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级大哥大 第54章 地下

时间:2017-12-05作者:脸比墙厚

    地下有东西?张小道拉开门把脑袋透出去“郑老伯,这屋子是你们的吗?”

    郑老伯正在擦橱窗,回首说“嗯,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我们买断了这家店铺的所有权”

    张小道哦了一声,然后把门关上,坐在地上开始想“九十年代土改前确实可以买下所有权。当时zf卖出的土地永久有效不会因为土改新法规改变,所以这商户和下面的地属于郑家所有。难道是...”

    “元宝,你在什么时候见过”

    元宝想了想说“零零年吧,当时有个房地产开发商从地下抛出古墓来找我,我收藏了几件,更多的被上面的人取走了,其中有一种物品拥有特殊的气味。因为奴才家里面是满族,家里面留着不少宫廷秘宝,所以我敢断定地下的东西是某个朝代的宫廷御用宝物。”

    “我怎没闻到?”

    “因为那宝物散发的是灵韵,物老成灵,只有我们这些接触过的人才能感觉得到”随着元宝一本正经的解说,张小道仿佛明白了什么,武家不是在针对郑家,真正想要的是这块地,准确的说是地下的宝物,既然宝物埋在下面,肯定有地方可以下去,在头上抓了一把,手掌心出现三十根碎发,他把头发扔到地上,控制鬼发钻入地下寻找入口。

    商户不是很大,前后三间门脸,总共千余平方,然后等着反馈回来消息,他则出去把郑老伯喊道后屋,“老伯,我问你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回答”

    郑老伯颔首“当然”

    “咱们这下面是不是埋了什么?”

    郑老伯说“是啊,零一年还是零二年。我儿子在下面挖了一个地下室,据说是放了什么东西,但是我不爱搀和年轻人,就没多问。蝉玉当时也还小,而我郑家突然家道中落,家中的顶梁柱都死了,只剩下我们爷孙二人。我们都不知道下面到底埋了什么,甚至怎么下去都不晓得。前几年我们想挖出底下的东西东山再起,可是地板都拆了就是没有任何发现”郑老伯说。

    张小道侧目,这老伯有点...

    郑家珠宝行不是郑老伯发展起来的,算不上多古老的商户,郑老伯的叔叔辈开始发家。郑老伯哥四个,除了他外,其余三个兄弟都很能干,奠定了郑家的基础,但是除了郑老伯外,其他的三个兄弟都没有子嗣,所以郑老伯的儿子理所应当的担任了董事长,凭借叔叔的帮衬,生日是如日中天。

    可就是一夜之间,董事长和他的叔叔们惨死,加下来的十多年里,只剩下郑婵玉和她爷爷。商业巨头彻底沦为白骨。

    “你们在说什么啊”郑婵玉看张小道鬼鬼祟祟,心想是不是再骗爷爷,就进来了。

    郑老伯说“哦,张先生想知道我们地下面是不是有什么”

    郑婵玉扶了扶秀发说“我爸去世的当天晚上对我说过,地下面有惊天的宝贝。但刚起了个头就被二叔叫出去,然后再也没有回来”她眼中有些湿润,但也不是太悲伤,“你怎么知道”

    张小道嘬了嘬牙“我也是偶然得知,我觉得武家的目标不在你们,而是地下的东西。因为这地方被你们郑家买断,资料都压在中央。就算武家在深都只手遮天,手也伸不到帝都,所以他们想用商业的办法把你们郑家打垮,然后名正言顺的收了这块地”

    “不会吧”郑婵玉手托着香腮,有些不敢相信,“我和爷爷把这里都翻了也没找到什么。”

    鬼发有反应了,在西南角的厕所下面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空洞,如果下面真有东西隐藏,极可能就在那里。

    “我有发现了”张小道摸了摸鼻子,甩开步子到西南角的厕所,厕所干净整洁,和星级酒店的卫生间有得一比,其中发现地下空间的鬼发在地上人立起来,对张小道一摆头然后直接跳到最后一个坑位。

    “你说东西在厕所下面?”郑婵玉有些脸红,毕竟这里是男厕所。

    张小道说“反正路在这里”得想办法把这里拆了,白天动静太大,对郑婵玉说“今晚你们去我那里睡觉,我想办法把这里挖开”

    听他的吧,郑老伯现在是对张小道言听计从,郑婵玉虽然不理解,可是爷爷都同意了她也只好点头,走出厕所后,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就带着他们去自己的家。

    ..

    刘倩坐在张小道身边,看他眉头紧锁,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也不敢去打扰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他,郑老伯坐在副驾驶座,透过后视镜看这张小道和刘倩的动作,他们靠得很近,时不时会有亲昵的动作,心里叹了口气,看样子张小道是做不成郑家女婿了。

    回了家,张小道把他们安顿好,让郑老伯委屈一下沙发,郑老伯笑着说“放心吧,老头子睡了十多年硬板,这么柔软的沙发喜欢还来不及。张先生真的不需要我们帮忙吗?”

    “不用了,你们也帮不上忙”

    安顿好后,他立马出门搭车会商业街。

    他前脚刚走,郑婵玉和刘倩也跟出来,郑婵玉要看看张小道要在自家商铺干什么鬼,刘倩完全是因为好奇,想多了解张小道现在的想法和动作,二女上了车远远的跟着。

    张小道回了珠宝行后,“你们几个以前是力工,力量肯定很大,所以挖开这里你们要多久?”

    有几个壮汉鬼,以前都是干活的好汉,其中一个说“我们不知道下面有多深,所以不敢保证”

    张小道说“不是很深,差不多十米就能挖到地下”

    “一个小时吧”

    “随便你们怎么搞,现在是七点钟,八点钟我一定要看见结果”

    力工鬼露胳膊挽袖子,抄起榔头锄头开始挖,有两名力工鬼负责把土运到外面堆起来,毕竟到时候还要填回去,张小道坐在旁边看他们操作。

    郑婵玉和刘倩从后门进来,就看着两个人面无表情的运土,并且速度之快,半个小时不到半个屋子都被占满。

    整个厕所都挖开,挖出的土越来越硬,伴随这混入里面的鹅卵石甚至是朱砂土层,力工鬼说“主公,下面有朱砂土,我们挖不动”

    “你们上来”张小道把他们招呼上来后,双拳一握,裂空斩施展出来,强烈的气劲落在土坑里面,两只巨大无比的拳印硬深深的出现在土面上,整栋楼都颤抖了两下,郑婵玉和刘倩对视一眼,都十分迷惑,朱砂土层只有薄薄的一层,此时被打散后,力工鬼继续施工。

    十分钟后,一鬼喊“有门儿”

    扶开湿润的泥沙,果然有一扇铁门,用锁链扣起来,在地下沾染了水汽已经锈迹斑斑,用力一扯就断了,打开铁门,下面是黑暗深邃的空间,用手电筒往下面打,看见一条蜿蜒的楼梯,但是更下面却还是黑暗一片,看不见底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