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303章:杀生镇邪

时间:2018-04-05作者:玉柒

    ,!

    李展堂这一病倒,就没能再康复,就死在了荒山之中,临死之前交代猪肉张,不要报仇了,回家去接掌他的杀猪生意,安安稳稳的过一生算了,因为他知道,猪肉张不是柳折衣的对手,怕猪肉张再白白送了性命。

    可猪肉张哪里能听进去,安葬了李展堂之后,提着杀猪刀就闯去了八卦村,一打听柳折衣根本就不在八卦村,说是去关中林家了,猪肉张一转身又追去了林家,到了林家,柳折衣又不在了,我爷爷那可是老江湖,一见猪肉张的模样,就知道是去找柳折衣拼命的,当下就开导了几句,见劝解不了,干脆挑明了说他不是柳折衣的对手,找到柳折衣也是死路一条。

    猪肉张当时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哪里还听的进去,我爷爷无奈,就和他打了个赌,爷爷站在哪里不还手,让他拿杀猪刀捅,如果能捅到爷爷,就可以去找柳折衣报仇了,如果捅不到,则在十年之内,不许再提报仇的事情。

    猪肉张真的拿了把杀猪刀,对着爷爷乱捅,结果捅了半天,自己生生累趴在地上呼呼直喘粗气,也没碰到爷爷半片衣角,又在爷爷的耐心劝解下,终于认清了自己和柳折衣之间的差距,黯然离去。

    但即使如此,猪肉张还是没有放弃报仇,回到老家之后,就将李展堂的家业给卖了,拿着钱到了这个镇上,干起了杀猪卖肉的营生,主要就是因为这个镇子是距离八卦村最近的一个镇,渴望有一天,能遇上柳折衣,抽冷子给他一刀,可这一等就是十年,柳折衣愣是没有出现过,倒是先遇上了我。

    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柳折衣当年被瘟神郎瑛所害,妻子惨遭奸杀,导致性情大变,一度成为嗜杀狂魔,到处追杀郎瑛,那驯鼠人一定就是郎瑛了,李展堂帮了郎瑛,自然被柳折衣看成仇敌,结果不问青红皂白下手狠辣,这才结下了梁子,虽然是情有可原,可追根究底,确实是柳折衣做错了。

    这我就犯了愁,这事对我来说,我就是为了帮那大哥才找上的猪肉张,可对猪肉张来说,却意义非凡,为什么呢?十年前就是我爷爷劝他不要报仇的,十年后我又找上了他,对他来说完全就是冥冥之中早有注定,一定会认为我就是他报仇的福星,可我哪能帮他对付柳折衣,那毕竟是我父亲的朋友,还差点将闺女嫁给我,我要是帮着猪肉张去对付他,那也太不像话了。

    不管怎么说,先将那大哥的事情解决再说,至于猪肉张的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当下我也没过多追问,胡乱岔开一个话题,将这事暂时岔开了,两人一路到了金鹰沟子,到了那大哥家,天色已经黑了,当夜就没动手,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那大哥就按我的吩咐,逮了家里的一头猪,为什么要逮猪呢?猪肉张就是杀猪的,干这个熟练,而且也最能展示出他的煞气来,将猪绑好,烧了开水,就等着日头高升!

    一直到了正午时分,太阳高悬,阳气正足,我拿了绳索,直接蹿进了里屋,将那大嫂绑在一张椅子上,连人带椅子搬到了门口,放在杀猪现场,用一根红线,在周围围了一圈,这一招是猪肉张教我的,他说这样黄皮子就跑不掉了,红线在我们看来就是普通红线,可在黄皮子看来,那就是一道金圈,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宁可信其有,折腾就是了。

    我将椅子刚一放下,那大嫂一眼看见猪肉张,顿时惊慌了起来,面色唰的一下就白了,两只眼睛盯着猪肉张手中的杀猪刀,满是畏惧之色,嘴唇都颤抖了起来,但就是不出声,显然还在做最后的坚持。

    我一见有戏,当下对着猪肉张一递眼色,猪肉张跨步到了那头猪前,伸手摸了一瓶酒,灌了一大口,对着杀猪刀噗的一声喷上去,随即杀猪刀一甩,扬声大喝道:“我本人间杀生人,收起刀落命断魂,杀了生灵千千万,一刀在手为煞神!山上来的归山,庙里来的回庙,哪里来的我送你回哪里去,莫恋人间贪凡尘!”

