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级大哥大 第二百三十三章:东皇太一

时间:2018-04-17作者:脸比墙厚

    “烤鸡翅膀,我最爱吃。”张小道看这鸡翅膀由白色转为金黄,还夹杂一点点的炭黑,味道越来越浓厚,勾人心肠。

    快熟时,身旁草丛哗哗作响,一个小孩钻了出来,看这十三四岁,十分的瘦小,慌张的样子好似正在遭受追杀。

    “救我..求求你们。”

    “谁。”缘无迹神经过敏,一把把小孩拉开挡在我身前。

    小孩跌倒在地上眼神露出绝望,我推开缘无迹,把小孩拉起来:“怎么了,跑这么急。谁在追你?”

    “坏人,他们杀了我全家...呜呜。”

    “往哪里跑。”此时,三名蒙面黑衣人蹿出来,把张小道他们围住,“小兔崽子跑得够快。”

    “嗯?还有其他人?杀吗?”

    “全部杀了!”一名黑衣人说。

    张小道摸了摸鼻子:“你们最好滚,不然你们都会死。”

    “说什么大话。去死吧。”三人一抖手中剑,分心刺来。

    缘无迹咆哮一声:“莫欺我主。”

    说话之际,双掌分开一拍,三口利剑当场崩断,三人的胸口也被手掌印贯穿,死尸倒地。

    张小道摸了摸鼻子说:“哎呀,多血腥啊。”

    一挥手,把三个黑衣人尸体化作齑粉,就连鲜血都没有留下一丁半点,少年都看傻了:“你们好厉害啊。”

    “小孩儿,刚才你说你家全死完了。那你自己有什么打算?”

    少年露出悲凉的眼神说:“我打算北上找我叔叔。”

    北上。张小道说:“正好顺路,我带你去吧!你现在要回去收拾点东西吗?”

    “我家都没了,回去只能看见一地的死尸。”

    “那也去把爹娘安葬咯。带路!”

    收起大床,把烤好的鸡翅膀塞给少年:“话说,你叫啥名字?”

    “我叫东皇太一。”

    “哦,你叫什么?”张小道一愣。

    “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可是远古至尊神,很厉害的。

    计算一下时间线的话,应该是祖巫和祖妖和旧神消失后的新进至尊神,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小家伙。

    “对呀!”东皇太一长相很可爱,眼睛大大的扑闪灵光,隐约可见天灵盖一股瑞祥冲出,可见此子天赋之强,潜力无限。

    张小道点点头:“好名字,前途不可限量。”

    走了两个小时,终于来到东皇太一的家,他家好像是个门派。悬山而建,碉楼壮阔,空气中弥漫这硝烟和血液的味道,血水汇聚,流入山下泉水湖泊中,把清澈的水染成血红。

    “爹娘,师兄师姐...”东皇太一看这大厅中横七竖八的尸体,眼中流泪,发生屠杀时,仿佛所有人都聚集在大厅中,可能是开会吧。

    屋中,一片狼藉,有打斗痕迹,但战斗不是特别激烈,仿佛这么多人毫无招架之力,当中躺这两具格外出众的尸体。

    因为巫族死后,尸骸会逐渐消失,融入土壤成为营养。

    当然不是瞬间消失,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张小道检查了一下他们的伤口,一击毙命,行凶者确实厉害无比,是一流的杀手。

    张小道在外面挖了一个大坑,让缘无迹和东皇太一一起把尸骸入殓,全部埋起来,忙到天明,东皇太一的泪水都哭干了,在巨大的石碑面前跪下来,一擦眼睛说:“爹娘,我一定为你们报仇,一定。”

    “唔..”缘无迹用手抚摸东皇太一的头,好似很亲昵的样子,这是张小道第一次看见缘无迹露出宠溺的眼神,难道他和此子有缘?

    “你叔叔在北上什么地方?”

    “吴卫城。”

    “哦!”不是很顺路,但缘无迹和此子这么亲近,就让他们多接触一下,或许缘无迹会因此而康复呢。

    东皇太一现在修为不高,跟不上张小道他们的速度,缘无迹乐意背这他,三个人就此上路,他心情低落,很少说话。

    缘无迹的话倒是多了起来,依然断断续续,可他的神识状态在无限转好。

    这就是缘份吧。

    张小道欣慰无比,再走三千里,来到城市,东皇太一生病了,高烧不退。

    可能是思念亡故亲人的原因。

    找到客栈后,就出去找大夫。

    巫医不是很多,因为巫族极少生病,大部分巫族一辈子都不会感冒一次,所以客源问题太大,愿意从医的人很少。

    诺大的城市,就一家医馆。

    一名白胡子老头,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等待客人上门,小厮正在清点药材是否够用。

    “大夫,看病。”张小道走到巫医面前。

    巫医睁开眼睛:“拿手过来?切脉。”

    缘无迹把东皇太一护在身后,上去一把抓起巫医,上下摸索一阵后再把他放下来,巫医一把老骨头,差点散架了都。

    气呼呼的说:“你们干什么?这病老夫不看。”

    张小道摸了摸鼻子,拍了一锭金子:“看不看?”

    “士可杀不可辱。”

    又放了一锭:“这可有半斤了,看不看?”

    “安能为半斗米折腰!”

    “挺有骨气。一斤...”

    缘无迹太过护犊,得罪了巫医。张小道虽然身负神通,可不会治病,缘无迹又傻乎乎的,杀人差不多,治病还是算了,看东皇太一已经病的有些迷糊,再不退烧,可能也和缘无迹一样傻了。

    巫医看这一斤的黄金,眼睛都直了:“看...看。老夫看。”

    切脉半晌,巫医说:“虚火入心,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危矣。老夫马上写药方。”

    持毛笔,刷刷点点写了三十味药:“三碗水煎成一碗水,早晚各服用两贴。三日后即可安康。来福,抓药。”

    ..

    “老缘,以后不要这么莽撞,害我白花一斤的金子。”

    “为..我主..取来。”缘无迹扬言要回去。

    张小道急忙拉住他:“这次就算了,下次注意哈。先回去给太一熬药。”

    “咳咳..谢谢张叔叔和缘叔叔。等到了叔叔家,我会把钱还给你们的。”

    “哈哈!”张小道一笑,缘无迹摸了摸他的脑袋说:“教你..学武...可好?”

    缘无迹眼睛一凉:“真的吗?”

    “学武...不生病。不难受...”

    “我学..我学。”

    缘无迹一招三杀,到现在还映在东皇太一心中,如今他愿意教授自己武艺,自然是极其的高兴。

    “好。”缘无迹重重点头。

    张小道看了看手上的药贴,原来后世至尊的武艺尽然是人族教授,这个世界真的奇妙的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