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级大哥大 第14章 聚会

时间:2017-12-04作者:脸比墙厚

    白帅把车放好,听到有人喊他,也看见了张小道,在学校的时候他们关系不错,做过一年的室友,“道哥是你吗?你还是那么白”

    白帅毕业后没有找对口专业的工作,而是跟着一个亲戚去了中铁某局干活,一直都是测绘员,长期的风吹日晒把皮肤给祸害成这这副样子,正好工期赶到深,就请假参加同学聚会,刚到地方就碰到玩的不错的同学,也打消之前的顾虑,他和大多数混的不怎么样的人一个心理,对同学会有些惧怕,虽然惦记多年不见的好友,想重拾友谊,又怕别人混得太好,自尊心受到打击。

    看张小道穿的普通,而且衣服还有白霉,肯定混的也不怎么样,甚至是比自己还差,忐忑不安的心得以平衡,高兴的打招呼“在哪里高就啊”

    张小道一撇嘴“刚被开除,你呢?”

    “我在中铁”得意洋洋地说,自己确实比张小道混的好,平衡的心一下子就撬了起来,虽然只是一个跟工程队的小测量员,那也是正式的国企员工,一个月工资六千多,而且五险一金全有,怎么也比一个无业青年好,相视一笑,他说“上去吧”

    二人就往上走。

    秦德恩有些郁闷,他几乎把在深的同学都邀请一遍,因为被留级一届,所以同学还比较多,加上一些关系熟的校友,大约邀约了五十多个人,其中有十人事业略有小成,五人本就是财团或是某大公司的继承人,其余的人就只是陪衬,他的本意是想和五位继承人把感情更进一步,然后厚点脸皮请他们投资自己的厂房,谁知道这五个人没有一人到场,都推辞太忙。

    事业小成的倒是全来了,目前正在交换名片。

    其余的,比如白帅这等虽然没混出名堂,但是在国企或者世界五百强上班的同学就是作为绿叶的存在,张小道这个没有工作的吊丝是独一份,邀约他纯粹是为了恶心他。

    可这种臭狗屎都来了,五大继承人却不露面,他坐在包厢门口看这一帮不如自己的同学是唉声叹气。

    这时候是张小道刚出门的时间,就在秦德恩唉声叹气时,包厢的门打开了,王兰引进来一个青年,不是很高,一米七左右,体态均匀,穿这阿玛尼牌子的衣服,长相帅气唇红齿白,剑眉虎目,打眼一瞧就不是普通人,秦德恩十分奇怪“小兰,这位是?”

    “你瞎啊,咱们班的孙云不认识了?”王兰说。

    不怪秦德恩,他在张小道这个班呆了也就一年而且从大一就忙着创业,对班上的同学都不怎么熟悉,而孙云本人也低调,一年难得见几次,所以很少有人对他有印象,看他穿着打扮是个有钱人啊,“嗨!我这脑子”秦德恩呵呵笑起来“先坐,还有几个同学没到”

    扫了眼包厢这里只是第一站,人齐后用餐,之后再回到这里玩耍,他和王昌德一个拜把子兄弟很熟,所以知道地下有赌场,而那个人还来了正在霸着麦克风嗨呢,这个太保有点势力手底下十多号人,江湖人称云坤。

    他并没有参与到昨天的那件事情上,所以不知道张小道这事儿,只晓得王昌德认了个大哥,据说挺厉害,一个干趴王昌德所有人,但他想不到这么个狠人会是张小道这种吊丝。

    张小道碰到白帅这段时间,秦德恩已经摸清楚孙云的底细,万万没想到自己身边窝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谁啊?深有八大家,武是其中之一,掌握全省百分之八十的珠宝生意,而孙家也是其中之一,但是运营的东西上不了台面——洁具。

    就是卫生间的用品,占据全国百分之三十的营业额。

    秦德恩欢喜惨了,如果真的来个武家人还真的抵不上孙大少爷,秦德恩干什么的?干工厂的,洁具里面有不少不锈钢用品需要工厂批量生产,如果能够搭上孙云这条线结成一笔订单,这利润海了去了,不断旁敲侧击孙云在孙家的地位。

    孙云一个大财阀公子来参加同学聚会,说明这脑子有点不好使,就是比较愣,如果是普通人愣点就愣点,他一个大财阀公子这么愣怎么混商场,可恰巧孙家长辈各个能生会养,可是到了孙云这一辈,上到大爷下到五爷,全都是孙女儿,只有他一个男丁,自然而然的成了孙家的继承人,逐步接手家族的生意,有各位叔叔伯伯帮衬这,倒也不至于出错。

    秦德恩多聪明的人,三下五除二就套出不少口风,心中暗道“孙云脑子不好使,却又是大财阀继承人。老天爷怎么这么不公平,我那点不比孙云强”虽然这么想,但心中所想不露于颜面,笑呵呵的夸赞孙云年少有为,日后带领孙家走上更高的辉煌,孙云受不得众人追捧,笑的嘴巴都快裂开,王兰频频敬酒,孙云逐渐有些醉意,秦德恩顺势就把合作给插了进去。

    孙云有些犹豫,“大家都是同学,也不瞒着你,订单这方面都是我大叔叔处理,我不管这块儿”

    秦德恩皮笑肉不笑,说“孙云你不想干点成绩给老辈子看看吗?”

    一言戳中孙云的内心,他虽然是名义上的继承人,但是日子并不好过,特别是和家里面怄气,拒绝去国外留学而是进了一所国内普通的二本工程学院,本来就把父母气得不轻,虽然仗着是独子担任继承人,但据说叔叔手下都有几个姨妈那边的侄子,学历高,干事儿踏实认真,在公司上下拢络一大批人心,等到再过几年父亲退位,恐怕会被逼宫啊。

    所以,他一直想干一笔大买卖长长脸,可是订购一批货物有什么好露脸的,秦德恩会说,强调自己厂的产品物美价廉,订购量越大优惠越多,王兰又靠在他身上吐气如兰搞得他心痒难耐,酒精和精虫上脑的他举起手,只要这手落下就是一锤定音,秦德恩和王兰都眼巴巴望着。

    恰恰是这会,张小道他们进来,孙玉迷糊的看过去,就看见张小道满头的长发飘逸,一时间怔住,举起的手也忘了放下,白帅看见老同学十分亲切,误以为孙云是在和他打招呼,“孙大帅哥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几步走过去嘭的握住他的手摇晃起来。

    秦德恩那个气啊,不过孙云已经松口,待会聚会结束后再谈也不迟,不怕他能跑的掉。

    也就宽下心来,紧跟着凝眉瞅向张小道,心说你真的敢来,瞥了一眼独自嗨歌的云坤后,露出微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