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五章 一个女孩两种心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直到肖尧走出了班级的门,黄莉才抬起头来,看向边上的王佳佳,有些担心的问道:

    “曹老师不会把肖尧怎么样吧?”

    “还能怎样,你就坐在肖尧正前方,上课听讲,谁还看书啊。那不是看着黑板,就是看在你的后背上吗?就是看你后背又没影响任何人,没理由就把他罚那站了半堂课,我看那,就是曹老师看肖尧不顺眼,可是肖尧也没招他惹他啊。”

    “走,我们一起去看看。”

    向来对肖尧护短的王佳佳,愤愤不平,说完,拉着黄莉就向门外走去。

    “我们现在去合适吗?”

    看着王佳佳这样护着肖尧,她心里有些艳羡,肖尧被罚站,在那一动不动,她心里也隐隐的难受。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想说王佳佳这样说出的话,但她说不出口。当课堂上,曹老师说肖尧看她后背,问他自己后背上是不是有花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暖暖的,心跳加速,燃起了一股说不清楚的情怀。那是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它是那么的陌生,又那么的甜蜜,过后又那么的期待。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我们就是去看看,又不进去。你怕啥?”

    王佳佳不由分说,就拉着黄莉一起向曹老师办公室走去。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如今。几年下来,王佳佳可以说是对肖尧最为了解的人。在她的心目中,肖尧为人正直,讲理讲义。可以受屈但绝不受辱。遇到讲理的,他可以低声下气,委曲求全;遇到不讲理的,他就挥拳相向,绝不含糊。视钱财如粪土,重友情值千金。

    在初中的时候,他去城里走亲戚,同学们委托他带些学习用具,他从来不问价钱多少,一概不要同学们给的钱,几乎全班都托肖尧买过东西,甚至还有几个其他班的同学。从几毛钱、几元钱到几十元钱,他没收过一个同学的钱。把父母给的零花钱和城里亲戚给的钱,全部搭上都不够,还时常找父母要钱。后来闹得同学都不好意思再找他代买东西了。

    那时候的农村,没有现在这样的柏油马路和交通工具,去一趟县城都很不容易,更何况去省会了,就算是王佳佳和黄莉她们,到现在也没去过县城的。道路都是不宽的乡村土路,永远的标志,就是由东方红拖拉机在路面上留下的深深的两道车辙。就连自行车,也只有现在的乡长、书记级别的才会有一辆。

    思路中学,离王佳佳他们的郢子,有几十公里,每次周末回家,都必须赶在晴天,她坐在全校唯一的一辆自行车后座,看着肖尧在凹凸不平的土马路上,使劲的蹬着脚单车,脸上是满满的骄傲,心里是暖暖的幸福。

    有时,单车颠簸的厉害了,她会不由自主的抓住肖尧的衣服,无可避免的碰到肖尧腰部的软肉,她就会脸发烧,心发慌。曾经有一次碰到了就放开手,她被直接摔下后座,一屁股坐在满是土疙瘩的路面上,疼的满眼泪珠滚滚而下。吓得肖尧以后再也不敢把单车骑太快了。肖尧让她抱着他的腰,那样就不会摔下去的。可她怎么都不抱,其实在心里,她很想很想。就是稍微的碰一下,浑身都是那么舒服的微妙感觉,真要是抱着了,那又会是什么样的滋味,她真是好期待。但是想归想,她一直也没有突破这一举动。她心理最大的障碍。就是乡风民俗。

    每一位老师的办公室,其实也就是卧室住房。一个单间,后半部分是卧室,中间用一块帘布隔开,前半部分放着一个条桌,一把座椅,就是办公的地方。校长也不列外。 转过教室的墙角,远远地,她俩看到了,敞开大门的曹老师办公室,门里的情景。曹老师坐在椅子上,弯着腰,正对肖尧说着什么。肖尧也坐在不知从哪弄来一个小凳子上,昂着头,听曹老师讲话,还不时的点点头。

    “佳佳,肖尧和曹老师手里拿着的是香烟吗?”

