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猎杀者游戏 第二十五章:审判开始

时间:2019-10-02作者:奇冬

    “你就去吧。”赵森一个不留神,就不知道被谁给推了出去,回头一看,孙宇凡在他后面目光涣散,直翻白眼。

    “我次奥……”赵森瞪着孙宇凡眼珠子都快要蹦出来了。

    无奈,既然已经被孙宇凡给推了出来,所以赵森硬着头皮走到了通风口,仔细检查起来。

    刘凤也想前去检查,却被钱龙阻断了前去的道路。

    “你什么意思?不让我看?还是你心里有鬼不敢让我去看?”刘凤此刻的情绪稍显有些激动,嗓门有些偏大。

    “啊……”

    赵森刚扒在通风口,就受到惊吓大喊一声,受到惊吓整个身子失去平衡,连续后退两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果然有问题吗?”

    刘凤强行通过钱龙,在能阻拦的情况下,钱龙并没有强制性阻止刘凤的动作,反而让其轻松穿过。

    其他人也都目光如炬,盯着摔倒的赵森,还有那幽暗的通风口,感觉里面会随时爬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

    “看来我信对人了。”钱龙布满内心的阴霾似乎终于得到驱逐,露出灿烂的笑容。

    刘凤刚靠近通风口,就清晰的听到通风口内传出不均与的摩擦声,顿时表神情骤变,额头顿时布满汗珠。

    “哇……”

    就在众人屏住呼吸的那一刻,忽的,李天然的脑袋从通风口猛然探出,众人见后都面露惊色。

    “别光看着啊,快拉我出来,再不然里面的证据就要被我蹭掉了。”李天然伸出一只手,寻求帮助,同时身体使劲的靠着通风口的其中一边,生怕碰到另外一边。

    刘凤看到李天然的囧态,没有直接帮忙,还阻止了上前想要拽出李天然的孙宇凡“别动,李天然,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要找出杀人犯杀人的铁证啊。w..”李天然嘴角上扬,一副洞察秋毫已然明了谁是真正杀人犯的姿态,笔直的盯着刘凤。

    “是吗?谁知道你是不是贼喊捉贼,钻到洞内不定只是想清除一些犯罪证据而已。”刘凤就这么把锅嫁接到李天然的头上。

    “这个嘛,嗯,喂,余多,能够证明真正杀人犯的铁证可在我这儿,你可以帮我一下吗?可以搭把手吗?”李天然既没让同仇敌忾的孙宇凡帮忙,也没让光靠威慑力就能力压他人的钱龙帮忙,而是让现在可能是房间内最危险的余多帮助自己,而余多的目光早已聚集在李天然的身上。

    “躲开。”

    余多手握尼泊尔,走到刘凤身边,目露凶光,声音低沉道。无疑,现在余多是在场所有人里面最危险的一个。

    看着余多手里那把沾满钱龙鲜血的尼泊尔,刘凤头皮一麻,没再多话,面目狰狞,眼睁睁看着余多将李天然从通风口内拽出。

    “哎~谢谢。”

    李天然弹了弹身上的灰尘,余多一眼就看到李天然的似乎兜里还揣着什么东西,鼓鼓囊囊的,但是余多现在更想知道的是李天然口中所的真正杀人犯,到底是谁。

    时间被一拖再拖,转眼一个时的时间转瞬即逝,走廊内再次传来声音“禁止投票时间已满,各位选手如果有一致认为的嫌疑人可再次投票。”

    “再投,再投,认为杀人犯是钱龙的轻到我这边。”刘凤急忙开始进行投票,甚至连刚才通李天然大吵一架的李天然也抱有期待能与自己同队。

    余多邱尚龙不出所料,认为钱龙就是真凶,但是有个人却迟迟未动,那就是赵森,刘凤以为赵森也一样会站到他们这队。

    刘凤以为赵森没听清自己什么,又将之前的话一对一的对赵森了一遍,赵森依旧无动于衷。w..

