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88章:一失一得

时间:2018-03-24作者:玉柒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下大出我的意料,原本蒙长弓与雷龙之战,虽然蒙长弓赢了,可蒙长弓才是受伤的那一个,而且受伤不轻,短时间内,只怕没法再与人交手,而雷龙实际上一点伤都没有,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雷龙竟然就因为土龙大师的一句话,瞬间坐化了。

    不单单是我,包括李轻侯和郭惊天在内,大家也都十分惊讶,倒是那五龙尊者剩下的四人,个个面色不变,没有丝毫惊讶的意思,看起来他们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一直都知道雷龙在参悟之时,也就是他坐化之时。

    随即土龙大师开始念诵起了往生经,如佛唱歇,法相庄严,余下三龙也纷纷双手合十,放于胸前,挨个对雷龙的尸身行礼,随即重新落座,面无表情。

    本来这边连赢两场,士气正盛,可雷龙一坐化,余下四龙这般模样,大家一时都不好意思开口了,一直等到土龙大师诵完经文,悠然停口,那水龙婆婆才占了起来,缓缓走到场中,一挥手,哗啦一阵落雨,但却全部集中在她的四周,随即雨落声起:“老身隶属五龙之一,五行属水,身上钥匙,盗自滇南张家,原本和雷龙一样,不想让这些钥匙再现与世,可如今天意如此,老身也想明白了,但若让老身就这么拱手送出,却也不易,哪位上来与老身过几手?”

    我一听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五龙会有五把七巧莲花的钥匙,只怕都是通过一些手段得去的,比如马家那把,不知道被雷龙怎么抢去的,张家这把,水龙婆婆直接说盗的,其余三把,应该也都是如此,这种重要事情,无论是哪个家族,都不会对外宣扬的,毕竟自己家族面子上无光,张起云临死之前,还交代张天行去找藏钥匙的线索呢,估计要是被盗了自己都不知道。

    水龙婆婆这一叫阵,师白樱立即站了起来,也一挥手,一片落雨,在她身边四周落下,随即说道:“这真是巧了,我最擅长的也是水之术,不如就让我陪水龙婆婆过几招如何?”

    说话是带有商量口气的,可人在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入了场中,两人一照面,纷纷微笑点头,算是礼数了。

    就在我以为两人接下来就应该开打的时候,那水龙婆婆却又忽然说道:“老身年纪大了,对动拳脚的事已经提不起兴趣了,我看不如这样,咱们俩改文斗如何?”

    师白樱也一点头道:“如此甚好,不知水龙婆婆要怎么个文斗法呢?”

    水龙婆婆呵呵笑道:“简单,你我都是耍水的,对水的形态、特质一定都非常清楚,如果用水攻击对方,反而落了下乘,而且也不会奏效,不如我们来听听水之语可好?”

    师白樱一愣,脱口而出道:“水之语?前辈水之术竟然已经高深到了这般地步?”这句话说的我心里一沉,师白樱的语气之中,透露着震惊,还有一丝不信,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起码这所谓的水之语,师白樱就玩不转。

    水龙婆婆又呵呵一笑道:“老身久居海上,占尽地利之优,特别是年老之后,心无牵挂,颇有些进展,三十年前,我只能施展水之术,到了二十年,我已经可以施展水之舞,十年之前,水之语已经略有小成,虽然不能说尽得水韵,浅显变幻,却也搞得清楚了。”

    这边水龙婆婆话刚落音,师白樱已经一挥手,手掌之上,顿时起了一股水流,缓缓而起,围绕师白樱身体四周盘旋飞舞,如同一道银链一般,随即师白樱说道:“请水龙婆婆上眼,可看得出我这道水之舞中,有何言语?”

    水龙婆婆只看了一眼,就微微一笑道:“你的水之舞已近完美,水之语激昂亢奋,珠珠相连,带动水力源源不断,几乎每一颗水珠都斗志昂扬,你能有这样的成就,已经非常难得了。”

    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道:“可惜,你太过追求完美,所使用之水,皆属无根之水,或取自落雨,或取自空气,虽然纯净,却不染尘埃,不沾地气,若是你能放下偏执,不纠结与水源是否纯净,你一定会更上一层楼。”

    这话一出,师白樱就面色一变,猛地一纵身,身形直接跳起,随之而起的还有一道银链,到了半空之中,那道银链化成一方圆盘,如同透明玻璃一般,稳稳停在半空,而师白樱就站在园旁之上,双手向上一挥,她面之所向,大海之中,顿时掀起一道巨浪,呼啸而至,瞬间扑到龙王岛上,轰隆有声。

