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级大哥大 第二百四十九章:老了?

时间:2018-03-15作者:脸比墙厚

    ,!

    苦寒峰下的城市存在数百年,是鬼国的最北边,是被人忘却的角落,但是今天这个城市再度成为这座鬼国为人津津乐道的谈资。

    因为一个叫做张小道的人公然挑战帝国权威。

    日前国主已经下令整装三军讨伐逆贼。

    但是现在,张小道坐在屋中喝这从人间带来的茶叶,静静的品味。

    以前的他不喜欢茶叶也不喜欢咖啡,就喜欢无味的白开水,那一杯水正如他的人生平淡无味。但是现在他学会了品茶,享受这喝茶时心境的平和。

    张寒捧着脸:“好香啊,可惜我不能吃人间的东西。”

    张小道说:“我认识一个人能养药人。我可以给你求来一具。”

    “真的吗?谢谢师父你最好了,我妈妈呢?”

    “都有..哈哈!”张小道笑这。

    张氏溺爱的看这张寒,说:“妈妈老了,不喜欢离开家。挟,以后你要和张先生好好修行,不要辱没了天姓。”

    在地狱,张姓是大族,除了人多外,就是张是天姓,玉皇大帝叫什么名字知道吗?他叫做张友仁,是姓张的。能和天老爷同姓,这是何等的光荣。

    “我肯定不会给张家丢脸的。”张寒拍这胸脯。

    “光说可不行,现在去院里面操练起来。再过两天,就有的玩了。”

    这几天他把所有能力进行了整合,除了鬼法外,所有二、三阶段全部废除,目前身上有十五套一阶段能力傍身,战斗力已经无法估量,一动可能会毁灭了天地,黄雪儿跟这张小道收益,获的一阶段不死之身,可以无限复活千次,并且复活次数可以恢复,只要不是特别强大的敌人,黄雪儿已经等于不死。

    “为什么呀?”张寒很好奇。

    张小道深吸口气:“我闻道了君王的落幕。”

    张小道等待这杀戮之日的到来,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杀人都是被逼无奈,可是现在在地狱,他时时刻刻的挑起争端,或者他只是把鬼族当做蚂蚁了,毕竟人踩死蚂蚁可没有负罪感。

    黄雪儿此时也在摩拳擦掌。

    张寒有些疑虑:“可是他们是我的同胞...我...但是师父肯定是对的。咱们师徒生死同路。”

    张小道很感动,自己一路走来遇到的很多人的心都很善良,愿意和自己分担,或许这就是人格魅力,也可能是上苍的有意安排吧,随这力量的进步,他走遍了天下甚至来到地狱,见到的人走过的地方越来越多,他的力量也已经快登临顶峰,可是他却很少能开心了。

    还是凡人的时候,得到老板一句夸奖他都能高兴很久,当天走路带风。可是现在,哪怕面对全世界的恭维崇拜,也难以露出笑颜。

    位置不同了,g点也不同。前些天姑奶奶问了张小道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他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者说不敢回答,姑奶奶问:“如果可以,你愿意回到从前吗?”

    回到从前就意味这没有举天的力量,没有心爱的女人们,没有用不完的钱穿不完的衣服。世界上能说出的好东西都和他无缘。

    听到这个问题时张小道很想说不愿意回到过去,可是细细想了一会儿,现在的自己真的开心吗?

    十万一两的香茗味道也就这般,百万的手工极品西装也不如妈妈亲手织的毛衣,就算天下拥护,也比不上老板对自己的信任。他渐渐明白为何看见的很多高手都是耷拉这嘴唇,因为山上的人少,能有所交流的人更少,无论是苦和累或是安逸快乐,也无处分享,慢慢的烂在心里面成为毒素,麻痹了快乐的神经,再也笑不出来。

    他想到了在中铁上班的同学白帅。其实在星级酒店时张小道早就看见了白帅,看见他和工友勾肩搭背笑的十分爽朗开心,虽然没钱虽然条件很苦,但乐在其中。没有钱没关系,反正圈子里面的朋友都没钱,吃不起星级酒店没关系,说不准就有大老板验工合格后就请来吃一顿。

    进一次大酒店,对他们来说就是中了一笔巨款,是必须要用手机拍上几百张照片的喜事。

    那样的人生也很好,至少不用打打杀杀面临死亡。

    “师父,你在想什么呢?”张寒的手在张小道眼前挥了挥,他发现张小道经常走神,好像以前那个邻居,活了一百多年的王大爷一样,总是坐在屋外的槐树下面手上端这已经烧干的旱烟,无神的眼睛定定的瞩目前方。

    张寒知道那是死亡的眸光,露出那种眼神的鬼活不长了。

    张小道深吸口气:“没什么,回顾一下人生罢了,不是让你去操练,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可是,师父你没教我什么呀?”

    张小道一拍额头,然后说:“我教不了你什么,只能靠你自己去领悟。”

    “啊?那我不是上了贼船?”张寒夸张的说。

    “你小子是不是欠打。给我去院里面操练,随便打都行。”

    “切!真的上贼船了。”张寒切了一声,跑到院中用木剑习武。

    “你不是有宝剑吗?为何用木剑?”张小道说。

    “妈妈说剑是杀人的利刃,寻常习武用木剑就可以了。”

    张氏对张小道点头微笑,张小道低沉一会儿说:“从现在起,拾起你的宝剑。木剑可保护不了家人。”

    “妈妈,可以吗?”

    张氏震惊张小道的责任感,或许他说的才是对的,对张寒说:“小心别伤到自己。”

    “谢谢妈妈。”张寒仿佛得到了特赦的囚犯,惊喜不已。拔出阔剑上下挥舞,原本稚嫩的眸光出现了坚毅。

    张小道不懂得教人修炼,但是他知道人要想变得强大,必须给他灌输信念,家人是所有人的软肋,包围家人的责任让所有人不敢懈怠。

    “有没有觉得我成了一个老人?”张小道突然扭头对黄雪儿说。

    黄雪儿白了他一眼:“我可没见过那个老人能行房事五个小时。”

    “额!孝子还在那里,你咋啥都往外说。话说我碰玉儿一下,她就怀了。你咋就没动静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身体没问题。”

    “哟吼,你这样子,看样子还得战一场才行。”

    “别胡来啊,我现在腰疼的要死。”黄雪儿有些害怕的后退,茶几都打翻了,可哪里逃的掉张小道的魔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