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89章:一身双用

时间:2018-03-24作者:玉柒

    ,精彩小说免费!

    李轻侯一出声,那土龙大师竟然直接一点头道:“出家人不打妄语,李施主所言极是,老二这几年随着年岁增长,身体状况每日愈下,加上年轻时旧伤未愈,疾病缠身,虽然动起手来也还行,但实力已经大打折扣。如果让老二与李家少主力拼,我担心又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何况当年我取李家的钥匙,也是一时之念,思虑有欠周全,如今归还李家,也算是了却老衲心头一桩心事,何况这样做即能化解老二与李家家主之争执,物有所值,而且这样一来,我也可以放手与施主一博。”

    李轻侯微微一笑道:“土龙大师就这么忌惮我?”

    土龙大师一点头道:“确实非常忌惮,当年我之所以助冉红枝牵制你,也是出于这一方面的考虑,施主天纵英才,论资质论智慧论身手,当世无双,你这样的人,就好比一把双刃剑,一旦走上了正道,那可造福一方,可一旦行差踏错,为祸程度也是巨大的,老衲不得不多加小心!”

    李轻侯苦笑了一下,说道:“土龙大师难道就凭这一点,就干脆压制与我,不让我得势?这理由未免太过牵强。”

    土龙大师却一摇头道:“当然不止这一点,除此之外,我还怀疑你有另外一个身份,只是苦无证据,若你真是那人,那老衲担心之事,只怕终究难以避免,但不管事情会如何走向,该做之事,老衲一定会尽力去做,其余的就只能看天意了。”

    我听的一愣,李轻侯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这倒值得推敲一下,以他这种人,如果真有另外一个身份的话,那一定也是不得了的大人物。

    李轻侯似乎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当下就苦笑道:“土龙大师言重了,李轻侯就是李轻侯,一介布衣,落魄草民,何来第二身份,不过如今讨论这些,似乎与目前局势无关,我看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究竟谁对谁错,留给后人评说如何?”

    一句话说完,一转头对李刑天道:“刑天,你还不接下土龙大师的钥匙?”

    李刑天眉头皱了皱,上前接过钥匙,谢过土龙大师,看了看李轻侯,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没有说出口,转身回到蒙长弓身边坐下,静静的看着场中两人,只是眉头却越皱越紧,显得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李刑天一离开场内,李轻侯就笑道:“土龙大师,你说你我该怎么个比法?”

    土龙大师一点头道:“阿弥陀佛!李施主是不世人杰,若和老衲拳脚相见,却是落了下乘,不如这样,你我口头比试一下,既能分高低,又不伤了和气,你看可好?”

    李轻侯一听,略一思索,一点头道:“如此也可行,不过,若没有个参照,口头比试只怕不大合适,我建议挑一人出来,我们口述,由他表现出来如何?”

    土龙大师又一点头道:“如此甚好!”

    那李轻侯转头看了一眼李刑天,按场中众人的辈分和资历来论,李刑天确实最合适,但李轻侯似乎不大想用李刑天,目光从李刑天身上一滑而过,直接看向了我,随即对我一招手道:“小子,你过来!”

    我顿时一愣,有点不大敢相信,反手一指自己道:“我?晚辈功夫浅薄,资质愚钝,怕是无法准确的将你们二位的描述表达出来啊!”这当然不是托词,要知道习武这玩意,是非常讲究天分的,有的徒弟在师父表演一遍之后,立马就可以有样学样的来上一遍,有的徒弟在师父手把手的教授之下,都无法领会其中奥秘,在这一块,我的资质并不算高,能有今天成就,全是当年杨爷爷硬打出来的。

    李轻侯微微一笑道:“你放心,用不着太聪明,不正确的时候,我们会纠正的!”

    那土龙大师也点头道:“阿弥陀佛!小施主来正合适,既不牵扯恩怨,也不分敌我,可以做到公平公正!”

    我一听两人都这么说了,也没辙了,当下和九岁红从礁石后面走了出来,九岁红过去和李刑天坐在了一起,在李刑天耳边不知道说些什么,我则走到李轻侯和土龙大师两人中间,苦笑一下道:“我该怎么做?”

