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级大哥大 第一百四十八章:不爽

时间:2018-01-20作者:脸比墙厚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么热闹?”上了五楼,张小道看这里的气氛很活跃啊。

    其他几个楼层都只有练拳的声音,虽然声音洪亮但还是略显死气。

    然后看见一个大个子蹲在地上嚎啕大哭,戴着拳击手套的右手无力的耷拉在地上。

    拳师上来说这个人的手肘断了。

    法克兰哭的和个泪人似得抱着手臂在地上打滚,欧晓雅也是急的都快哭了,喊着快叫救护车。

    大师傅上去一把握住法克兰的右臂捏了捏说:“别嚎了!只是脱臼!”

    说罢扣这法兰克的手肘摆了两下,只听到咔嚓两声脆响就把脱臼的手臂重新接上,法克兰就觉得手没那么疼了而且能够活动,惊讶无比:“omg,这难道就是东方的仙术吗?”

    瓯海瞪了这个白皮黄发的老外,作为一个传统的练武之人,对这种异族是相当的不喜欢,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但妹妹好像还挺喜欢他。

    “大爷爷!哥哥!”欧晓雅擦了把眼泪。

    瓯海道:“妹子!你这个朋友怎么这么脆弱!以后怎么保护你!”

    法克兰脸微微一红,然后一本正经的说:“我...我想学华夏武功!请欧先生一定要教我!”

    “哥,你就答应他吧!”

    “行了,伤筋动骨一百天,休养一段时间再说吧!对了妹妹,这位就是我给你提起过的人,你哥哥我的救命恩人,目前是大师傅的...结拜兄弟!喊师爷!”瓯海脸一黑!

    张小道上下打量欧晓雅一眼,可能是武术世家的缘故,欧晓雅体格很强大,没有丁点女性的柔美,无论是果露的小腰还是紧绷的长腿都透着一股子爆发力,个子能有一米七,留着长发披在背后,略显狭长的眼睛微微一挑,显得十分有生命力,她说:“这位先生,谢谢你救了我哥哥!”

    张小道对她微微一笑,对欧海说:“老殴,你举荐的人就是她吗?”

    “嗯,我妹妹刚从国外回来,是我们殴家文化最高的了,她肯定可以担当的起。”

    欧晓雅一脸奇怪的问道:“哥,你要我做什么啊?”

    “你哥让你给他开珠宝店,你愿意吗?”

    “呃!我也不会啊!”

    “学呗!”张小道无所谓的说。

    欧晓雅对开店还是很有兴趣的,就被张小道说动了心就表示了同意。

    欧晓雅既然已经同意就应该带她去珠宝店,但是她担心法克兰的手就要带他去医院。

    大师傅的手法十分的高超,别说是脱臼,就算是接骨都没问题,但还是去大医院拍一个x光稳妥一点,大师傅练了一辈子太极,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呕气,还给了欧晓雅一张银行卡,他说里面有几万块钱算是代表武馆赔给法克兰的。

    “那我就先走了!明儿再来看老哥啊!”

    “小老弟慢走啊!”

    瓯海开车送张小道去珠宝店,在路上都没怎么说话,张小道靠在座椅上一遍又一遍的掠过开天十三式。

    此时码农已经把后面的六式编写出来给了张小道,所以开天十三式的路数他都会,只要多加练习熟悉细节套路即可,还有重中之重的就是要培养出属于自己的势。

    势这东西并非武林中人独有,一般上位者都有属于自己的势,看上去会比普通人强势很多。

    “师爷!十天后的全国武术大赛你参加吗?”瓯海打着方向盘问。

    武术大赛张小道很早就听说过,以前倒也想去参加毕竟可以出名,但是现在他又没这个心气儿去参加这个东西,就说:“不去!”

    “哦!那个啥!我和这次的主办方是朋友!要不咱们冠名品牌吧?”

    比赛不参加,这个可以有,但是全国性的比赛筹备都在半年时间以上,冠名的广告商肯定已经确定,武家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所以现在再说这个已经完了吧,但是瓯海又说他和主办方是怎样的铁,以前还穿过一条裤衩,只要说一句话肯定可以把郑家珠宝店的名字给加进去。

    说了一通后张小道就请瓯海去试一试,瓯海说:“师爷,您现在为什么还要跟着郑家,以你的手段,不愁自立门户啊!”

    张小道懒散的趴在窗框上说道:“我没有鉴定珠宝的专业技能!而且蝉玉为我受过伤,我不能辜负她!”

    瓯海哦了一声然后保持了沉默。

    ..

    下午三点钟,张小道在郑家分店下车,瓯海跟着进店看自己手下的拳师们怎么样了。

    结果就看见他的拳师虽然很乖的迎接客人,可脸上都挂了彩,所有人都显得无精打采却还强打笑脸。

    瓯海毛当时就立了起来,上去问拳师:“谁把你们打伤的!”

    张小道则看到了胡爱莲,穿着保安的衣服手上拿这一根甩棍斜倚在柜台上。

    他走过去打招呼:“嗨!大队长!”

    胡爱莲瞥了一眼张小道后哼了一声:“你还真是什么人都干用!那几个都是当地有名的黑老大,不知道打残了多少人!”

    她指的是瓯海留下来的拳师,张小道摸了摸鼻子小声的问:“他们是你打的?”

    “对啊,我以为这几个人是上门挑衅的下手重了点,嘻嘻!”胡爱莲吐了吐舌头说。

    张小道无语的摸了摸鼻子说:“你是个姑娘,怎么下手这么暴力,下不为例啊!”

    瓯海走了过来,对胡爱莲吼道:“喂!就是你打我手下是不是!”

    “好了,自己人。这是个误会!”

    瓯海不依不饶的说:“师爷,这和你无关。我必须给我手下讨回一个公道!”

    “欧大哥是吧!老娘还在刑警队的时候就知道你的大名,你可是除了地下四天王外的第五大黑大佬!你这种人早晚要进去!”

    “小娘皮子,找打是不是,别看你是个女人,老子我...”瓯海狠话还没说完,胡爱莲就飞了似的冲过去一把扼住瓯海的脖子并且把他高高举起来,冷冷的说:“你再说一遍?”

    胡爱莲被古槐赶到张小道这里做保安本来就是一肚子的委屈,此时被瓯海的话一激她彻底爆发。

    把两百来斤的瓯海给举了起来。

    瓯海脖子都快断了,张小道急忙掺合稀泥,瓯海虽然厉害,可肯定比不上元婴期的修道者,如果把他打坏了,怎么跟大师傅交差。

    “以后嘴巴放干净点!”胡爱莲给张小道这个面子,把瓯海扔到一边。

    瓯海都吓蒙了,以前以为自己是一流高手,可是今天却被一个女人给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