑开的地方。又想起了王佳佳的那句话,他激灵的打了个冷颤。揉揉冻得发麻的双臂,加快脚步,向学校走去。不一会,前方出现了一明一暗的两束灯光,他听到了熟悉的说话声,他心里有点纳闷。怎么这么晚了,他们还来这干嘛?猛然间,他想明白了,这是连夜找来了。

    他欲哭无泪,我都这样了,你们还不放过我,你们还让不让我活了啊,你们这是要逼死我的节奏啊。现在我又累又冷,也跑不动了啊。他转身就躲到了不远处的机房墙角。屏住呼吸,静静的等他们过去。

    “这么冷的晚上,四周都是油菜田,他应该没有其他可去,很可能就在机房里。”

    前方传来朱习焕的说话声,而且信心十足。

    “可是那机房门一直是上锁的,不打水的时候,没人能进去啊。在这外面呆久了,他也会受不了的。”黄莉还是忧心忡忡,满腹担忧。

    “这深更半夜的,又不能大声喊,万一吵醒了老师和同学,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黄莉还是忧心忡忡,满腹担忧。王佳佳也是愁眉苦脸的唉声叹气。

    一动也不敢动的肖尧,藏在机房的拐角处,听着他们说话,越发不敢吱声了。我的天啊,你们回去吧,你们知道我受不了,就行行好,放过我吧。他现在可真是冷啊,都冻得直打哆嗦了。他嘴里不停的透过牙齿吸气,强忍着也还是发出了嘶嘶的吸气声。

    “要不你们先回去吧,我再到前面去找找,他看到手电光,也许会赶过来的。”

    “要不这样,你到前面去看看,我和黄莉就在这等你。好吗?”

    “那好,我先过去了。”

    朱习焕说完就快步向前走去。

    真是好兄弟啊,可是我现在不能出来啊,只好白辛苦你了。肖尧默默的在心里念叨着。

    “佳佳,你说他会去哪了呢?都急死人了。要是小不点去了还没找到,怎么办?”

    黄莉抱紧了双臂,她也感觉到很冷了。

    “我也不知道,这死小子真能跑,这大晚上,你跑回宿舍去不就得了吗。又害我们俩连夜找他。”

    王佳佳看见了黄莉的动作。走过去,把黄莉弱小的身体抱在怀里,相互取暖。

    听到这,肖尧呆不住了,这又是要玩整夜的节奏啊。是死是活我一个人认了吧,总不能让他们俩也在这陪冻吧。他怕一下子出来会吓着她们,就先故意弄出点声音来。

    “谁?”

    还是王佳佳警觉,立马喝问道。黄莉一下子把王佳佳抱得紧紧的,藏到王佳佳身后。

    “呃...是我。”

    在昏暗的手电灯光下,浑身湿漉漉的肖尧,狼狈现身,乌黑登场。

    “啊,肖尧,你怎么了?你怎么这样啦。”看到肖尧的凄惨模样,黄莉忍不住就泪流满面,直接就向肖尧扑了过去。

    “别过去。”

    王佳佳一把拽住黄莉,心想,这丫头还摸不清状况,这样跑过去想干嘛呀。同时也忍住了自己的激动,严厉的问道:

    “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没发生什么,是在河边睡着了,掉河里去了。”

    肖尧讪讪的说道。身子不由自主打发抖。

    “呵呵,还真是别人做不出来的事,你做起来都很随意啊。黄莉,你和肖尧先回去,我等下小不点。看他这样就来气,真是一不留神就出事。”

    见到肖尧没事,王佳佳就气不打一处来。把原先的焦急忧伤一扫而尽。

    “还等他干嘛,我都冻死了,”肖尧说完,紧接着大声喊道:“喂...风紧,扯呼...”

    喊完一嗓子,就对王佳佳和黄莉说:

    “我们走吧,他一会就自己回去了。”

    “你确定?”

    王佳佳有点不信,怀疑的看着肖尧。

    “他这么晚还独自出来找你,你别自己回了,就扔下别人不管啊。”

    “我是那样的人吗?我保证,一会他就回去了。我们赶紧回吧,太冷了。”

    “你就是那样的人!你还敢说你不是?”

    黄莉见到肖尧除了衣服湿了意外,其他真的没事,也止住了悲泣。

    “傍晚是谁把我们扔下,不管不顾跑了?现在又来理直气壮说自己不是那样的人,真不害臊。”

    “我...那不是...嗨,我不是被逼无奈吗。”

    “别说了,快点走吧,一会再冻感冒了,还得糟践人。”

    “我和黄莉先进去了,你回到宿舍动作轻点,不要吵醒了大家。”

    到了女生寝室门口,王佳佳叮嘱道。

    “好的,我知道了。对不起,晚安。”道完歉,肖尧小跑着回自己宿舍去了。

    一进宿舍,肖尧立马把自己脱个精光,抖开被子,一头钻了进去。蒙头而眠。

    果不其然,没一会,朱习焕进到宿舍门里,看到肖尧已经睡了,也就没有说话,走到自己床边,脱去衣服悄然入睡。

    酣睡的夜总是那么短暂,睡眼惺忪的肖尧,踏着上课的铃声走进教室。一进门就看到王佳佳和黄莉都已经在座位上了。前者看到他来了,暗暗的松了口气,给了他一个白眼。黄莉则红着脸微微一笑,微不可查的点了下俏头。肖尧挠挠头,走到她们后面,坐到位子上,打开桌面,从里面拿出这节课要用的数学课本放在桌面上。

    他有点好奇,教数学的严老师,向来做事比较严谨,时间观念特别强,每每都是提前站在班级门口,踏着铃声走向讲台的。严老师年过半百,就像他的名字严必行一样。按照他的说法:我耽误大家一分钟,就浪费了你们比一节课的时间还要多。但今天铃声都响过有一会了,怎么老师还没来呢?

    就在肖尧胡思乱想的时候,严老师在另一个老师搀扶下一起走进了教室。

    “严老师。”全班同学并没有听到班长的口令就都站了起来,并异口同声的喊起来。喊声里充满着关心和爱戴。

    大家这才看清,原来严老师的一只右脚,用白毛巾裹着,厚厚的,看不到脚的原型,严老师右手里还杵着一根木棍,送严老师来的那位老师,一手扶着严老师,另一只手还提着一把椅子。他把椅子放在讲台后面,就搀着严老师坐了上去。

    “起立!”

    班长一如既往的发出了口令,其实同学们都还站着在。班长也是站那发出了口令的。

    严老师一手撑着讲台,一手杵着木棍,也笔直的站了起来,微笑着对大家点点头。

    “坐下!”

    刷的一声大家都回归座位,数学课,从来都是最严肃的课堂。因为老师叫严必行。

    “为了解释同学们心中的疑惑,先耽误大家一点时间。昨天晚上出了点意外,半夜里,我听到打水机房那有人喊叫,为了弄清楚原因,我就跑过去查看,没想到,什么都没发现,结果被一块石头把脚崴了。不算太严重,大家放心。下面我们接着昨天的课程,继续往下讲,希望你们仔细听讲,认真做好笔记,有不懂的,还是老一套,课后去我办公室问我。”

    严老师开场白解释完,就坐在椅子上讲起了课程来。

    王佳佳回过头,恶狠狠地瞪了肖尧一眼,看得肖尧直发怵。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