    一句话说完,手起刀落,一刀就捅进了猪脖子之中,刀在猪脖子里一切一挑,随即抽出,猪血呼哧一下就蹿了出来,我们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猪肉张这一刀捅的位置有点偏,血正好溅了那大嫂一脸一身,猪血一喷溅,那大嫂顿时尖声惨叫了起来,身体一阵抽搐,就昏迷了过去。

    那大哥一见,就要上前,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示意他别动,现在到了紧要关头,可不敢让大哥过去,万一他进了红线圈中,那黄皮子离开了大嫂的身,再上了大哥的身,那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了。

    我和猪肉张对视了一眼,两人也紧张了起来,论打架我不怕谁,可玩这些我是头一回,而且还没个真正懂行的人在,只能赶鸭子上架硬撑了,至于能不能成功,则要看那大嫂的造化了。

    我们这边正紧张着,那大嫂忽然一下挺直了腰杆,双眼唰的一下睁开了,只是和平时不打一样,眼珠子竟然有点泛绿,脸上还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一张口就说道:“你们两个,我可有得罪你们?”

    我一听这话,顿时松了口气,这摆明了是要谈判了,只要它肯谈判那就好办,当下一摇头道:“没有!就是看你迷惑百姓,扰乱人间,有点不顺眼!”

    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就不怕惹毛了那黄皮子吗?绝对怕!可怕也得硬住了腰杆,这些东西就这德行,你不怕它,它就怕你了,毕竟人类才是万灵之长,这些邪门玩意,修炼五百年才能化为人形,这就说明了它们的本质是不如人类的,而且又是这个当口,我要是说话软了,反而会被它看出我们心虚,那接下来就不好谈了。

    果然,我这么一说,那黄皮子的眼神就开始飘了,随即咯咯笑了两声道:“要这么说,那就是多管闲事了,你们就不怕我找上你们吗?”

    我嘿嘿冷笑一声道:“你找一下我们麻烦试试?我们不弄死你,只是顾忌上天有好生之德,而且你修行不易,可不代表我们没有弄死你的本事!”

    我一句话刚说完,那黄皮子就又咯咯笑道:“别自欺欺人了,你昨天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摸过你的底了,你根本就什么都不会,凭几下拳脚就想弄死我,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就拿你们整的这一出来说,确实有点用,但也仅仅局限在能吓唬一下我而已,真要对付我,喷溅点猪血在我身上可没用!”

    我又嘿嘿一笑道:“我刚才就已经说了,并不是要弄死你,只是想让你出现,好跟你谈谈,你识相点,自己离开,再也不要到人间来了,深山大泽之中才是你该去的地方,不然的话,我会送你去你绝对不想去的地方。”

    那黄皮子的脸上忽然显露出一丝戏谑来,笑道:“哦?还有我不想去的地方?你倒是说来听听!”

    我顿时一愣,之前可没想过这些,随即脑海一转,忽然想到了我和九岁红在文王墓中遇到的那些斑眼龙鳞来,那东西可是黄皮子的克星,当下就有了计较,冷笑一声道:“你要是想去,我倒是乐意的很,文王墓里的那些斑眼龙鳞想必也乐意的很。”

    我这一说,那黄皮子就一哆嗦,眼神里终于露出了畏惧之色来,就在这时,猪肉张忽然冲着那黄皮子就过去了,三两步到了近边,一伸手,一把抓住那大嫂的脖子,一带劲就将她连人带椅子给举了起来,往旁边墙壁上一抵,另一只手中的杀猪刀对着她一扬,恶声骂道:“滚!”

    我心头一惊,这猪肉张是发疯了吗?他不会真的捅那大嫂一刀吧?刚想到这里,那大嫂的身上瞬间寒气翻腾,脖子又被猪肉张掐着,一口气吐不出来,浑身直抽,显然它对猪肉张更加的畏惧。

    随即猪肉张怒目一瞪,再度骂道:“还不滚!等着老子收拾你吗?”

    这句话骂完,那大嫂口中就开始发出尖叫来,声音十分刺耳,就和黄皮子的声音一模一样,身上迅速的升腾起了一股白雾。

    就在这个时候,猪肉张再度破口大骂道“操!我看你是找死!”一边大骂,一边猛的一刀对着那大嫂的脖子就捅了过来,可掐着她脖子的手却又忽然一松,那大嫂顺着墙壁就滑坐在了地上,屁股一疼,嘴一张,没叫出声来,却有一股白气从她嘴巴里喷了出来。

    说也奇怪,这口白气一喷出来,原先笼罩在大嫂身上的白雾就迅速的消失了,眼睛也睁开了,嘴巴也利索了,嘴一张就哭出了声来,一哭出声,猪肉张的脊背就弯了下去,一边伸手将那大嫂拉起,一边说道:“哭出来就好!哭出来就好......”

    可我却看见,大嫂口中喷出的那股白气,却对着我飘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