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级大哥大 第三百四十六章:失败

时间:2018-04-30作者:脸比墙厚

    ,精彩小说免费!

    张小道目视四周,透过虚妄看见汹汹的紫色三味火,此火常用于炼药和炼器。

    “此地越来越灼热。”无痕里擦了把脸上的汗水。

    金乌因为是火鸟,还不觉得,但它修行尚浅,依然无法驾驭三味火。

    张小道一甩手,两颗冰晶出现;“把它含在嘴里。”

    金乌和无痕里对视一眼,感觉到手中物体的冰凉,皮肤在丝丝寒意下十分惬意,就卸下防备。

    “冰凰九啸。吟!”张小道化身冰凰,羽翼摧毁虚空,虚空破碎瞬间,滔天大火倾盆而下。

    “三味火...”金乌大骇,眼中露出恐惧。

    张小道连啸九声,三味火被压制下去:“没有扑灭..”张小道心头一颤,此地的异能太过强大,尽然自己一式极招都没有彻底熄灭火焰。

    趁这火焰得到压制,张小道再度施展神通打通此地连接,把金乌和无痕里带出去。

    回到大世界,金乌立马道:“神尊,多谢相救。”

    “无须谢...”

    “冰凰?你是圣尊张小道?”无痕里是人族,知道张小道的本事。

    张小道一展长袍,恢复原本的面貌,看这华美的行宫,一抬手浩然掌气出现,将行宫夷为平地。

    其中的奴仆和石胎全都受到伤害,有一道金色的屏障在灰烟中屹立:“何人袭击行宫。”

    张诗诗的声音震怒无比,带到灰烟散去,看见一座金色大椅,一名鬼族少年端坐齐上,张诗诗在他身边,凤眼含煞。

    “孽障,还不跪下。”张小道踏空而来,愈发张开,好似发怒的雄狮。

    “啊..!”张诗诗先是一愣,然后和张念爱就要跑。

    “跪下。”张小道气势全开,已经御空的张诗诗和张念道从天空跌落,张念道跪在地上咬住牙:“师爷...”

    “王八蛋,你还回来干什么?怎么不死在外面。”张诗诗用手撑地,膝盖就是不着地,因为压力太强,她的嘴角已经溢出鲜血。

    张小道急火攻心都块吐血了,方才如果不是他强行打通通道,就金乌和无痕里二人将会被炼化成药丹。

    “跪下。”张小道语态冷漠,内心极其疼痛,自己的女儿,尽然沦落如此邪道,可恨啊上苍。

    “师爷,放过诗诗。她是想让我脱胎换骨。金乌重天和无痕里是当代同级第一,只要把他们炼化成金丹,我方能改变体质。师爷,您也想看见我好不是吗?”

    张念道雨泪俱下,磕头不断。

    “不要给这种抛妻弃子的混蛋磕头,他不配..”张诗诗还在苦苦支撑。

    闻此言,张小道就觉得心脏中了一剑,疼,比当初被磨灭了身体还要疼。无奈,就算面对祖妖也没有这样的无奈绝望,眼前微微发黑,身姿几欲不稳。

    “念道,把你爹叫过来...马上,立刻。”

    “您别为难诗诗。”

    “滚..”张小道咆哮,音浪轰碎半边天,无穷无尽的狂怒之气让风云变色。

    金乌和无痕里倒在地上抵挡风沙:“好强,这就是曾经无敌的存在吗?”

    “...顶住...”二人相互扶持,抵御狂风。

    张诗诗终于只撑不住,双臂尽断,重重的跪在地上,猛然膝盖也随之破碎:“杀了我吧..杀了我。”

    “诗诗...忏悔。”

    张诗诗冷笑不言。

    “可恶。”张小道心中愧疚,都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张诗诗,现在拉她回头还来得及吗?

    她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

    半日,黄雪儿、刘倩郑婵玉还有张寒都来了。

    看见张小道都喜,可是看见浑身是血跪在地上的张诗诗,又悲又怒。

    “道哥...”刘倩上来。

    “嗯小倩,你们都到了。”

    “小道,你怎么这么对诗诗,再怎么说她也是你女儿!”黄雪儿眉头微皱。

    “哼,她欲要熬炼人为药...我就走了几年,她就如此恶毒,我还没问你们如何管理。”

    “张小道,你有意思说,你有管过这个女儿吗?”郑婵玉泪如雨下,“你一阵天就知道到处跑,到处浪。女儿十四岁,你陪过她几天?你现在说我的不是,你又好的了哪里去。”

    “我...”张小道无话可说,“诗诗,你可愿悔改?”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们是谁。”张诗诗冷漠的说,虽然骨头断裂,虽然父亲就在眼前,可她只是说出这一句话。

    对于这个父亲,张诗诗停留在坐在他肩膀上玩耍的日子,很温暖很美好,可是他不辞而别,一走就是几年。

    他的心中,根本就没有这个家,有的只是什么正义,维护世界和平。

    张小道低下了高傲的头,看这双手:“就算天下无敌,又有何用。呵呵...”

    “无话可说了吗?这个家是你毁掉的。”郑婵玉还是那般美丽,可她性格不再怯懦,指这张小道鼻子,可她有涵养,说不出太过难听的脏话。

    “师父。弟子领罪。”张寒跪在地上,张小道找到了泄气口,怒斥,“张寒,我当初是这样教导你的吗?”

    “师父...弟子我..我也有私心。我的孩子天赋低我也揪心。”

    “那就肆意妄为的祸害他人吗?难道我当初这么教导了吗?”张小道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但用他人作为垫脚石的行径,确实太过不齿。

    张寒羞愧的低下头,张念道说:“徒孙一力承担。”

    “如果不是我回来,犯下的因果,你承担的下来吗?”

    “徒孙愿意用命担责。”张念道一纵长剑,欲要贯入自己心脏。

    但张小道一挥手把他手中长剑打落长叹:“这都是我的错。四年半时间,变化太多,错过的也太多。诗诗,原谅爸爸。”

    “滚开。”张诗诗打开张小道的手掌,一扭头哭了起来,“我没有爸爸。我只有妈妈。”

    “道哥,你太偏激了。这个年纪的孩子打不得。”刘倩说。

    “嗯,带诗诗回家...”

    郑婵玉心疼的把诗诗抱起来,给了张小道一个冷漠的背影,张小道心中升起无力感,黄雪儿说:“小道,你...婵玉姐姐听说你回来特别高兴,准备了你好多爱吃的菜,可..你不该动手打诗诗。你回去慢慢劝吧。”

    张小道重重叹口气,看这飞在空中的郑婵玉,确实亏欠她们母女太多,现在回来了,一定要加倍的补偿:“小寒,师父也不是怪你。这孩子..孩子不是机器,管起来,,,麻烦。”

    张寒露出我懂得眼光,看这张念道,也是心疼万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