    “我想是的,肯定不是粉笔,他们面前又没放小黑板,一人拿个粉笔干啥。就是香烟,你看都吸上了,还冒烟了。”

    黄莉看着这一的情景,有点不可思议的问王佳佳。王佳佳也蒙了,肖尧偶尔背地里抽烟,她是知道的,在初三的时候,肖尧就说过,都是他爷爷害得他,教会他抽烟的。按他爷爷的说法:男人不抽烟比女人长胡子还要丑,我们家这么一表人才的大孙子,必须要学会抽烟,于是就把肖尧教会了。可是今天的状况不大对劲啊。

    话说回来,当曹老师看到肖尧跨进自己办公室的门,就迫不及待的问他:

    “有烟吗?你别给我装,我知道你这家伙抽烟,还都尽抽好烟。”

    他今天的烟刚好抽完了,虽然都是几分一包的大丰收,或者一毛多点的大铁桥,但他烟瘾比较大。就是省着抽,一天也差不多要两包。刚才上课讲得口干舌燥,又憋了半天的烟瘾了。当然心里有火啦。

    最关键的是,他上次和体育老师闲聊,苏老师说,我要是当你们班班主任就好了,你们班的肖尧,只要我上体育课,全班同学集合完毕。我就把哨子往肖尧手里一塞,找他要来一根鹿茸烟,让他去带同学打球跑步,我就到操场边上,享受好烟的味道。那是真不一样啊,可惜每周只有两堂体育课。所以,今天看到肖尧在课堂上发呆,他也有点借题发挥,情轻罚重的味道。可肖尧哪知道他躺着也中枪啊。

    肖尧很是爽快的从裤兜里掏出刚开封的鹿茸烟,伸手放到曹老师的办公桌上,随后把火柴也掏了出来,看到曹老师抽出一根烟卷,叼在嘴上,就划着了火柴,给曹老师恭恭敬敬的点上。曹老师仰靠在座椅上,像电影里的地主老财一样,就着肖尧弯腰递过来的火柴点着,然后用力的恶狠狠的深吸了一口,包在嘴里,半天舍不得吐出来。好一会把烟吐出来后,再观我们的曹老师,眉也开了、眼也笑了。满脸的严肃烟消云散,一脸的幸福荡漾开来。把站在一边悄悄窥视的肖尧,看得一愣一愣的。

    什么情况?这人的脸还可以这样变化?就是用变脸术,也没有这样的速度吧?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曹老师在讲课时,有那么多配合书中情节的表情了。心中暗暗佩服。

    继续连抽两口烟之后,曹老师看到肖尧用舌头舔了舔嘴唇,抿了抿嘴。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递给肖尧:

    “想抽了吧?来,抽一颗,烟酒不分家,在我办公室抽,没关系。”

    这一下子,烟抽舒服了,心舒坦了,折磨人的烟瘾过了。他完全忘记自己的身份了。烟是学生的,自己递烟的对象,也是自己的学生。而且还是叫来要实施处罚、教育的学生。

    不过,此时曹老师可没想那么多了,他心里美着呢:叫你苏老师在我面前嘚瑟,不就一节体育课要一支吗?一月也就几节体育课?你还要要,我就问下,一包都放在桌上了,真是好烟啊,味道怎么就那么香呢。红艳艳的烟盒里只少了一根。还规规矩矩的给我点上,你苏老师有过这样的待遇吗。哈哈哈,还是这班主任当得不亏,要不还不被小苏笑话死。

    唉~~。曹老师这边美着不要紧,可是,可是,你房间的大门是开着的啊。而肖尧一贯就是不拘小节,也没想到那么多,从老师手里接过烟,直接划火点上了,还跑到里面把曹老师洗脚用的小凳子拿出来坐上了。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