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权门妃 第一百三十二章 当初

时间:2019-11-16作者:芒果汁

    没错,这个丫鬟正是萍姨娘所扮。 href="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s://www.xianni.</a></a>

    海棠院这两日里,守备越发的森严了。

    苏皖算着萍姨娘该来找自己了,只是不知道萍姨娘会怎么不惹人怀疑的来见自己,没成想,这便见到了。

    “五小姐好眼神,这便认出了妾”萍姨娘谦恭的说道。

    “你故意将手给我看,不就是在提示我”苏皖说道。

    那样的一双手,看着固然是适合做针线活。

    可未免嫩了些。

    ‘寒暄’两句后,两人很快进入主题。

    “五小姐,妾今日应约前来,您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萍姨娘坦然说道。

    这态度倒是很爽利。

    “我想知道的,你都能说、敢说?”苏皖问道。

    萍姨娘沉默了片刻。

    “只要五小姐肯放过二少爷”萍姨娘说道。

    二少爷,五小姐,这称呼让苏皖不禁感叹,这个时代背景下,与人为妾是怎么样的一种卑微。

    苏德是萍姨娘的亲子,萍姨娘却只能称呼一声‘二少爷’。

    “看来我早就该去祖母那里闹上一回,不然不知何时才能等到你来”苏皖说道。

    今日萍姨娘主动前来,说的好听是应约前来,实则是被苏皖逼迫。

    苏皖昨日交代林嬷嬷去老夫人的院子里,借着苏皖的名头‘闹了一回’,再次提及处理苏德的事情,明确表示对苏德现状的不满。

    之后,还让林嬷嬷顺道去关着苏德的地方,又闹了一通,摆明了不肯善罢甘休。

    苏皖知道,这些休息,萍姨娘自有渠道知晓。

    “是妾的不是”萍姨娘谦卑的说道。

    “你不必做出这样的姿态”苏皖直言说道。

    虽然今天才第二次见面,可从萍姨娘能这么快从老夫人那里得到消息便能看出,这个女人,绝对没有她表现出来的无害。

    “我娘的事,你知道多少?”苏皖问道。

    “妾不幸知道一些”萍姨娘忽然自嘲说道。

    若不是知道一些,如何这些年都被禁锢在自己的院子里,苏仲宇极少踏足她的院子,连唯一的儿子也甚少相见。

    ‘不幸’二字,何其悲也,何其真实。

    有关陆姝的事情,苏家上下知道的人不多,排除外在的因素,也和陆姝在苏家存在的时间短有关系。

    进府没多久就有了身孕,之后难产而死,中间不过大半年的时间。

    可就在这大半年里,二房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让苏家上下都讳莫如深。

    只留下一个海棠园,以及海棠园里的苏皖。

    “您的生母是个性情柔和,容颜过人,只是不知为何,对老爷却极为防备,也甚少离开海棠院,与旁人接触...”

    想起初见陆姝的场景,萍姨娘心中满是艳羡。

    那样美丽的人,通身的气质更是没有辜负自身的容貌。

    萍姨娘羡慕陆姝的美,却提不起半点嫉妒之心。

    因为即便她不是奴婢出身,不是与人为妾,也不可能拥有陆姝那样的美。

    同时,她也从未见陆姝笑过,这是陆姝留给她的遗憾。

    “具体许多情况,妾没有资格知晓,也不敢知晓,只知道您生母难产,似是与二夫人有关,也与...”

    说到这里,萍姨娘停顿了好一会儿。

    苏皖没有催促,静静的等着。

    “若是妾没有猜错,您的生母难产,怕也同她自己有关...”

    陆姝来到苏家之后,苏仲宇费了许多心思,想让陆姝接受自己的身份,为此做了许多事。

    其中就包括,让萍姨娘来讨好安抚陆姝。

    由此也可见,萍姨娘当初是很得苏仲宇喜欢的,才会觉得萍姨娘可以起作用。

    事实上,萍姨娘也没有辜负苏仲宇的期待。

    拜访海棠院几次之后,陆姝就表现的没有那么排斥萍姨娘了。

    之后苏仲宇更是恨不得让萍姨娘日日陪着陆姝。

    因为接触的机会多,萍姨娘渐渐察觉到,陆姝在海棠院住着,心里必然是痛苦的。

    唯一支撑着陆姝的,便是肚子里的孩子。

    “陆姑娘一直期待着五小姐的降生,只有谈及您,脸上才会露出些柔和的神情”萍姨娘微笑着说道。

    陆姑娘,这个称呼很有意思。

    “你方才说,我娘难产,同她自己有关是什么意思?”苏皖问道。

    既然这样期待她的降生,为何萍姨娘会暗示,陆姝是有意难产。

    萍姨娘摇了摇头。

    “妾不知,只晓得您降生前一个月,陆姑娘曾动过一次胎气,很严重,之后的一个月,陆姑娘便不肯再见任何人,海棠院大门紧闭,除了丫鬟婆子,便只有大夫进出”萍姨娘说道。

    “我父亲也不能吗?”苏皖问道。

    “是,直到一个月后,陆姑娘难产而死,只留下了您,妾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说到这里,萍姨娘仿佛松了口气,也仿佛浑身力气用尽,有些疲惫的坐在椅子上。

    苏皖点点头。

    “你走吧,二哥的事,我不会再插手,只是他做过的事,该承担责任还是要承担”苏皖说道。

    犯了错,不可能不受罚。

    可即便如此,萍姨娘也感激的点了点头。

    “如此便够了”萍姨娘说道。

    苏皖不插手就够了,其他的,苏德是二房唯一的男丁,无论如何不会伤筋动骨。

    “二少爷对当初的事有些误解,想岔了,这才做了些不对的事,往后,妾会好好同他说明白”萍姨娘说道。

    “你的消息确实灵通”苏皖说道。

    从萍姨娘的话可以听出,萍姨娘很清楚苏德做了什么事。

    可这些事,分明是低调处理,消息不可外传的。

    “妾是苏家的家生子,一辈子都活在府里,自然有自己的法子,知道些想知道的,能知道的”萍姨娘坦然说道。

    苏皖又一次陷入深思,她的生母陆姝,究竟是什么人。

    听萍姨娘所说,进入苏家显然不是自愿。

    这边罢了,只当苏仲宇强行纳了陆姝进府。

    但之后的难产,极有可能和当初二房的主母有关,陆姝则是顺势而为,故意让自己难产而死。

    说实话,苏皖觉得,陆姝死了,当初的二夫人该偿命。

    但这是古代啊,当初的二夫人如何了。

    “当初的二夫人呢?”苏皖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