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级大哥大 第32章 胆小的武林人

时间:2017-12-04作者:脸比墙厚

    “鬼?”白毛叼着香烟,“看来还是个道友”

    瘾君子互相称呼道友,经常吸食药物的,精神恍惚容易见鬼,不过都当作是幻觉而已,一群人笑的腰都腰弯了。

    张小道和幼鬼交流一下。问她干嘛带着一群鬼到处跑,幼鬼道“这些孤魂无法投胎,但能力都不错,主公身边不能没有助力,所以我就把它们带来找你啦”聪明的幼鬼,居然知道发展张小道的势力,看来除了打手,她更适合作为军师,张小道只能看见幼鬼,用摄魂镜才看见其他的鬼魂,也看不出好坏,只是觉得有些恐怖。

    当然,鬼肯定是恐怖的,人死后的魂魄不能称之为鬼,如果魂魄没有杂质就可以去地府报告,但如果魂魄充满了怨气或是其他什么放不下的东西,就会滞留人间,混合了人世间的阴寒之气后成为鬼,而鬼充满了人的负面情绪,是一群对人世间充满了愤怒的异类。

    这是鬼的第一个阶梯,称之为恶魂。

    幼鬼带来的都是恶魂,但鬼魂遵循强者为王的秩序,都老实的侯在幼鬼身侧。

    二十一个青年并不知道他们已经被鬼包围,插着腰杆笑骂张小道。

    ..

    “师兄,动手吗?”

    高速公路旁边是一座山丘,山丘的上面蹲着两个男人,燕子和他的大师兄,大师兄长相粗犷,身高一米九,右半边脸好像一堆烂泥,是被火焰烧伤,小时候五师兄妹跟师尊在山上学艺,三伏三九均不敢怠慢,但是在某一年夏天,山中野火蔓延烧了住的地方,他为了救师妹青烟,被屋上落下来的火柱给砸伤了右脸,最后落得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但是一身实力不可小觑,左眼闪烁星芒,虽然看不见鬼,但学武之人,灵感强大他已经感觉到一点异样的气息在下面的路上逗留,“先等等”

    燕子就比不大师兄稳健,只要杀了下面那个男的,边上的绝色女子就是床榻之物,想到此时胯下忍不住翘了起来。

    张小道抱着肩膀“诸位,笑够了吗?”

    黄毛眼神寒冷,“哼。我tm管你什么人,挡老子玩女人,都是敌人。要打倒”

    “不知者无畏”张小道耸肩,知道鬼有在人前显出真身的能力,对幼鬼说“陪他们玩玩,别伤人”

    幼鬼一声令下,“吓死他们”

    大力鬼,账务鬼等等纷纷显露出真身,空旷的高速公路突然出现无数半透明的奇怪东西,二十一个青年的嬉笑声戛然而止,还上极其难看的面孔“鬼...”

    有一半的人吓尿了,跨上车子跑掉,二十一个人消失的无隐无踪,张小道插着腰杆“哈哈!一帮傻缺”

    “解决了?”郑婵玉在车内问。

    “嗯,解决了,但是你这车?”

    “好在这里是暂停区。已经叫拖车来了”郑婵玉上下打量张小道,这个男人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把那些二世祖吓得屁滚乱流,不过她知道张小道不会说出来,对他的好奇越发浓厚。

    张小道坐在路边的水渠上,低声交流,“这些家伙都是干什么的”

    刚才鬼魂惊鸿一现,看衣服穿着,可以说是三教九流都有,幼鬼就说“三个苦力,一位账房先生,一位军医,十位打手。这都是他们生前干的事情,死后保持这些技能”

    张小道摸了摸下巴,挺好的,反正都是鬼了,也不用吃东西,幼鬼吩咐它们各自散去,听候调遣,它们飘飘离开。

    等了很久拖车姗姗来迟,等到一切搞定并且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一点钟,兴冲冲的去进货,结果就是车爆胎还付了一千块钱的拖车费,小声的进了家门怕打扰到刘倩,房门紧闭应该是上了锁,当然张小道没有无聊到去偷看别人睡觉,洗了个脚躺在沙发上。

    次日清晨,刘倩出来洗漱时看见张小道睡在地上,只有一只腿还搭在沙发上,“睡相..这么难看吗”忍不住有些好笑,想把张小道扶起来,但刚蹲下来手还没碰到他,张小道突然睁开眼睛,虽然还很模糊但已经带着戒备,差一点鬼发就暴走了,看清楚时刘倩后,“小倩,早啊”

    刘倩已经被张小道突然睁开的眼睛吓了一大跳,有些惊慌的站起来“你的..早啊”

    张小道打个哈切,走到电脑桌前,对大哥大鞠躬“姑奶奶早安。”

    “姑奶奶还很乏,跪安吧”

    “诺”

    回过头看刘倩“怎么样啊,昨晚”

    刘倩一撇嘴“还行吧,就是...”她没想到初中的闺蜜在会所上班,而且还想拉她过去,所以拒绝了,但还是顾及同学的情谊坐下来陪她聊了会天,十点钟不到就回家(张小道找房东要了门禁和钥匙),但是刚洗完澡闺蜜就打电话过来说东西落会所,让她过去取。

    刘倩不想再出门,就说明天白天再去,但是会所白天关门,那就晚上去吧。

    也不大好意思跟张小道说,就说还不错,张小道出去买了早餐回来,屋子比较小,沙发撑开后就基本没有空余的地方,坐在沙发上吃了点东西,总算是彻底回神,说“小倩你真厉害,居然考上港大了”

    刘倩拢了拢头发说“还好吧,也不是很难”

    好吧,张小道高考就四百七十多分,刚好达到二本线,如今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也狠为啥要挑起这个话题,本来想陪她,但是珠宝行打电话过来问题来了。

    昨夜,大师兄没有出手,因为他们都看见了那些游魂野鬼,哪里还敢和他对战,连夜跑回去禀告师尊,大师兄武艺精湛,跟着老人时间最长,是最了解自己师尊是怎样的为人,回去直接跪在面前磕头。

    老人心底微凉,难道那人当真是厉害到这种程度,得以为傲的大弟子都是手下败将?但一听解释后,气的给了大师兄一巴掌“废物,区区障眼法而已”

    大师兄牙齿断了两颗,忍气不敢说话,“哼,这点小事都要老夫亲自出手”老人拂袖回到房间,而青烟坐在洗漱台打理柔顺如瀑布的头发“师尊,查清楚了,此人名叫张小道,巴蜀人士。无权无势,不足为虑吧的蝼蚁而已”

    老人微微有些宽慰,躺在床上拖干净,两个枕头靠在背后,舒展身体,而年迈的他居然还能保持年轻的雄风,小弟弟高昂头颅,青烟透过镜子看见后眼中一抹厌恶一闪而过,但又蒙上一层谜一般的水雾,站起来时睡袍顺着白皙的肩膀滑落,跪在床上含住了老人的弟弟。

    老人道“五个弟子里面就你最像话..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