    话刚出口,李轻侯就微笑道:“土龙大师,我就不客气了!虎步跨前,弓左膝,右腿弓箭步,左手成掌,上打雪花盖定,右手握拳,中打黑虎掏心,对方若格挡躲闪,右腿提起侧踢对方肋下,此招为一式三用,两实一虚,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虚实实,虚实结合。”

    他说的这个招式,我还是能够理解的,当下急忙照他所言,摆了出来,心中暗叹,这仅仅是试探性的攻击,就已经如此讲究,看来今天自己收获不小。

    心中正高兴着,土龙大师扬声说道:“阿弥陀佛!侧身躲上拳,提左腿压右手,横枪立马式,右手压黑虎掏心,左腿崩对方右腿,空余左手夜叉探海,直取对方双目。这一招同样是虚实互用,可攻可守。”

    我又急忙按他所说,摆出了架势,心中更是惊诧不已,虽然都是最简单的招式,可配合起来,竟然如同行云流水,运转之间,丝毫不见停涩,无论是攻击者还是破解者,使用的都确实精妙。

    李轻侯这时立即接上道:“我右腿本就是虚招,可发可不发,你既有防备,我就不发,直接将左手落空变抓,直取你左手手腕,破你夜叉探海,右手倒抽,反进一步,欺身入怀,直指咽喉。”

    我急忙按照他所说打了出来,这一打出来,更是心惊,我这样施展的不疾不徐看不出来什么效果,可这一招如果使用速度足够快的话,一下就能要了对方的命。

    果然,那土龙大师长眉一扬,面色沉重了起来,缓缓摇头道:“青衫怒马,青衫之快,快如闪电,这一招别人施展,我可挡可破,可若由李施主施展,我只能使用厚土壁垒来保护自己,我的厚土壁垒随念而动,心念一起,壁垒自成,李施主虽然功力深厚,双指也未必能破,老衲自保当可无忧,随后会用壁垒之沙,射出沙星暴雨。”

    一句话说完,那土龙大师身前,忽然就起了一道沙土壁垒,这龙王岛之上,遍地礁石,根本看不到一丁点的沙土,也不知道这些沙土从哪来的,反正就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而且形成了一道壁垒,只接挡在了土龙大师面前,随即那壁垒之上,凸出数以百计的小尖刺来,嗖的一下,全部脱离壁垒,对着我直射而来,吓得我急忙闪身跳开,可那些沙土尖刺并没有追击我,只是做了个样子,就掉落在地上了,显然,是土龙大师在做一个展示。

    我顿时傻眼了,这还怎么打?不说别的,那沙土壁垒随念而起,不管攻击他什么位置,直接出一个壁垒就挡住了,而这沙星暴雨一次施展就有数百之多,根本防不胜防,看样子,李轻侯只怕要输。

    刚想到这里,李轻侯已经大声喝道:“土龙大师好手段,数十年不见,又见精进,可这些沙星暴雨对我来说,却没什么用处!只需一招风扫落叶,就可以尽数破解。”

    我急忙按他所说使出了一招风扫落叶,以我的速度施展出来,只怕挡不下那么多的沙土尖刺,但土龙大师却连连点头,显然以李轻侯的速度来施展这一招的话,一定是可以的,当下更是心惊,要知道那可是百多枚的尖刺,瞬间全部扫飞,这手得多快啊!

    随即土龙大师又出一招,李轻侯也不甘示弱,两人就用话语你来我往,我负责将他们的描述表演出来,一身二用,初时还能跟上他们的速度,可随着两人话语越来越快,我的速度渐渐有点跟不上了,而且越往后打,两人话语越是简单,很多时候,仅仅用打、切、抓、撞、崩、击、格、挡、卸等等一个字代替,好在我跟随杨爷爷习武五年,虽然资质不算太高,但对于这些基本功却十分扎实,一招一式的演习出来,也颇像点模样。

    两人不愧是当世高手,就这么一来一往,愣是说了半个小时,他们言语上的较量不费什么力气,可我撑不住啊!虽然收获巨大,可力气损耗的厉害,脚步也开始飘了,正要出声喊停,李轻侯忽然大喊一声:“注意了!身法白马过隙,虎步上前,右拳直捣黄龙!实拳实打,怒雷之霆!“一句话说完,随手一挥,一拳打在旁边的一块礁石之上,就听轰的一声,那块礁石竟然碎成齑粉。

    土龙大师面色一涩,疾声道:“厚土壁垒!”

    李轻侯紧跟着又来了一句:“再来一拳,仍旧实拳实打,怒雷之霆!”

    土龙大师面容再度一涩,疑惑道:“你能打破我的厚土壁垒?”

    李轻侯并不回答,直接喊道:“最后一拳,怒雷之霆,三拳一点,破!”话音一出,土龙大师竟然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