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蹉跎惘少 第二章 一只口琴惹风波

时间:2017-12-04作者:三秋堂

    当肖尧晨练结束,回到班级教室准备上课时,在初三班级里正上演着场与他有关的争吵。

    “郭峰,你手里的口琴是肖尧的吧?”在初三(1)班班上,金明看到郭峰手里玩弄的口琴,毫不客气的指出来。他和肖尧,相处较好,他俩都喜欢在晚上,到学校后面的大操场锻炼身体,有时也相互切磋。才互相认识的。肖尧经常在锻炼结束后,就坐在一边吹口琴,所以他认识肖尧的这把口琴。而且他也知道,郭峰不会吹口琴。

    “你说是就是啊?就是又咋样?他肖尧再厉害 ,还能说我这口琴就是他的?他不就会拳吗?那也就是半个练家子,别人怕他,我才不怕呢。有本事你就叫他来找我要,看他有没有那个胆子。”

    “你别张狂,他有依仗会拳,欺负过同学吗?你人不做做鬼,偷人家东西还有嘴讲,到时候看你怎么交代。”

    “我交代得着吗我,这口琴人家卖给他,就不卖给我吗!我是不会吹,但我就不能买个口琴学啊。难道他所有的东西,别人都不能有一样的?你别在那叽叽歪歪的。有本事你就去告状,我等着。”

    “我告状?,我是劝告你,如果你真是偷他的,我希望,你还是从哪里拿来的,还送回哪里去,这样大家都不失面子。再说了,你和肖尧也是同校同学,你偷他的东西,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要是让老师知道了,你名誉上也损失不起。”

    “你就别在那装好人了,我还不知道你?不过是想找个借口,去巴结他罢了。告诉老师?他会那么做吗?他要是真那样做了,我还就真瞧不起他。反正现在口琴在我手里,有什么招就使出来,我接着就是。”

    “好,那你到时候可别后悔,肖尧不惹事,可从来也不怕事。我也不是喜欢打小报告的人,但是今天这事,我必须得管,怎么说,肖尧也是我的朋友。我不能装不知道,我要是装样,也就说明我金明太不够处了。”说完,金明转身走出了教室的门。

    晚饭后的学校大操场,格外的热闹。

    操场上,最原始的土跑道,围成一圈,跑道中间,本色的两个篮球架,孤零零的各据一边。不远处的乡村,有许多的屋顶,冒出了淡淡的青烟,轻云直上,似乎与蓝天上的白云连成一体。四周农田里的油菜花,正是盛开季节,在学校的周围,形成了一个黄色的花的海洋。

    思路中学,就像一艘荡漾在花海中的巨轮,满载着中学年级的莘莘学子,在知识的海洋中,肆意吸取。各个年级的住校生,吃完晚饭后,都喜欢来操场上散步锻炼。一边消化着刚吃完的食物,一边利用课余时间和同学交流一下,聊聊各自的学习和生活。

    喜欢打球的同学,不分年级,不管大小,合伙从体育老师那借来篮球,在球场上玩得是热火朝天,球场边上,不出意外的围坐着许多同学。有初中的,有高中的,有男同学,也有女同学,他们都为了各自班级的同学在加油,在呐喊。没有裁判,也没有人计分。就这样抢球、传球、投篮。围观的同学,为每一个进球欢呼跳跃。跑道上,不多的几个同学在慢跑,刚吃完饭,是不能做剧烈运动的。跑道外围,有许多现在称之为学霸的,在那芬芳的花香中,孜孜不倦,刻苦用功。他们不时被欢呼声惊起,抬起迷茫的眼睛,看看篮球场,没有抱怨,摇摇头,继续沉迷于书的世界。这完全符合校园的宗旨: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这才体现出: 青春年少真美好,中学时光最美妙。

    “肖尧,给你毛巾,擦把汗。”看到肖尧从球场里走过来,一个美丽的女生,羞涩的递过一条雪白干净的毛巾。

    “不用了,我身上太脏,用你这毛巾一擦,这毛巾就脏的洗不出来了,我还是用我自己衣服擦擦算了。黄莉,你找我有事?”说完,也不等黄莉再说话,拽起汗衫,两手捧着就在脸上胡乱擦了起来。由于肖尧是从肚子前面拽起来擦得,整个前胸都完全暴露在黄莉面前。那两块发达的胸肌、六块整齐的腹肌,看的黄莉满面羞红。

    黄莉不满的撅起来嘴,美丽的杏眼白了肖尧一下:“是嫌弃我的毛巾不干净,还是怕别人说闲话?

    “那个不是,都不是,我就是怕把你那雪白的毛巾给弄黑了,你那么爱干净,到时候还不洗累死你啊。不过,你下次要是拿个旧点的,或者颜色深点的,我就敢用了。”

    “美的你,还想下次?今天我只不过是洗完衣服,顺便来看看,遇上罢了。下次你找王佳佳给你吧。”说完转过身,端起脸盆,扭着芊芊细腰,慢慢向着女生宿舍走去。这时,金明走了过来:

    “肖尧,不打球了吗?”

    “嗯,你有事?我们去那边。”

    肖尧一边说着,一边和金明向跑道外围草地走去,然后一屁股做到草地上,从裤兜里摸出一包香烟,拿出火柴,划了一下没着,又拿出一根划着了,点燃烟卷,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浓浓的烟雾,很是舒坦的问道:

    “啥事?看你那么的庄重,一脸的严肃。”

    “你丢东西了吗?”

    “丢东西?我出来打球,就带了香烟和火柴,现在你都看见了,啥也不缺。”肖尧嬉笑着。

    “我和你说的是认真的,你还嬉皮笑脸的,我过来的时候,在心里都挣扎了好久,如果不是我们俩的关系,怎么着我也不来问你,你还不知好歹,好心当做驴肝肺。”

    “怎么回事?我招你惹你了?你跑来莫名其妙的问我可丢东西了,我真没丢东西啊,你看你,一脸长得跟教育似的。教导主任该给你当了。”

    金明非常的郁闷,而肖尧随口吐出几个烟圈,很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你真没丢东西?你除了学习之外,最喜欢的东西在哪?别说你丢家里了啊。”金明怀疑的问道。 “檀木棍,在寝室床边上靠着呢,我当时想带来耍耍棍术,后来张得建喊我打球,我就直接拿了香烟火柴就来了。”

    “还有呢?小东西。”金明提示道。

    “口琴吗?你是说我丢了口琴?不会的,这几天我没时间吹,就放在箱子里。还是朱夕焕拿去帮我洗干净,放进去的。我亲眼看见的。”

    肖尧很肯定的确认。

    “那好,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口琴还在不在。”蹉跎惘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