    “那,同意刘凤是杀人犯的……”李天然目光顿时变得十分阴冷,盯着刘凤“请站到我这边。”

    剩余的人全都站到李天然身边,包括赵森。

    “你是疯了吗?刚才钱龙可是差点杀了你啊。”刘凤愤愤不平,恨不得将赵森拽到自己的队伍中。

    所有人对刘凤的行为瞬间起疑,倒也合乎常理,因为这个时候能多拉一个人到自己的队伍中,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毕竟职业区分的很明显,法官首先不能死,所以在剩余的人中间肯定有一个人是法官,如果法官是站在自己对立面,而自己这边都是平民,没有什么话语权,那么等会审判的时候,对面无疑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而李天然种种行为足以间接证明他的职业,不是警察,就是侦探,律师虽然也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但是法官,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而现在法官是谁现在根本就不明确。

    “所以李天然,你认为谁是杀人犯,如果没有一个可以投票的人选,可能又要等一个时。”刘凤非常着急,似乎一刻也等不下去。

    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李天然的身上,等待他的回答,这是关乎所有人安危的回答,如果李天然没有明确的怀疑目标,那么这一轮只能再次进入时间刷新。

    “我怀疑?不,其实,我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谁是真正的杀人犯了。”李天然扫视在场的所有人,自信的道。

    同时,所有人都无比惊讶的看向李天然,等待他亲口出他怀疑的目标。

    “其实真正的杀人犯,就是你,刘凤。”李天然指着刘凤,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从李天然的身上转移,十分震惊的看向刘凤。

    而余多此时那能吃人的视线也直勾勾的盯着刘凤,似乎在等待刘凤的解释。

    看到余多那满眼血丝的眼珠直直盯着自己,刘凤也不免感到恐惧,脸颊顿时一抽搐,想要解释却又欲言又止,只能把那股恐惧朝着李天然发泄“李天然,你别胡八道,我怎么可能是杀人犯,我……”

    刘凤的话没完,所有人就再次听到那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声音“请问还有其他需要投票的吗?”

    所有人都保持安静,所有人都已经默认真正杀人犯就在这两人之中。

    “开庭,审判。”声音再度响起。

    “请侦探站出,推断案件过程。”声音再次响起,所有人互相观察,等待侦探站出来推理案件。

    “终于可以不用藏着噎着了,啊啊。”李天然振奋的大叫一声,窜到人前。

    原本李天然以为自己出列之后其他人都会很吃惊,可在场所有人都没表现的很惊讶,倒是异常的平静。

    “你们难道不觉得惊讶吗?”李天然满怀期待想要看到其他人惊讶的样子,但是似乎没有一个人觉得惊讶,顿时李天然感觉有些尴尬,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喊出的声音非常傻。

    “我一直好奇,那个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从第二关就是,连个音响的都没有,就像直接传入到我们大脑里一样。”

    李天然满怀好奇的看了一眼众人,希望听到一些有关声音的解释。

    “你的没错,这个声音虽然听上去是从外面传入耳朵,但是确实是直接传送到我们大脑里的,只是我们没有办法辨别而已,以前的玩家为其命名脑音,后来在dark 注册的玩家论坛就流传出这么个名字。”钱龙主动为李天然解释声音的来源。

    “你们一直所的那个dark 到底是……”李天然一直想问都不得已时间,刚开口,那个被称为脑音的东西打断。

    脑音再次向大脑传入声音“同意刘凤是杀人犯的居多,所以以刘凤作为第一嫌疑人,请律师尽快决定立场。”

    两个律师一旦决定自己的立场,肯定必有一死,可到现在都不知道律师到底是谁。

    此时,张权举手道“我选择诉讼方。”

    看到张权举手,李天然心中跟吃了颗定心丸一般,没想到张权居然是律师,而且还选择诉讼方,那就是跟自己站在同一阵列了。

    李天然激动的看着张权,他一直只顾着调查杀人犯,甚至心底还怀疑过张权,却怎么都没想到张权居然是律师。

    “一方律师已决定位置,请剩余的律师确定。”脑音。

    此时,余多低声道“我还有的选吗?”

    “那么开始第一轮的审判。”随着脑音的声音再次传入大脑,现场的气愤瞬间变得格外凝重,这场自相残杀的争辩赛,正式开始。

    “李天然啊李天然,你知不知道你的决定已经把所有人都害死了?”

    刘凤愤怒道,神情无奈,悲伤至极。

    可是李天然倒显得很是自信,从兜掏出了一个东西“刘凤,你看看,这是什么?”

    所有人都看向李天然手里的东西,他拿着的居然是一张带有缺口的白纸,还有一个玻璃茶杯。

    “这、还是东西?”刘凤眉毛一挑,话瞬间有点紧张。

    “这个?”李天然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东西 ,嘴角微翘,笑道“这当然是你杀人的证据啊,杀害第一个张雷时,留下的证据。”提到张雷时,李天然的声调突然变得十分悲伤。

    “张雷死的时候,他可是在胡婷的温柔乡中,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根本就没有时间犯案。”余多作为辩护律师,提出了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听到余多居然还有理智为自己辩解,刘凤瞬间投以感激的目光。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猎杀者游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