    巨浪一起之时,那水龙婆婆已经扬声说道:“碧浪滔天,心湖难平!”八个字一出口,已经一伸手对着那巨浪的方向轻轻一弹,一点水滴由指尖飘起,悠忽一下,就没入巨浪之中,水滴投海,哪还看得出来半分。

    可奇怪的是,那水滴一投入海水之中,原本那道巨浪却忽然就落了下去,随即风停水静,在刚才起浪的地方,现在连个小浪花都不起了,其余地方依旧如常,唯独那一片海水,一丝涟漪都没有,平静的可怕。

    师白樱的面色瞬间就白了,身形缓缓从半空之中落下,对水龙婆婆一点头,脸上浮起一丝苦笑道:“水龙婆婆名不虚传,不用再比了,这一场是我输了!”

    我顿时一愣,这就认输了?那钥匙怎么办?两人不会串通好了故意耍大家的吧?这也没怎么比啊!说两句话,掀个浪平个浪而已,怎么就认输了呢?但其余几人却都不说话,由于是李轻侯,再看向水龙婆婆的眼神,甚至都升起了警惕之意,看样子师白樱说的没错,是她输了,这个水龙婆婆看似和蔼,实际上高深莫测!

    水龙婆婆也没多说,见师白樱认输了,只是微微一笑,对师白樱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了五龙的队列之中,雷龙的尸体仍旧未倒,就这么盘膝低头坐在那里,和睡着了一般无二。

    水龙婆婆赢了,自然不会再交出钥匙,李刑天的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失望的神色来,那师白樱看了一眼李刑天,有点愧疚的笑道:“大孙子,你师奶奶尽力了,实在是技不如人。”

    她和冉红枝是好姐妹,李刑天是冉红枝的孙子,她喊李刑天一声大孙子,自是在理,李刑天当下也不失气度,对师白樱一拱手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师奶奶不必自责,正如刚才土龙大师所言,该是刑天的,自然会到刑天手中。”

    师白樱也不是墨迹的人,一点头转身走到了郭惊天的身边坐下,郭惊天尚在闭目恢复之中,仿佛对这一战根本就不在意,可当师白樱在他身边坐下之时,脸上却忽然露出一种如释重负的模样,估计也是心里一直悬着,见师白樱没事了,才放下心来。

    这一场战斗,既没有郭惊天对阵苍龙时的激烈,也没有蒙长弓对阵雷龙时的凶险,双方只是轻描淡写的比划了两下就结束了,实在算不上战斗,但实力就是实力,在场的几人都是真正的行家,自然看得出来,也没人存在异议。

    只是师白樱一赢,李刑天就有点坐不住了,一闪身就到了场中,对五龙一鞠躬,拱手道:“后生晚辈李刑天,事出无奈,向五位前辈讨教两招,不知是木龙前辈赐教,还是土龙大师赐教?”

    对方五龙之中,雷龙坐化,苍龙重伤,水龙婆婆虽然赢的轻松,可已经打过一场了,就剩下一个土龙大师,一个身形枯槁的木龙,李刑天也只能向这两位挑战了。

    我原本以为应战的一定会是木龙,因为五龙之中,看起来最厉害的就是土龙老和尚,而我们这边只剩下李刑天和李轻侯了,和李轻侯比起来,李刑天肯定嫩一点,按常理推测,一定是土龙大师对阵李轻侯,可李刑天这边话一说完,土龙大师就飘然起身,也没见他动弹,身形一闪,就到了李刑天的对面,随即单手一伸展开,手掌之中已经亮出了一把钥匙。

    李刑天目光一凝,还没说话,那土龙大师就扬声说道:“阿弥陀佛!这把钥匙,原本就是得自你们李家,是老衲当年助冉红枝击败李轻侯之时,李家付给老衲的代价,这几十年来,老衲始终不知当年之事,是对是错,心中难以释怀,今天你身为李家家主前来讨要,老衲自当成全,何况这原本就是你李家之物,我就还与你吧!”

    一句话说完,将手一伸,将钥匙送到了李刑天的面前,李刑天顿时一愣,我也愣住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前面几位都不肯交出钥匙来,到了他们这,土龙大师对阵李刑天,肯定是李刑天输的几率大,可土龙大师却没出手就将钥匙送给了李刑天,难道说这土龙大师在刻意成全李刑天?

    刚想到这里,那李轻侯已经起身长笑道:“果然不愧是土龙大师,这样一来,你就可以放开手脚对付我了是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