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级大哥大 第二百四十章:问问苍天

时间:2018-03-07作者:脸比墙厚

    ,精彩小说免费!

    张小道说了半天,口干舌燥还是没能喊醒李程程。

    黄雪儿也进来说,对她诸多承诺,依然无用。

    “你们二人在屋内做什么?”孟婆,孟婆早已苏醒,只是有些不敢和张小道见面,而且盼了多年情郎再见,免不了诉说衷肠。

    听小妞妞说,张小道等人在屋内有异样。

    开门进来,有些好奇。

    张小道说:“有些琐事...”

    “让我看看..”孟婆进来,何欣和小妞妞也跟在后面,孟婆坐在床沿边,手掌轻抚李程程的额头,叹息道,“好一个痴情女子..”

    “你能看见她内心吗?她在想什么?”张小道急忙问。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张先生,你可真是缺德了..”孟婆带这些忧愁。

    张小道摸了摸鼻子:“这个..呵呵...”

    “此女自锁心门,不肯出来。张先生,恐怕要你走进她的内心才能劝解一二...若你愿意,我可以帮你。”孟婆美目流转雾气让人怜爱。

    张小道沉默一会儿后说:“可以..让我进去吧..”

    “请躺下来..”

    张小道躺在李程程身边,双手置于胸口,孟婆从茶壶中倒出一杯茶放在张小道和李程程中间,茶很香,张小道闻着味道迷迷糊糊的就闭上眼睛,思绪却被孟婆给拉到了外面:“孟婆?”

    “看见她额头的红点了吗?钻进去...”

    张小道嗯了一声,化作青烟钻进李程程额头上的红点,眼前突然的模糊,再次清醒时发现自己立于浩海之侧,晴天碧海当真是美好的一天。

    “小道哥哥..你来啦?”正当张小道惬意时,背后传来怯懦的声音,张小道回头看见李程程的俏脸,在这里,她永远十八岁,脸蛋粉嫩的可爱。让人忍不住爱抚。

    张小道点点头:“我来带你出去..”

    “我不出去!”李程程摇头说。

    “生魂我已经给你找回来了...”张小道说。

    “我不要回到以前那个我,我要做现在的自己。你也喜欢现在的我,不是吗?”李程程眼中带这一丝雾气,张小道心软了,但还是硬着脖子没有点头,他来这里的任务就是把她带出去,让她康复。

    “我答应过道尊,要把你救活。怎么说呢,那天晚上你真的吓了我一跳,你确实是一个可以我相当的对手...”

    “可那会让很多人无故丧命。我说的对吗?在我还是胚胎时,血祭令的印记就深深的印在我的魂魄中,无时无刻不再左右我的思想,让我变得嗜血疯狂。我过够了被控制的日子..我想要和现在一样,我只是我,不是任何东西。你明白吗?你不明白,没人会明白我的想法,我活着好累。”语气轻缓,可让人唏嘘可叹。

    张小道不懂她的生活,只是觉得她是道尊之女,从小被人呵护关爱,无数的人围着她转,她是当今的公主,所以觉得她的日子应该很滋润。

    “百人百面,每个人的境遇都不同。你虽然被血祭令左右嗜血,但你还有良知..”张小道说这话时眉头微微一皱,因为他不确定自己说的话对不对,那夜的李程程是十足的恶魔,和多毛巨人或是血蝶一般无二。

    李程程一笑:“别骗我了,你都不相信自己的话。小道哥哥,我不愿意和你做敌人,如果你真的想帮我。就陪我一个月好吗?在梦中我不会老,我不愿意你看见我老态龙钟的迟暮模样。”

    张小道心跳了一下,他想到杀了自己心爱人的大熊猫。

    “难道老就这么可怕吗?谁不会老?就算是神仙也有老头子。你就这么在乎我吗?我何德何能?”张小道捂着脑袋,“我不想看见人任何人为了我放弃生命,我会很负罪...”

    “爱有期限,但是罪没有...能这样被你记住,我知足。”李程程牵住张小道的手,“我已经自断了心脉,就算生魂回归我也活不长了,于其看这我在床上受苦,不如在这里和我快活一时...”

    “你..”张小道懵了,知道李程程好强,可不知道她会好强到自断筋脉的地步,或许那天道尊的提议应该同意他,可是同意了她,她就不会寻死了吗?

    被左右的人生谁也不愿意拥有,好不容易摆脱了,又怎么愿意回去呢。

    “我明白了...是我负了你。”

    李程程哭着笑:“谢谢你,不必自责。我也说不出你有什么好,可能是真正的我苏醒时看见的第一个男人吧。你能抱着我吗?做你和黄姐姐做的事情,我觉得会很好玩。”

    ..

    时间一晃,二十五天过去了。

    床上的李程程已经苍老的皮包骨头,银白的头发披在干尸一样的头皮,旁边的张小道还是那样年轻健壮。

    他们脸上都有笑容,李程程的笑容很温和很舒服,张小道的笑容带这无奈和可怜。

    说到底,张小道并不喜欢李程程,只是可怜她罢了。

    “这么还不醒,是不是遇到危险了..”黄雪儿吃这小妞妞下的素面,有些担心张小道。

    孟婆站在门口:“别担心了..完成了她的心愿张先生就会出来的..”

    张小道一睡25天,黄雪儿也十分着急,怕他一睡不起。

    第29天,张小道送走了李程程,她是笑这离开的,看这她的笑脸化作灰飞消失,张小道看了眼手上用油笔画的表:“我会记住你的..。再见了。”

    29天,他陪李程程做了一切她想做的事情,直到最后一天,他们两个人打了一天的游戏,她笑的就是一个纯洁天真的孩子:“愿天下善良的人都能被温柔对待。”

    他还在感慨时,孟婆庄已经乱了。

    生死簿重新装订,魂魄尽皆送走,孟婆庄刚刚闭门时阎罗王却来找张小道兴师问罪。

    如果孟婆不交人,就把孟婆庄给掀了。

    “十殿阎罗好威风啊...想掀我孟婆庄?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脸。”孟婆天地法相是人身蛇尾,这也是女娲伏羲的法相,此时法相于天地齐高,守卫孟婆庄的要道。

    崔判官身着布衣:“孟婆氏,你食我冥府俸禄,现在反帮外人,于情于理说不通。”

    孟婆冷笑:“在三道六界殊不知地府可以无君,却不能无孟婆。少了我..这天下亡魂谁去度?是你老崔还是你们十殿阎罗?”

    秦广王纵马持枪,点指孟婆:“孟婆氏,如果你交出反贼可饶你不死,如若不然,我们废旧立新也是可以..”

    “孟婆汤一脉单传,现在除了我无人可以熬制...想废我?你问问苍天答不答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