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级大哥大 第116章 复仇时间(1)

时间:2018-01-05作者:脸比墙厚

    “现在,复仇时间!”

    张小道的仇家就三个。

    1、吴海,本身是邪修,有给张小道下毒的前科;

    2、食神餐饮的强者,本身是邪道双修,有过竞争的经历;

    3、皮特陈。

    皮特陈的几率很低,但不能排除,虽然皮特陈只是一个凡人,但他出生于老鹰国,在老鹰国还有一点地位,肯定能弄到一些老鹰军方秘密研究的武器。溶血的毒很可能是一种未被公开的化学武器。

    二战过后,战胜国共同制定军事法,首当其冲的就是严禁任何国家或是势力研发并使用化学武器。

    不过,一张纸而已,有谁去听呢?化学武器和核武器,明显的前者的费用更低,核武器制作完成后需要特殊的护理和保护,一年就要消耗数以百万的美刀,而化学武器不一样,只要严格控制它们元素的活跃度就可以保存,一般就是冰封在密封的容器中。

    再说杀伤力,以1945年在矮子国广岛着陆的‘小男孩为例’,长3.05米,直径0.711米,核装料10公斤,重4082斤,爆炸当量2万吨tnt。

    是不是听着很牛逼?诚然,‘小男孩’让矮子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核的污染让广岛感冒几十年,上面的未死的居民都不同程度的留下后遗症,甚至遗传给了后代,不是瞎子就是怪婴,甚至土地都成了酸性地短期内不能使用。

    这是核弹。

    而化学武器,同样是矮子国为主角,其vx神经毒素,9公斤可使20万牲畜死亡,一小滴可以杀人,是直接穿透皮肤到达中枢神经。

    多么可怕,4082斤的核弹只能摧毁城市,而vx神经毒素,一旦从高空飞洒下来,飞机所过之处,人畜皆亡。对环境的危害比核弹还要强大。

    如此便利快速的武器,五大流氓会舍得舍弃?明面上不搞,背地里大搞特稿。

    诚然,张小道受到媒体一些阴谋论专家的误导,他就把皮特陈给加入怀疑的对象。

    吴海现在在哪呢?他这个人是邪修,邪修和道士差不多的毛病,古时候称为深居简出,现代就称之为宅。

    一天天的不出门,但他却自己打扮的十分利索,然后就窝在地下室研究自己的邪术,时不时弄死一两个人什么的,对武家来说这也不叫事情,而且吴海有一种药粉,可以把人的身体完全吞噬掉,比硫酸还要可怕,他心里面一直很好奇,就是张小道。

    他明明给张小道下了奇毒,中毒后身上会长出细小的水痘,瘙痒难耐,凡是种此毒者,都活不过七天,并且活着的时候会因为瘙痒而把皮肤抓破,甚至恨不得把皮给剥掉,所有死者饱受痛苦而死,死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

    按道理张小道已经痒的受不了跪着来求他,难得是骨头硬在挺这?或者是高估了张小道,他已经忍受不了疼痛而自杀了?都是有可能的嘛。

    张小道用千里眼看见了吴海,这是千里眼的恐怖之处,只要你记得任何人的名字和样貌,就可以直接看见他。

    得到时他曾经幻想过范暖暖,当然是看不见,因为范暖暖只是艺名,而且样貌本来就整过,千里眼无法识别的说。

    “武家,”张小道摸了摸下巴,“这个孙子应该是武家养的幕客,他下手的机会是最大的!”

    无论是张小道还是郑家,都和武家有过节,直接下毒的话,是最简单最效率的方法。

    武家的别墅很庞大十分的豪华,堪称是宫殿。

    古今中外合为一体,西方建筑作为地基,上面是木质的中式宫殿,15年评为最具艺术的建筑的国际大奖,深都新闻社跟踪采访了七天,每天都是头版头条,当时的张小道还是个一文不值的普通绘图员,从未想过有一天能进入这里,虽然是偷偷跑进来的。

    建筑内部的装饰特点很鲜明,没有东西方的冗杂,这样才更具变化性。

    他不打算打扰任何人,独自钻入地下室,然而他被一堵墙给挡住了,墙上面有奇怪的符文,张小道一旦靠近就会受到攻击,强行突破是可以啦,但会打草惊蛇,吴海不是想和自己深入探讨吗,那就给他个惊喜。

    顺着墙移动。

    “fxxk,反了!”跑反了路没找到门,又折返回去。

    折腾了十分钟终于找到入门口,一张钢铁打造的门,由密码、指纹、脸部控制,就是没有钥匙孔,面对这种无孔的门,鬼发就没用了。

    不过这既然是电子门,码农应该有办法,问他:“码农,让我进去做得到吗?”

    “很简单,”码农说,“这门出自三色国(国旗三种颜色),以精密的机械闻名世界。”

    码农说:“这门有三道锁,密码、指纹和脸部,但是这门有个特性,门里面有一台处理器,会保存权限者的资料用来识别。一分钟就可以破除!”

    一分钟后,门自动弹开,张小道伸手挡住门只要一条缝能钻进去足以,金沙在地上移动,他在打量这个地下室,地下室很大,有两千多平方,两排高大的容器,里面是一些尸体,男女老幼都有,浸泡在福尔马林中,尸体有水肿的迹象,他看见吴海戴这口罩,正把一个容器里面的尸体捞出来,把湿漉漉的尸体放在推车上,推上试验台。

    和化学实验室差不多,桌案上瓶瓶罐罐很多不知道都是些什么,吴海用锋锐的手术刀小心翼翼的把尸体的眼睛挖出来丢进一根试验管中,管子里面有些液体,也眼珠接触的瞬间,本来干瘪的眼珠突然充水,而且放大的眼白都缩小,眼珠子烁烁放光好似活人的眼睛。

    张小道看的一愣,这家伙的邪术还有这等用处。

    “谁!”张小道惊讶时,气息没压制住,吴海一甩手术刀。

    手术刀十分的锋利,能够轻易的划开人体皮肤,但是对沙子无效。

    吴海的力道很大,手术刀没入了地板中,在日光灯下闪烁寒冷的光,张小道呵呵的冷笑,沙子化作一团狂风,狂风收敛时他漆黑的身影出现,狂风把整个实验室搅乱,尸体滚了一地都是,吴海看的心疼而愤怒,当看清楚是谁时,惊骇出声:“张小道,你怎么..好好的?”

    张小道冷笑说:“难道我就不该好好的吗?我现在好好的,但是马上,你会很不好!”

    没有废话,直接甩腿上去。腿如长鞭,刮起风声。

    吴海被张小道的突然到访怔住,虽然有所防备,可是在后退时右臂被张小道的鞭腿踢中,空气中只闻的咔嚓一声,吴海断线风筝似得飞出十米,落在地上时已经是七窍流血,捧这右臂躺在地上起不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