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309章:嗜血杀戮

时间:2018-04-18作者:玉柒

    ,精彩小说免费!

    第一个见血的就是秋三刀,秋三刀本来身上已经鲜血淋淋,那黑无常却仍旧拿不下他,但柳菲儿就不行了,她毕竟是女儿身,根本就不是白无常对手,加上白无常出手又比较卑鄙,几招一过,已经逼的柳菲儿乱了阵脚,白无常那可是老江湖,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手中招魂幡陡然往上一抛,呼呼旋转,从招魂幡之中,射出无数支短箭来,劈头罩向柳菲儿,同时揉身而上,双指疾点刘菲儿浑身大穴。

    柳菲儿本已经被逼的手忙脚乱,哪里还躲得过去,眼见就要伤在白无常手上,就在这时,秋三刀忽然舍了黑无常,身形一蹿,就到了柳菲儿身边,一伸手就护住了柳菲儿,自己却完全暴露在了白无常的攻击之下,顿时脊背之上就成了刺猬,柳菲儿却一点没有受伤。

    可黑无常又怎么会放弃这种好机会,随即疾追而到,手中哭丧棒一下就砸在了秋三刀的脊背之上,秋三刀本就浑身浴血,又中了无数的短箭,在被哭丧棒砸了一下,再也承受不住,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哇的一声,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来。

    秋三刀这一见血,柳菲儿即使铁石心肠,也有捂热的时候,终于流下了泪来,嘶声喊道:“秋三刀,你疯了嘛!”话刚出口,秋三刀已经腾的一下就蹿了起来,反手一刀就扎在了疾冲而至的白无常脖子上,单手一切一拉一抽,噗嗤一下,鲜血就喷了出来,大概是切断了大动脉,直接喷起两米来高的血泉来。

    随即秋三刀虎吼一声,猛的一翻身,整个人就扑到了疾来救援的黑无常身上,手中尖刀一刀捅进黑无常的胸口,一张口就咬住了黑无常的脖子,一咬住就不放,像头野兽一般,拼命撕咬。而几乎是同时,黑无常手中的哭丧棒也是一拧,从棒头之上,腾的一下弹出一截十几公分长的尖刺来,噗呲一下就刺进了秋三刀的胸前,两人一齐愣住,却又因互相的兵器刺在体内,而僵持不倒,直到双方实在支撑不住了,才缓缓倒下。

    柳菲儿已经清泪长流,一把抱住秋三刀,嘶声哭道:“你怎么这么傻啊!你怎么这么傻啊......”

    秋三刀口角流血,缓缓举起一只手来,轻轻在柳菲儿的脸上拂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宽慰的笑容来,虽然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口,但其中深情,就算瞎子也看得出来,情到深处,生死何惧,用我一条命,换你一时安稳,令人动容!

    我一见秋三刀倒地,虽然生死不知,可还是顿时就红了眼,猛的虎吼一声,原本躲避游走的身形一停,正好那壮汉手中独脚铜人砸到,我一伸手,竟然硬生生抓住了独脚铜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那壮汉这一砸足有千斤之力,可被我一把抓住,却无法下砸半寸,随即抬起一脚,就将那壮汉踢飞了出去,劈手将独脚铜人夺了过来,一把抓在手中。

    与此同时,我的左肩之上一阵巨疼,却是那手持判官笔的瘦小男子杀到,一支判官笔点在了我左肩之上,顿时如遭雷击,半边身子一麻,整条左臂都失去了知觉。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汉子也杀到我身后,锯齿刀呼呼生风,一刀对着我脊背上就砍。

    恰好我刚夺下那壮汉的独脚铜人,想也不想,完全不避不让,回手一挥,独脚铜人脱手飞出,直接砸在了那瘦小汉子的脑袋之上,就听噗嗤一声,那瘦小汉子的脑袋如同被一棒子砸烂了的西瓜一样,完全爆开,红的白的喷溅出好远,我身上也喷溅了许多,用手一摸,红的是血,白的是脑浆,甚至恶心。

    可我刚一下砸死那瘦小汉子,脊背之上又挨了一刀,那锯齿刀挨上一下,结果可想而知,身上衣衫从脊背上直接一裂为二,连皮带肉生生被撕下一条去,深可见骨,疼痛钻心。

    我刚才击杀了那瘦小汉子,咋见血腥,心头暴戾之气已经汹涌澎拜,难以按捺,又猛的受了一记锯齿刀,狂性大发,再也控制不住,猛的昂头嗷呜叫了一声,一回头,身形电闪,嗖的一下就到了那手持锯齿刀汉子的面前,一伸手就抓住了锯齿刀背上的金环,奋力一扯,那汉子哪里把持得住,锯齿刀背我劈手夺下。

    那汉子大惊失色,闪身疾退几步,一转身就跑,可他的速度哪里比得上我,就在他一转身之际,我已经冲到了他身后,锯齿刀一举,嗖的就是一刀,直接从脖子中间一掠而过,一颗脑袋呼的一下飞上了半空,带起一蓬血雨,那汉子的身体却由于奔跑的惯性,仍旧前冲了十几步,才萎然倒地,兀自抽搐不止。

    就在这时,场中又响起了一声惨叫!

