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级大哥大 第13章 含住

时间:2017-12-04作者:脸比墙厚

    送货工人把冰箱洗衣机全部搬上去,搞了两个多小时才弄完,“慢走啊”送走他们后,张小道是心满意足,从未想到过有一天能够过的这么奢华,把银行卡放在桌子上有点想瓯海,“算啦,人家是大哥,还真能和我有交集?”

    ...

    下晚班的一位大叔,厂里面的主管干部,因为最近厂里要动大工程,所以已经连续十天晚上加班,人过四十确实不如年轻的时候,二十出头时上夜班都未喊过累,这才刚四十连加班都受不了,站在电梯里面双手插腰扭动屁股以此活血舒筋,电梯门缓缓关闭时,电子门打开一个老太太小跑想赶电梯。

    大叔急忙摁了电梯的开门键,“谢谢你啊,小伙子”

    这大妈会说话,大叔顿时觉得年轻了二十岁,大妈的小孙女抱着个五彩斑斓的小皮球也跟着跑进来,踮起脚尖摁亮了13楼电梯,然后捧着皮球自顾自的玩起来,大叔住在14楼,还要高一楼,就站在电梯的一侧等待,透过玻璃看自己脑袋“白发越来越多了”心中暗叹一句,透过玻璃渐渐的发现异样,当电梯层显屏幕每跳动一个数字时,爷孙二人就会往他身边靠近。

    当电梯到13楼,小姑娘摁的楼层时,电梯门虽然叮的脆响,可是门没有开,而是缓缓的继续往下走,与此同时爷孙两个已经簇拥住大叔,小姑娘仰着头乌黑的大眼睛透出空洞,仿佛是画笔画上去的假眼,手上的小皮球举起来“叔叔,陪我玩皮球”声音和眼睛一样空洞,仿佛来自无底的深渊下面。

    大妈嘴巴没有牙齿,嘴皮瘪下“不好意思小伙子,孩子皮,你就陪她玩一会儿...桀桀”笑起来时,宛如夜猫子叫,电梯突然一晃,然后失重往下面掉,“啊...”大叔发出凄厉的惨叫。

    执拗一声,电梯猛地停在一楼并没有坠毁,因为突如其来的停止,惯性把大叔抛向空中,斑白头发的脑壳撞在电梯顶上,血瞬间就流了出来,当鲜血模糊了双眼时,终于透过血红的视线看清楚眼前的是什么东西。

    小姑娘穿着碎花的小裙褂,无头,脖子一个小碗大小的疤痕,没有血迹,但是下体前面的裙子上却有一块类似玫瑰的血迹,而老太太垫脚站着,好像抽风的姿势,一张脑袋被硬物砸扁,分辨不清的嘴巴在往外嘭涌鲜血。

    “陪我玩”小姑娘手上的皮球就是她脑袋,小嘴张开,一张小嘴没有一只牙齿,但是能看见牙根,所以她的牙齿是被人为了某种目的而打断,浑浊的双眼露出凶恶的光。

    这一切,就发生在张小道所处楼房的电梯中。

    第二天下午,有人在楼外废地发现了他,并没有死,但是下体扯断塞在他嘴巴里面,已经没有治愈的希望。

    张小道和一大群吃瓜群众站在警戒线外看热闹,旁边有人说“太可怕,据说**被扯断塞他嘴巴里面”

    “吸!不会是有什么脏东西吧?”

    “说不准,这几天冷飕飕的”

    张小道浑身一激灵,小弟弟被扯断就算了,还自己含住,这口味太重了,说的不是受害人,而是施暴者,但还要赶去参加同学聚会,就没有多停留整理一下廉价的西装离开。

    他是今早上才想起应该买一身拿得出手的衣服,但又不想起床,干脆就把以前参加同学婚礼买的西装翻出来,抖了抖上面的灰,虽然有一块白霉洗不掉,但是在手肘里面只要抬手幅度不大别人也看不见,走出小巷,前面是一个大妈牵着一个穿着碎花小裙褂的可爱小姑娘,手上的皮球滚到张小道旁边。

    他把皮球捡起来,“小妹妹,你的皮球”

    “谢谢大哥哥”小姑娘眼睛露出狡黠的眸光,接过皮球跑了。

    和小姑娘手接触时,张小道本能的觉察到一些什么,小姑娘对他挥挥手“再见大哥哥”

    再见,确实会再次见到。

    张小道并未把这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往变态狂魔上想,会所距离这里不是很远,相约下午三点钟碰面,这会儿都两点二十分,四十分钟走过去绰绰有余,刚到接口,一辆宝马旁边站着的年轻人就引上来“大哥”

    是跟王昌德的小弟,他居然派车来接,张小道说“不了,我走着去”

    小弟一脸纳闷儿,坐豪车参加同学聚会不是很长面子吗?这个新老大的脑回路有些捉摸不透,就自己上车走了,张小道要看看五年不见的同学是不是变了嘴脸,欧迪宫会所,一栋三层楼,整整五千个平方都属于王德昌,下面经营洗脚按摩,上面就是kvt,而在第三层就厉害了,是皮肉交易场所,他因为有钱,虽然小弟少,但在当地也有些威信,投奔他的鸭头有不少,大姑娘小媳妇是一年换一批,都是好货色,模特大学生应有尽有,有时还有投资失败的女强人客串,这种女人上起来,滋滋不得了,床底功夫差的还压制不住。

    最厉害的,也是王昌德最得意的还属于地下室,地下室有两层,第一层是停车的停车场,作为掩饰,而负二层是地下赌场,华夏大陆赌博严令禁止,但很多人铤而走险为的就是高额的回报,王昌德依靠家里面的关系和钱圈养了一披zf要员,一旦有些风吹草动,赌场立马改成地下室,住在里面的租客是又穷又难堪,每次被曝光采访都是那些无家可归的穷人,所以王德昌开赌场还开出一个慈善家的名号。

    欧迪宫外表富丽堂皇,不说雕梁画栋,也是琉璃造就,现在是白天,如果到了晚上,霓虹璀璨十分漂亮,风景线则是排列整齐的各种上百万的无牌豪车,以及在外迎客的顶级美女。

    白天人不多,毕竟有钱人白天都很忙,门口只停了三辆豪车,奔驰最次,玛莎拉蒂给中央,最漂亮的还属悍马,暴躁的外形,粗狂的曲线,一颗螺丝钉也能激发男性荷尔蒙。

    都是张小道同学的车子,毕业五年确实有一些人混的很好,他站在会所门口正准备进去时,突然看见一个黑大个骑着自行车过来,赫然是一个同班同学,穿这随意的衣服,一脸黢黑。

    黑是天生的,但是以前皮肤十分细腻,没想到过去五年,脸变得十分粗糙,坑坑洼洼的很难看,想来他这几年过得也不怎么好,虽然大家都在深这坐国际大都市打拼,但一直没有过来往,或许是张小道的性格趋近无情吧,故人相见喜上眉梢,“老白”

    对,他姓白,叫做白帅。

    谁知成了黑丑,所以这取名字是有讲究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