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307章:生撕活人

时间:2018-04-18作者:玉柒

    ,精彩小说免费!

    一到门口,我立即停了下来,身形潜伏在门外,探出半个脑袋,静静的看着宗祠内的一切,我知道,现在柳菲儿一定是被挟持的,我冒然冲进去根本帮不了什么忙,只怕还得被威胁,投鼠忌器嘛!

    这一看之下,局面果然如我所设想,温凉玉站在宗祠中间,依旧低垂着脑袋,双目似乎都闭了起来,一副悠闲的状态,好像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似的,但谁都知道,他才是场面之中的主宰。在温凉玉的旁边站着一个汉子,瘦高个,蜂目高鼻薄唇,满面阴沉,一只手死死扣在柳菲儿的咽喉上,双眼之中正散发着淫光,盯着柳菲儿高耸的胸脯看,就差流口水了,应该就是郎瑛。

    而在郎瑛之前还有两个人,一黑一白两个家伙,穿戴的真的有点黑白无常,都戴着大高帽子,一人手持哭丧棍,一人手抓引魂幡,正在逼向唐玉儿,一边逼近一边嘿嘿坏笑,满面淫邪之色,唐玉儿看上去已经受了伤,躺在地上不停向后挪动,双目之中满是不相信与惊恐,估计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到这般地步。

    在温凉玉旁边,则一字排开站着四个大汉,每个都各具特色,或丑陋异常、或威武雄壮、或瘦小猥琐、或阴狠森寒,手中所持兵器,也全都是奇形怪状,一个个神情凶狠,气度乖戾,明显都是外门兵器的好手,其中一个我还认识,正是当初在雁门山上看到过的那个阴三!不过看阴三的身份,以及站在最靠边的位置,应该是最次的那一个。

    在他们对面,那道石门打开,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柳折衣,柳折衣浑身浴血,胸前一道伤痕应该最为严重,已经被包扎了起来,但血水却又渗了出来,看起来伤的不轻。另一个则是秋三刀,秋三刀几乎成了血人,山上到处都是伤痕,衣服上有他自己的血,也有别人的血,除了手中的刀还闪着寒光,一双眼睛还流露出狠劲之外,都快站不稳了,他出手最是阴狠,估计被招呼的也是最惨。

    而且秋三刀看上去特别的焦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郎瑛,嘶声道:“放开她!不然的话,小爷一定会要你的命!”我一看他的眼神,又听他这么说,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他所担心的人是柳菲儿。

    那郎瑛一听,顿时嘿嘿笑道:“怎么的?你是她的情郎吗?这家伙,一老一少说话口气都这么大,我这脾气还就不爱听,就是不放,你们有能耐抢回去给我看看,不过别怪老子没告诉你们,老子虽然一向怜花惜玉,可真到了事头上,也一样下得了辣手,只怕你们还没到我身边,柳大小姐的咽喉就会先被我捏断了,不信的你们尽管试试!”

    说到这里,面色陡然一肃,满面戾气的吼道:“给老子跪下!要还想让她活下去,就给老子跪下!”喊话的同时,手指一带劲,已经捏的柳菲儿喘不过来气了。

    他这一个动作,秋三刀立即慌了,眼神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急忙手一伸道:“慢着......”两个字一出口,手中刀当啷一声丢在了地上,双膝一弯,竟然真的缓缓跪了下去,我心中瞬间明白了过来,秋伢子这家伙,竟然爱上了柳菲儿,他眼神中的痛楚,已经深深的出卖了他,只有爱情,才会让这铁打一般的汉子如此痛苦,甚至不惜尊严,也见不得柳菲儿受苦,不过这也正常,真的爱上了一个人,为对方付出生命也是在所不惜的,如果换成受挟持的是九岁红,我也会跪下去!

    可就在这时,一只大手却忽然一伸,就抓住了秋三刀的肩头,将秋三刀缓缓下跪的身形死死拉住,出手的是柳折衣,即使面对这种情况,柳折衣依旧满面镇定,一双眼睛锐利的像刀子一样,不过他所看的方向,却是柳菲儿。

    随即柳折衣就沉声说道:“三刀,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怎么能向这些不入流的孙子下跪,没的侮辱了你的名头!给我站直了,腰梁挺起来,不许向他们低头!”