    我急忙转头去看,却是柳折衣和郎瑛已经分出了生死!

    没错,不是胜负,而是生死!柳折衣生,郎瑛死!而且死的很惨很惨,被一刀从小腹之下捅了进去之后,往上一拉一带,整个人都被柳折衣给开膛破肚了,肠子淌了一地,鲜血迅速的染红了他们脚下的地面。

    而柳折衣也没落了好,两只眼睛都被郎瑛双指戳中,生生挖出了眼珠子,原先双眼之处,只剩下两个血糊糊的窟窿,想来是郎瑛以为攻其双目,柳折衣一定会先自保再反击,这是正常的套路,可柳折衣却拼了双眼不要,愣是趁这个机会,将郎瑛给开了膛。

    这场面血腥到了极点,也是因为他们之间以前就有三江四海之恨,所以柳折衣才会使出如此疯狂打法,古人有云,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柳折衣就是那不要命的,何况他身上恶疾缠身,根本就没多久好活了,临死之前能够手刃杀妻仇人,别说一双眼珠子了,就算加上他一颗脑袋,估计他都不带眨眼的。

    所以柳折衣赢了,虽然丢了一对招子,却活了下来,郎瑛也许怎么都没有想到,他此番前来,就是为了解决柳折衣的,倒头来却成了自己送上门来被柳折衣解决,也算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柳折衣一招得手,不顾双目钻心般的疼痛,反而昂头哈哈大笑道:“秀清,你在天有灵,看为夫替你报仇了!黄泉路上,你慢点走,等等为夫!这辈子欠你的情,下辈子再还!”

    我连杀两人,心中凶性已经完全激发,又眼见如此血腥场面,哪里还控制得住自己的嗜血欲望,满脑子都是对杀戮的渴望,一转头正好看见那壮汉捡了独脚铜人又奔了过来,当下脱口一声狼嚎,身形一纵就蹿了上去,人还未到,手中锯齿刀已经脱手飞出,直钉那壮汉。

    那壮汉急忙一抬手,独脚铜人撞上了锯齿刀,当啷一声将锯齿刀磕飞,但就这么一挡,我已经到了他近前,一伸手直抓那独脚铜人,那壮汉吃过我一次亏,不敢让我抓住,闪身疾退,一退就退到了阴三身边,阴三奸猾是鬼,一见这局势,郎瑛已死,黑白无常都死在了秋三刀的手中,围攻我的三人就剩下一个了,还有一个温凉玉还被赵狂徒缠着,知道大势已去,竟然不顾那壮汉,猛攻周通幽一招,闪身疾走。

    那壮汉和我并没有什么仇,阴三却是杀了我养父的几个仇家之一,我虽然杀戮之心大起,可我没有丧失理智,分得清谁才是我真正的仇人,哪里会让他跑了,直接舍了那壮汉,直追阴三。

    阴三一见我舍了壮汉而追向了他,顿时吓的魂儿也飞了,直往宗祠外面狂奔,刚到宗祠院子的大门口,却听到一声大喊:“回去吧!”劈面一拳打在了阴三的面门之上,却是猪肉张一直在大门口潜伏着,逮着了个机会,按理说他和阴三的手段还是有点差距的,可阴三已经被我吓掉了魂,慌不择路,根本没想到还有人埋伏在门口,这一下被打了个正着,猪肉张身大力不亏,这一拳直接将他打的腾腾腾倒退了几步。

    他这一倒退,我可就追到了!

    我从阴三身后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脖子,猛的一提,直接像拨大葱一样将阴三拔了起来,随手一轮,从我头顶之上轮过,啪的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还没来及翻滚躲避,我已经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之上,一弯腰抓住他的脚脖子,直接将阴三轮起来乱摔。

    这还能有个好嘛!几下一摔,阴三已经鼻口喷血,两眼泛白,我凶性已经爆发,哪里管得了这些,一只脚一踩他另一条腿的大腿根,双手抓着脚脖子奋力往上一抬,就听撕拉一声,阴三生生被我撕成了两片,血雨纷飞。

    这一次可不像是上一次郎瑛那样是化身了,可是活生生的撕成了两片,这等惨景,宛如人间地狱,一般人哪里见过,饶是猪肉张一生杀猪无数,也吓的愣在了当场。

    可我一转头,又盯上了场中的温凉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