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至强狂兵 第六百四十一章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时间:2018-05-22作者:金兴利

    秦浩霸道又无情的离开,邓如凤怒视着扁正阳,质问道“扁正阳,你为何要背叛我?”

    扁正阳讥讽中略带苦涩道“背叛的人是你不是我,你忘了我不但是癌症专家,还是一名药剂师,那点迷幻药,能逃过我的眼睛?”

    邓如凤脸色一变,惊呼道“那一夜,你是装的?”

    “不错,我不装,如何能识破你的真面目,如何能让自己死心。邓小姐,妥协吧,你斗不过秦浩的。”

    扁正阳留下最后一句真诚的劝告,转身离去。邓如凤脸色变了变,心里突然一疼,意识到失去了什么。

    “扁正阳,你给我站住。正阳,你站住,你听我解释!”愣在原地十多秒后,邓如凤突然拔腿追出去。

    楼下,邓如凤从后面抱住扁正阳,焦急、自责、后悔的快速道“正阳,我错了,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不该太贪婪,我立即按照秦浩的话去做,交出所有股权,你原谅我好吗?”

    “我给过你机会,如风,我们并不适合,放手吧。”扁正阳用力拉开腹部的双手,快步离去。

    “不……正阳,别离开我,正阳……啊……”

    邓如凤泪眼婆娑,追着扁正阳,谁知脚下一滑,高跟鞋扭断了鞋跟,摔在地上。

    前面,邓如凤的惨叫声,让扁正阳脚步一顿,但扁正阳强忍着回头的冲动,加快速度离去。

    “正阳,别离开我,我知道错了。正阳,你留下,我马上带你回家,举行婚礼,正阳……”

    人啊,总要失去才知道后悔。虽然两人的交往完全是秦浩搞的鬼,但扁正阳对邓如凤是一片真心,奔着结婚的目的和她交往,但,邓如凤的一次次,将扁正阳的心都伤透了。

    “正阳,我错了,求你别离开我。”摔在地上的邓如凤,稚嫩的手上流着鲜血,一双忧伤、愧疚的眼睛,被泪水淹没。

    扁正阳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今天的首都天气本就不好。或许是上天都在嘲讽邓如凤活该,乌云压顶,雷声阵阵中,居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正阳,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别离开我,正阳……”大雨倾盆中,邓如凤却无动于衷,看着别墅区出口,艰难的向前爬。

    她的足踝,已经成青紫色,应该是关节脱臼了。一身家居短裙,在污水之中紧贴身体,狼狈至极。

    别墅区外,秦浩陪着扁正阳站在雨下,嘴里的香烟已经被雨水打湿,模糊的视线中,看着邓如凤往这面爬。扁正阳脸色不变,但眉宇间的心疼,又怎么瞒得住秦浩。

    “她应该是知道错了。”秦浩拍拍他的肩,他对邓如凤留一线,何尝不是给两人之间的交往留一线。

    “路是自己选的,跪着也要走完。”

    扁正阳喃喃一声,他的双脚,不止一次忍不住想要冲到邓如凤身边,将她拥入怀里。但他不能,大部分人,都不会给同一人伤害自己两次的机会,扁正阳已经给了邓如凤两次。再给一次,他都看不起自己。

    独狼坐在车里,他不解。爱情,真的那么刻苦铭心么?独狼至今还是单身,与他对爱情无感有一定关系。

    再好的感情,也经不住辜负和欺骗。现实中多少刻骨铭心的爱情,吵闹、欺骗、辜负,最后给做没了。

    我以为你不会走,你以为我会挽留。很多时候,我们在陌生人面前呈现自己懦弱的一面,却将强大的自尊心留给爱人。

    爱情是什么?这个问题,恐怕就是精研情感问题一生的老专家都无法解释得全面。

    但,爱情,容不得欺骗、背叛、辜负,这是肯定的。

    大雨倾盆,院落距离外面不到两百米,却仿佛一道比宇宙还要广阔的隔阂,让他们彼此相望,却遥不可及。

    “正阳,我的男人,如风知道错了,求求你别离开我,我求你了。”

    邓如凤已经忘记了知觉,不顾手掌的破皮,被磨破的膝盖,麻木的往前爬。数次想要站起,却因为足踝脱臼,一次次摔倒在地。那一声声惨叫,就向冰冷的刀子,刺在扁正阳心脏上。

    “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秦浩叹息一声,他现在才发现,自己是何等的幸运,几个女人之间虽然有争论,但相处融洽,在大事上,谁也不拖后腿,全力支持他。

    扁正阳双拳紧握,紧咬的嘴唇已经渗出了鲜血。爱情,难道真要相爱相杀吗?

    “我们走!”扁正阳冷哼一声,转身进如车里。

    秦浩甩了甩头发上的水,故意拖延了一会才回到车里。

    “开车!”秦浩一上车,扁正阳冷漠的命令独狼。但,他的眼睛去看着别墅入口。

    从小娇生惯养的邓如凤,今天绝对是她自出生以来最艰难,最辛苦的一天。终于,她爬出了院落。

    “正阳,不……正阳,你别走,正阳……”

    刚爬出门,车子刚好启动,邓如凤看到,希望湿透的扁正阳,从车窗里,冷漠的眼神,让她非常陌生。

    “正阳,不……正阳……正阳……”

    邓如凤的嘶声力竭并没有让大雨中的车子停下,她的诚心忏悔并没有让老天帮她一次。

    “正阳,我错了,你别走,求求你别走……啊……”

    尾灯,最终在大雨中消失,邓如凤大哭,脸上的泪水混合着雨水,让人心疼至极。

    拳头捶打着地面,皮肤已破,鲜血被大雨冲刷着,门卫室里的保安,这才打着伞出来。

    “小姐,小姐,我扶你起来吧,那样的男人,值不得你珍惜。”保安本是好意,但现在的邓如凤,怎么听得了别人说扁正阳不好。

    “我不允许你说他,给我走,走啊,快走……”邓如凤绝不是不领情,人性就是这样。

    任何一个人,在失恋后,他(她)能尽情的骂对方,但他(她)绝不允许其他人说对方的不是。

    “小姐,你怎么这么不领情呢,那个男人,刚才一直站在这里,如果他是个有良心的人,他早过去扶你了。”

    “什么,他一直站在这里?正阳,正阳,你还爱着我对不对……”邓如凤喜极而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