    话一出口,那温凉玉就轻轻的拍了一下手,依旧低着脑袋,轻声笑道:“好气魄!果然不愧是十二连环峰的总当家,不过,柳折衣你可想好了,你就这么一个女儿,一旦死在了这里,你们老柳家可就真的绝后了。”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这样,我也不是不讲究的人,何况我要杀的也不是你女儿,她是死是活,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但对你一定很重要,所以我给你一次机会,一命换一命,用你的命,来换你女儿的命,你看如何?只要你自裁当场,我温凉玉保证没人动你女儿一根毫毛。”

    他这么一说,秋三刀立即喊道:“我换!用我的命换!我杀了你好几个手下,你一定恨我入骨,用我的命换菲儿一命,好消去你心头之恨,来吧!大好头颅在此,尽管拿去!”

    我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关心则乱,秋三刀并不是莽撞的人,可一旦被抓到了软肋,却也失去了理智,这种情况下,不管用谁的命去换柳菲儿的命,最后结果都是一样的,只会平白折损一个人手而已,这些人根本就不会放过八卦村的人。但是,温凉玉一定不会同意秋三刀的请求,他想要的是柳折衣的命,柳折衣才是八卦村的精神领袖,只有柳折衣死了,八卦村才有被彻底瓦解的可能,只要柳折衣还活着,八卦村就会一直顽抗到底,他们手中又有柳菲儿做为筹码,这么好的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不利用,换秋三刀一条命,可不是他们所想要的。

    果然,那温凉玉微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道:“秋三刀,我根本就不恨你,我的手下被你所杀,那是他们自己学艺不精,相博厮杀,本来就是生死由命,怪不得你。不过,你也不够格,你虽然算得上是一员猛将,但和柳家大小姐比起来,档次还差了点,你的心意,柳家大小姐一定会领的,但这种亏本的买卖,我可不愿意做。”

    话刚落音,柳折衣的眼神之中,就闪现出一丝痛楚之色来,他是老江湖,十分明白眼前的形式,又迅速的镇定了下来,那种痛楚的眼神迅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说不出的坚毅,随即紧紧盯着柳菲儿,开口说道:“菲儿,爸爸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娘,没能将你保护好,并非爸爸贪生怕死,只是因为爸爸现在还不能死,爸爸一死,整个八卦村就完了,你是聪明孩子,应该能够理解爸爸的话。”

    “不过你放心,不管是谁杀了你,爸爸就算化为厉鬼,也一定会向他讨命,不单单是他,他所有的家人,爸爸都会一个一个的杀光杀尽!为你报仇!”

    他这么一说,柳菲儿就异常艰难的点了点头,看样子,柳折衣是准备牺牲柳菲儿,也不愿意让八卦村覆灭了,郎瑛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柳折衣,你这么多年来,哪一天不想杀了我,现在老子还不是活的好好的,而且老子孤家寡人一个,也没家人给你杀,你他妈少吓唬老子,老子可不吃你那一套!”

    他这边刚一说话,柳折衣却忽然将秋三刀一提一抛,大喊一声,直接将秋三刀砸向了郎瑛,同时他自己身形电闪,一晃就到了温凉玉面前,出手如风,死死缠住温凉玉。

    秋三刀和他共处多年,自然配合默契,借一抛之力,闪电一般扑向郎瑛,人在空中已经手腕一翻,又抽出一把刀来,大概是想奇袭郎瑛,好能救出柳菲儿,同时柳折衣还缠住了温凉玉,与此同时,从那道密室石门之后,又跳出两个人来,正是赵狂徒和周通幽,几人似乎早就商量好了一般,两人一出现,立即分别缠住了温凉玉的四个手下,配合不可谓不巧妙,时机拿捏的相当准确,出手也够快,按正常分析,秋三刀这一刀完全可以逼退郎瑛,救出柳菲儿。

    可惜的是,在郎瑛的前面,还有两个人,黑白无常!

    两人一见秋三刀暴起发难,立即舍弃了唐玉儿,双双挥舞兵器,半途劫住了秋三刀,厮杀了起来,顿时将这一次的配合打乱了,郎瑛仍旧死死扣着柳菲儿的咽喉,连连向后退了几步,置身战局之外,柳菲儿现在就是他们的筹码,断然不会让轻易让柳折衣等抢了过去。

    可这却给了我一个机会!

    体内的贪狼似乎也感应到了我的杀伐之心,一股热流迅速的游走全身,心中暴戾之气大盛,浑身的力量乱冲乱撞,急需一个对象来发泄出去,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一闪就到了郎瑛身后,郎瑛大惊,急忙闪身躲避,可我已经出手了,哪里还会让他逃开,双手猛的一插,直接插进了他的后背之中,奋力一撕,生生将郎瑛撕成了两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