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级大哥大 第三百六十章:激变

时间:2018-04-30作者:脸比墙厚

    ,精彩小说免费!

    张小道来到病患隔离区,这里没有人管理,所有的病患在这里坐这等死,哀鸿遍野尸骸无人收拾,所有人都坐在地上等待死亡的到来。

    张小道随便选择了一个病患,将其沾染瘟疫的细胞全数剥落交给五名医者。

    五名医者得到单独的细胞,就和张小道告辞离开,他们要在自己的地方分析细胞中的瘟疫之谜。

    张小道看这等死的众人,只能用冰霜缓解他们解体时的灼烧。

    这种瘟疫,就连绝对的低温都无法抑制,不然张小道可以把他们冰封起来等待解药出世的那一刻。

    完后几天,张小道按理巡视各大庇护所和隔离区,将尸体集体焚烧掩埋。而这几天一股邪说兴起,说瘟疫是张小道释放。

    目的是依靠这场瘟疫来收拢人心,传的是煞有介事,传递者就是当初从张小道手中获得细胞的五名医者。

    他们回到研究基地剖析瘟疫细胞时,竟然在核心处发现属于张小道的血脉气息,这就宛如是铁证,把张小道推到风口浪尖。

    纵使张小道百般辩解也无用,就干脆不再辩解,只是尽可能的救助更多病患。

    而这个世界能拥有张小道血脉的只有两个人。

    张小仙和张诗诗。

    张小道不希望是他们任何一人,他和张小仙二者之间必有一战,所以张小仙的嫌疑最大,可自从回到大陆后,张小仙就一直密而不出,甚至是当初追随过他的暗族都不知道张小仙迹象。

    张小道满世界也找不到张小仙所在,所以确信瘟疫就是张小仙制作和释放,为的是什么就不知道,或者是希望把所有生灵全数杀死,再自己创造吧,毕竟现在的大陆是出自他的手,就相当于创世主。

    在家...用过午餐,张小道说:“我们搬到九霄去吧。人间现在乌烟瘴气。”

    “可是诗诗还没回来。”郑婵玉说。

    “放心吧,她修为是金仙,不会感染七日殇。”

    “这..我还是不放心。”

    “师尊,师尊。”张寒过来,“师尊。”

    “小寒,怎么了?有诗诗的消息吗?”

    “暂时没有,师尊,我来此是想问你一件事情。”张寒剑眉微蹙,张念道三日前感染瘟疫,如今全身都是水肿的痘子,每日忍受非凡的灼烧苦火,纵然张寒是鬼圣,也无法帮助爱子痊愈。

    “何事?”张小道问。

    “瘟疫。是否真由您释放?”它是鬼圣,和张小道一样可以剥离病患的细胞,它在细胞中分明闻到最熟悉的味道,就是张小道血脉的味道,如果不是他还能是谁?

    张小道说:“公道自在人心。我不知道瘟疫为何有我的气息,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

    “我...师尊。我...不敢相信任何人。”说话时,张寒抽出长剑,“师尊,交出解药,我不想,师徒二人短兵相接。”

    “糊涂,不要让奸人奸计得逞。”张小道脸色微寒,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四族中,目前张寒和黄雪儿各管自己的族名,暗族是暗王,人族是人皇。

    除了暗王和人皇和张小道不熟悉外,其余二人都是至亲的人,张寒更是臻至鬼圣行列,为天下之绝颠。

    “小道,你我夫妻二人,我对你的味道很熟悉。”黄雪儿此时亦是上门讨要说法,现在至亲反目,张小道心都在滴血。

    “我张小道一生磊落,没必要施展如此邪法。”

    “再给我几日时间,我一顶找到解药。”

    张寒狂啸:“等不了了,我儿还有四天生命。师尊...求您了。”

    “小寒..既然你这么想,那就一战吧。把你打退,我才有时间和精力去找寻解药。”

    人间双圣隔空对峙,当张小道出剑的那一刻,变数陡然发生。

    他出剑时会大量吸收天地灵气,他就仿佛是巨大的海绵,可是这一次,他尽然把瘟疫也给吸收到了身体里面,他这一吸,方圆千里的瘟疫病毒全然进入他体内。

    他功体猛然一顿,身体本是一块无暇美玉,可是现在侵染了污垢:“为何?”张小道一愣。

    “你还说不是你。”张寒红眼咬牙,“如果你现在收拢瘟疫,我还认你这个师父。”

    这一次真的是有理也说不清楚了,张小道咬牙,这是一个局,一个针对自己的无上大局,如果自己尽收瘟疫,不光坐实自己是始作俑者,而且自己的功体也会被侵蚀殆尽。

    可是看众生受苦,他妥协了。

    把剑收回脊骨,长叹一声:“罢了,罢了。哈哈...”

    凄然一笑,道尽一生英雄,飞天而起凌驾大陆之上,双手摊开尽皆吸纳可怕毒气,就见大陆升起一层墨色云雾,以张小道为中心翻滚旋转,就好似一条坠下来的银河绚烂多姿。

    “啊...”张小道身体黑中透绿,功体一再受到污染,如今早已跌下圣境,修为快速减少,而且瘟疫已经严重侵袭他的神识。

    元神开始枯萎,蚩尤的残魂和盘古的怨念也被掩盖下来。

    当最后一抹瘟疫病毒消失时,他已经不堪重负,重重的落在地面溅起无数尘埃。

    前所未有的压力和倦意涌上心痛。

    ...

    大陆上,本在等死的人都兴奋的看这自己康复的身体,都感谢上苍垂怜。这本是张小道舍己为人的无上功德,却有人放风说这本就是张小道的罪孽,是他制造的瘟疫,否则他又为何可以吸纳。

    甚至拉出张寒。

    张寒彻底相信张小道就是始作俑者,痛心疾首时,也对世人的言语默然认同,直说:“他入了魔道。罪孽,当除。”

    张小道在尘埃躺了三天,身上的毒肿触目惊心,总算是可以活动,勉强站起来看了眼浮肿的双手,很难受的感觉啊,体内气元片刻无存。元神也彻底蒙尘。

    他现在就是一个生命力强健的凡人罢了,就连调息都做不到。

    但他感觉毒肿会慢慢消失,等到有了周转的余地,就可以恢复体质。

    不过,没走多久就被人拦住,他们认出张小道变化的面孔,吵嚷:“凶手。”

    “恶魔。”

    张小道现在虚弱无比,想要反驳,可是...已经...无从辩解。

    被他们锁链加身,铁钩穿过琵琶骨,押往问罪之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