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至强狂兵 第六章 欺人太甚

时间:2017-12-04作者:金兴利

    ,!

    “衅啊,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母子两在病床前陪着秦天,自从秦浩十六岁参军到现在,十二个年头,一家人聚少离多,父母,都希望儿女陪伴在膝下。秦浩又是老秦家的独苗,两老更是如此了。

    “妈,我不走了,以后我就陪在你们身边,以后我好好孝顺你们。”

    秦浩露出个纯真的笑容,这才是真实的他,只有在敌人面前,他才会露出獠牙。

    中途李翠花回去了一趟,做了饭菜送到医院里,回来时,秦天已醒了。阔别近四年的饭,就在医院里。

    “衅,做人千万要善良。你看那王警官,中午对我们使坏,这不,遭报应了,刚才正好送医院,啧啧,真够惨的,也不知是谁居然敢把警察打成那样。”

    李翠花孜孜不倦的教诲,秦浩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等李翠花收拾碗筷去清洗后,秦天才沉声问道“你把人家打了会不会有事?”

    “放心吧爸,那家伙敢收黑钱,就该有此报应,你安兴养伤,其他的你不用担心。”

    秦浩就知道瞒不过父亲,父亲看上去是老实人,但他心里什么都明白着呢。只不过阅历丰富的他,一向韬光养晦,别人还以为他就是一个老实人。

    “你是我的儿子,但你做事不像我,你要记住,一时隐忍只是为了将来更好的反击。”秦天意有所指,秦浩微微一愣,难道父亲猜到了什么。

    “爸,我记住了。”

    秦浩点点头,聊了一会,秦天就睡了,麻醉的后遗症就过去了。秦浩拉着父亲的手,眼中愧疚不已。他知道父亲肯定知道些什么了,但具体的应该不知道。

    一直以来,秦浩都是大院中的骄傲,老一辈的人,是经历过贫苦的,在他们看来,报效国家是最高的荣誉。而整个大院,就秦浩一人去当兵。

    华夏的义务兵是三年,而秦浩一去就是十二年,这让两老十分骄傲。邻居教育孩子,则总是拿秦浩来做榜样。自己退役了,还是因违法而退役,父亲肯定非常失望。

    另外的病房中,王警官已经挂着针水。一脸神色怨毒的发了条短信给张万里,一看这表情,就知道他还没有吸取教训。

    秦浩留下来守夜,打来开水正要帮父亲擦身上时,父亲的电话响了。

    “啊,你们这些天杀的,你要不能这样啊。喂,老秦啊,我们家被砸了,你让衅快报警啊。”

    秦天一接起电话,李翠花惨叫的声音就传来。隔着听筒,秦浩都能想象到家里发生了什么。

    “爸,你先休息,我回去看看,暂时别报警。”秦浩不等秦天挂了电话就冲出了病房。

    “无论你有多高的背景,多大的后台,你们都要为你们的愚蠢付出代价。”

    在军队的那些年,秦浩守护的是国,而他现在要守护的是家。他庆幸自己是今天回来,否则还不知道父母会受到什么样的欺辱。

    他不想去知道王警官的后台是谁,也不想知道张万里的背景有多大,他只知道,欺负他的家人就绝不可饶恕。秦浩连电梯都来不及等,十几层楼的楼梯,他仅了一分钟就跑到一楼。

    病房中,秦天想了想觉得不妥,还是打电话报了警,有事找警察,这是深入普通老百姓骨髓的共识。可他不知道,这一切的事情,都是那个姓王的警察惹出来的。

    李建仁跑到家时,打砸的人已经离开了,只有李翠花坐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喊,邻居们在一旁安慰着。整个家里,所有家具被打砸报废,门上还被喷了一些侮辱性的大字。

    “妈,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妈。”秦浩眼泪都快掉下来,拉着母亲的手焦急不已。

    “衅啊,那些天杀的,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啊,我们从没有得罪人啊,他们怎么能这么坏啊。他们欺人太甚啊。”

    这些打砸坏的家具中,很多都是当初二老结婚时置办的,纪念意义已经远超本身的价值所在。

    “妈,只要你没有伤到就好,家具没了我们换新的,走,我带你去医院。叔叔婶婶们,谢谢你们了,如果他们还来,请你们不要和他们计较,给我爸打电话就行。”秦浩不容拒绝的背起母亲就往外走。

    “衅啊,你安心照顾你爸妈,如果他们再来,我们会通知你们的。”

    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大家都非常同情秦浩家的遭遇,秦浩再次感谢后,就背着母亲向医院飞奔而去。

    秦浩刚走一回,警察就来了。邻居你一言我一语,把经过说了一遍,民警拍了一些照片后就离开了。

    李翠花主要是惊吓过度,并没有受伤,在秦浩的强烈要求下,李翠花也住院了,二老同住一个病房。安排好了二老,秦浩刚要出门,警察就找上来了。

    陈梓萌,刚入警队一年多,治安案子破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因是不多得的大美女,被评为云阳市的警花。陈梓萌和两名男警察刚好拦住秦浩的去路,秦浩现在对警察的印象坏到了极点。被拦了路,火气顿时就上来了。

    “警察什么时候也学会流氓那一套了,给我让开。”

    “喂,你怎么说话呢,走廊那么宽,我怎么就拦你了。还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梓萌也怒了,在她负责的片区,居然有人敢大白天进入死宅打砸,这是在挑战警队的权威。陈梓萌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这还没有见到受害者,就被冤枉一通,怒火自然就上来了。

    “我哪只眼睛都看到了,你最好马上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秦浩今天怒火不断累积,甚至已经快要淹没他的理智。眼中的寒芒一扫,陈梓萌心里一寒,有种被野兽盯上的错觉。但,她可是正规警校毕业的,又是格斗高手,秦浩的寒芒反而激起她的怒意。不甘示弱的瞪着秦浩,两人的视线刚好对齐,炸出危险的叙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