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级大哥大 第341章 让自己满意

时间:2018-04-24作者:脸比墙厚

    “开个价。”张小道说。

    “真不能”

    “开个价”张小道元神一冲,咄咄逼人的目光让老鸨子跪在地上,“三三千两黄金。”

    那就是三百斤,狮子大开口吗。张小道也不在乎这些,当初在妖族赢了不少钱,现在还有一大把,随手一展,屋内出现一面金墙:“她的卖身契。给我。”

    老鸨子说:“稍候稍候。”擦这口水就离开,三百斤黄金,虽然不是特别多,可是就这么整齐的堆码在一起,真的是一道让人无法转移视线的风景。

    老鸨子回去把霜儿的卖身契找出来,回来就交给张小道。

    “是这个吗?”张小道把卖身契给霜儿,霜儿见到后,愤怒的把卖身契撕碎,而后蹲下来嚎啕大哭。

    “走吧。”张小道对火凤说。

    “哦。”

    三人离开天上人间,至于霜儿。

    张小道并不打算真把她带身边,她老爹是张小道所杀,赎她不过是为些许的补偿。

    “大侠等一下。”霜儿流着眼泪跑出来,“您不带我走吗?”

    “你已经是自由身,这天下你任由去的。方才我已经打通你的奇经八脉,数日后你的修为就可以恢复”

    “可是,您为了我花了那么多钱。”

    “看你人好罢了。有缘再会。”

    “大叔,你可真舍得,三百斤黄金啊。还不如给我买好吃哒。”

    “是啊。不如给我,我用这些钱接济更多衣不遍体的可怜女子。”

    “你们够了,我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笑这离开,留下一个伟岸的背影给霜儿,其实她原名火裳海,本身也有天妖修为,但是被大天妖封住奇经八脉,才会沦为凡物,任人玩乐。

    而她也不知道,救她之人,正是害她沦落至此的罪魁祸首。

    火裳海在门前跺了一下脚。跟上张小道,就远远的跟这。

    “她跟这你耶!”段喜红说,“我感觉会有一场虐恋上演,期待。”

    “别期待了。”张小道苦笑,一饮一啄莫非因果,前仇已经种下,中间再多的恩,也是无用。

    当她知道自己就是冰凰时,就会怒而举刀吧。

    回到客栈,东皇太一他们已经坐在客厅里面吃东西,看见张小道归来,东皇太一急忙起身见礼:“大师父。”

    张小道看了他一眼:“嗯,修炼如何?”

    “大浪滔滔,弟子任重道远。”

    “有这个心性就好。还认识段小姐吗?她找你。”

    段喜红笑嘻嘻的说:“东皇太一是你的名字吗?真好听。我叫段喜红。”

    “您好。”

    “您找我有何贵干?”有礼貌的孩子。

    “我想请你杀了域主之子。”

    “擂台比斗点到即止,杀伐不可。”

    “一定要帮我杀了他,再多钱我都给你。”

    “这和钱财无关,我和他并无冤仇”

    “可是,他让我嫁给他。老爹也同意了。我不喜欢他,可是他不死,我就非嫁不可,最好把他老爹也干掉。”

    东皇太一一本正经的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推脱不得,更别说雇凶杀人!”

    “哇!小徒弟,你咋一脸认真的模样。”张小道摸了摸鼻子说,“面对姑娘,要笑。要活泼。不然你很难找到女朋友。”

    “可是,婚姻大事本来就是很严肃的事情。”

    段喜红一跺脚:“你们都不帮我。我自己想办法。”说完列了东皇太一一眼,哭着跑了。

    “段小姐。”东皇太一忙喊,眉宇透着无奈。

    “追啊。”

    “大师父,您别开玩笑了。”

    “快去吧,别遇到什么意外,去吧。”

    东皇太一这才追出去,火凤摸了摸下巴,总觉得这个少年和闷头吃东西的男子不像是妖族,它们身上的妖气十分淡薄,好像是乔装易容的结果。

    带这狐疑和张小道告别上了楼。

    “主上”缘无迹看这张小道。

    “嗯,今天太一如何?”

    “很用功”

    “你也别累这自己了。”张小道说。

    “嗯,谢主上。”

    “姑娘,你还跟着我做什么?我给了你自由,是想让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活下去,而不是为了报答我就嫁给我。”张小道终于对火裳海说,她跟了一路,意思明显。

    火裳海苦笑:“天下虽大,却已经没有了栖身之所。离开了强者保护,我很快又会被卖进妓院罢了。”

    张小道摸了摸鼻子:“这样,我已经有妻子。如果你不弃,就和我同伴过一辈子。”

    缘无迹以前长相不知道,但是现在,整张脸几乎融化,难看犹如恶魔,女孩子绝对不会喜欢这种人,特别是火裳海。

    缘无迹慌忙起立:“不可不可。”

    张小道心说,她肯定立马拒绝,然后含恨而去,谁想火裳海认真的点头:“可以。我愿意嫁给他。”

    “不可我丑不配于姑娘。”

    张小道一脸无语,这姑娘好歹也是天妖,就这么需要人保护?好,既然你愿意,那就别怪谁了:“即刻成亲。老缘,不许拒绝,需要有人照顾你。”

    “我能照顾自己不需要谁来。”

    “难道你也不要我吗。那我活着有什么意思。”言语落下,她尽然一头撞柱子。

    缘无迹急忙上前,把她拉住:“姑娘不可寻觅短见好吧,我应了就是。”

    “嗯,我会摆下宴席。”没有朋友无所谓,一桌人见个证就行。

    张小道苦笑,本想用此招逼退火裳海,谁想她需要力量保护,也需要力量复仇。

    可是自己已经强大如斯,谁能杀他?缘无迹吗?缘无迹很强,但殊死搏斗,张小道还真不怕缘无迹,所以火裳海想要复仇的梦,只能破灭。

    半晌,东皇太一回来:“大师父,我已经把段小姐送回城主府。”

    “嗯。你脸上怎么回事?”东皇太一脸上有一个手掌印,张小道眉头紧皱。

    “没什么是我不好。”

    “傻孩子,告诉师父。”

    “是域主,他说我勾引他儿媳,就动手打了我。段小姐已经有了婚约,我还和她单独会面,确实是我的错该打。”

    “太一人定胜天知道吗?我希望你打破规矩,走出自己的路。”

    “可是大师父,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规矩,当由自己来定。大丈夫七尺躯,何不令其与千古!你这样子唯唯诺诺,以后如何成为霸主枭雄。我不让你枉杀,没让你墨守陈规。”

    “我知道了大师父,我会改变自己。让您满意。”

    “错,不是让我满意。是让你自己满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