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级大哥大 第29章 搞事情

时间:2017-12-04作者:脸比墙厚

    到了王昌德那边,“老大”王昌德老实的等在旁边,帮忙把行李箱塞后面,刘倩美丽的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在老家经常听到张小道的消息,可好像混的并不怎么样,甚至是凄惨,可是这车...没有几百万买得起?张小道说“上车吧”

    “这车..”

    “不是我的,他的”笑了笑,拉开门把她请了进去,车内王昌德问是去珠宝行还是回家,张小道想了想,从蓉城到深要40多个小时,刘倩肯定已经很疲惫了,“回家吧,开慢点啊”又嘱咐一句。

    王昌德一踩油门,车慢慢的开了出去,刘倩十分新奇,但脸上保持冷漠,一直在偷偷打量张小道,她看王昌德光头并且在头顶有狼的纹身,就断定他不是好人,张小道怎么会跟他们混在一起,难道他也学坏了吗?正襟危坐和张小道保持一点距离,张小道打个电话给郑老伯,“老伯,我先回家了,有任何问题就告诉我...”

    “好嘞张先生”

    一路无书,回到了家,刘倩有些不理解,张小道的屋子为什么会这么小,和来时坐的车格格不入,而且屋子里面塞了好多东西,40寸的大彩电因为没地方挂就放在沙发上,电冰箱和洗衣机把阳台完全占据,有买这些的钱去找一套更大的房子不好吗?张小道比较沉闷,不是很喜欢太大的屋子,而且把屋子塞满会让他感觉不到寂寞。

    刘倩又看只有一间屋子,难道他想...

    “你睡屋,我睡客厅。你先休息一下,洗个澡什么的。天色还早,待会夜深了带你出去吃一顿”张小道把电视搬下来放在一边,然后把沙发拉直,沙发靠背落下来,就成了一张床,把床上的被窝都放在沙发上“你应该带床单了吧”

    粉红色的大行李箱,都快有一百斤了,真难为刘倩拖得动它,李倩说“带了”

    “那就好,你先去洗澡吧”

    刘倩取出自己的洗漱用品洗澡,张小道坐在沙发床上背靠着墙给老妈打电话“妈,小倩已经到我家了,你们不要担心啊”

    “那就好,小子你老实点啊,人家还是大闺女”

    张小道无语“妈,你还不了解我?”

    “唉..真希望你不是我了解的那个儿子。大胆点,生米煮成熟饭。哈哈”

    呃!老妈抱着这个想法,挂了手机后就躺下来看小说,刘倩足足洗了一个小时终于出来,女孩子本来就爱干净,在火车上又没这个条件洗澡,到了家有热水肯定要好好搓搓,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湿漉漉的头发披在后面,当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张小道看的有些傻眼,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刘倩坐在一边用吹风机吹干头发,“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啊”也不回头的问。

    张小道苦笑“别提了,刚被开除,唉”长长的叹了口气。

    刘倩心道,不会真的学坏了吧。没有出声只是哦了一声。

    许多年没见,也没什么可说的,说了两句家常就各自玩各的,本打算晚上给她接风洗尘,但是她在这边的初中同学好像很着急,让她明晚去上班,今晚去熟悉一下。而且一个月工资给七千,干满一个半月给一万二,这对刘倩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张小道问她是什么地方上班时,她也不知道,初中同学只是说来接她,到时候就知道了。

    张小道有些狐疑,但刘倩表示没什么,初中同学是以前的好闺蜜,肯定不会骗她。

    晚上七点钟,刘倩就出了门,张小道本来想去,但是郑老伯那边让他去一趟,因为有人来惹麻烦了。

    王昌德喊了个人送张小道过去,到了商业街后,发现郑家珠宝行乱糟糟的很多围着,外面是一圈围观群众,里面就是郑老伯电话中说的搞事情的人,原以为是刀疤脸他们,结果不是,是上午来挑衅的胖妇人,带了一群人来把店砸了。

    好吧,两天时间,店被砸了两次,胖妇人喊着让郑老伯赔钱并且跪下道歉才行。

    胖妇人被开除,怀恨一天,直到王昌德的人把藏獒牵走,他们才敢出面闹事,张小道看了眼狼藉的铺面,好在存活已经处理很多,所以损失没有昨日多,但是他真的生气了,“谁干的”

    站在门口,泼妇骂街的胖妇人回头,胖乎乎肥腻的手指着张小道“就是他,给我打”

    带了十多个稚嫩的少年,可能就是某所学校的高中生,有不少人都喜欢招高中生做打手。

    一是,高中生下手黑分不清轻重。

    二是,高中生好控制,给他一百块钱让他放火烧山都行。

    其次,高中生很多未满十八岁,受到法律保护,把人打残废,也是赔钱就行。

    这三个因素,让初中生和高中生成了黑涩会大哥招募的主要原因,张小道怕把他们打坏了,不敢下黑手,灵活运用鬼步,三下五除二的把他们全部制服,一步跨到胖妇人身边说“怎么赔...”

    说话时嘴角上挑,胖妇人后退两步“你别过来,老娘警告你。我弟弟你惹不起”

    张小道摊手“说来听听”

    胖妇人昂起头颅,短短的脖子上有六道褶子,龇牙咧嘴说“老娘弟弟是云坤。在这片谁不知道云坤”

    云坤?张小道想了想,然后想起来了,就是那个秦德恩花钱雇的打手,确实挺有实力,胖妇人也倒霉,如果她昨天不是请假不在店里面的话,就该知道刀疤脸都被张小道一顿胖揍,云坤和刀疤脸比起来,就是粪坑里面的一只蛆,不值一提的垃圾,但她得意的样子好似云坤是深第一黑道大哥,鼻孔对准张小道“老娘弟弟手下有一百多人,如果你们不跪下道歉,老娘把你们剁碎了喂鱼”

    她放狠话,但她忽略一点,不管是张小道还是郑家爷孙,都好像无事人一样,特别是郑老伯斜着嘴“谁倒霉还不知道呢”

    他是知道张小道的本事,刀疤脸都不怕,何况一个不知名的小混混,郑大美女叹了口气,不想看见太血腥的东西,扭身就回了后屋不理,胖妇人已经喊了云坤,这会儿云坤就在路上。

    ..

    一辆二十人座小巴挤了四十多个人。云坤白纱布绷着脸,手上握着一根钢棍,“md,到了地方给老子往死里打。草”

    被王昌德人胖揍一顿,到现在伤都没好,每当想到那个时候,就恨得牙痒痒,清修了几天后听说亲姐姐让人欺负了,他来了兴致,这不是送上门的出气沙包吗,把手下都召集起来,什么都不为,就为了出心里面的恶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