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81章:陈年恩怨

时间:2018-03-13作者:玉柒

    ,精彩小说免费!

    郭惊天这么一说,那老和尚面色就是一囧,只好低声颂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郭施主,你还是过激了,有些人虽然做错了事,可也罪不至死,其中更有一部分良心未泯,只要稍加指点,就能回头是岸,你却不管因果,一律杀之,手段未免还是太激进了一些。”

    郭惊天哈哈大笑道:“拉到吧!我很奇怪你这种想法,这世上好人多的是,有人奉孝至亲,有人支教荒山,有人好善乐施,有人一生都在积福行善,你有时间,为什么不去帮助这些人?却要浪费时间在那些恶人身上?照你们佛家所言,做了一辈子恶,临死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了,真是荒唐!要按我说,就是一刀宰了,省时省事,将机会留给那些好人多好!”

    那老和尚面色又是一涩,再念佛号道:“阿弥陀佛,郭施主杀戮成性,魔障已深,难以自拔,对于四弟暗算你之事,暂且算在我们五龙庙的头上,咱们等会一并算清楚可好?”

    我一听就不知道,这老和尚动了嗔念,也难怪,他是个和尚,信的是佛家思想,郭惊天的思路行为,在他们看来那就是正宗的魔道,可偏偏郭惊天还说的理直气壮,还呵斥他们度化恶人的行为是荒唐行为,攻击他信守数十年的佛家思想,动了点怒也是正常。

    郭惊天一听,立即点头道:“好!我既然来了,五龙庙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也没打算走!”

    那李轻侯这时却扬声笑道:“郭兄弟,你这都算好的了,相比之下,我这才叫个冤枉,你好歹还杀过人,我李轻侯自从出道以来,从未杀过一人,却也莫名其妙的被五位前辈给算计了,你说我这口气,又如何咽得下?”

    我一听顿时心头一惊,说的好听,自从出道以来,一个人都没杀过,这里面的难度系数,却比郭惊天那种看不顺眼就杀却要难上数倍,为什么呢?江湖上就是这样,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你不够凶恶,别人不怕你,别人之所以怕郭惊天,说白了就是因为他出手狠辣,动不动杀人一家,可当一个人从未杀过人,别人还不敢招惹他的时候,那这个人一定是十分可怕的,可怕到了不用杀人别人也害怕他的地步。

    要知道人在江湖飘,没有不打打杀杀的,有争执就会有仇恨,李轻侯就算没杀过人,一定伤过人,比如杨爷爷,就被他打伤过,别人受伤了之后,一定会想办法报复的,所以很多人都选择斩草除根,直接杀了了事,他不杀,只有两种原因,一是心地仁厚,不愿意多造杀戮,以目前来看,李轻侯肯定不是这种人,二就是根本就不怕报复,甚至是别人被他打伤了,根本就不敢报复。

    反正杨爷爷的那伤,我从未听杨爷爷提起过报复二字,原因很简单,被他打伤的人很清楚,有这个念头也是白想,根本报复不了他!这才是可怕的地方,连报复的想法都不敢有,这是不杀人而诛心啊!

    这时那老和尚一点头,一挥手示意郭惊天坐下稍候,随即一转头对那李轻侯道:“李施主,你此番前来,想来是和郭施主一样,要为当年我出手伤你之事寻仇,可是如此?”

    李轻侯也没有隐瞒自己想法的意思,十分潇洒的一点头道:“不错,晚辈当年起事夺权,本是我们李家内部纷争,与外人无关,与土龙大师你更是没有任何关系,眼见即将功成,却因土龙大师横加干预而功败垂成,这些年来,我被关在李家宗祠之中面壁思过,却始终想不明白,我哪一点错了?才让德高望重的土龙大师出手对付我?”

    “所以我一朝得见天日,立即赶赴东海,登上龙王岛,当面求见土龙大师,还请土龙大师能解说一二,让李轻侯明白,当年李轻侯做事不当的地方,也好让李轻侯这颗不甘了几十年的心,能够平静下来。”

    那老和尚微微抬起了头来,长长的寿眉挑了一下,念了声佛号说道:“阿弥陀佛!李施主,二十年了,还不能放下吗?当年之事,谁对谁错,已经成了过眼云烟,又何必苦苦追寻,着了相呢?”

    李轻侯苦笑一下,忽然一抬头看了李刑天一眼,又看向那老和尚,沉声道:“好男儿当心存天下,真英雄必志在四方,想当年,我也像刑天这般年纪,少年得志,意气风发,一心想成就一番大事业,以一人之力,为百姓谋福,若李家有主,我自当另谋天下,可当时野禅年少,尚不能自主,外敌环伺,内有冉红枝霸占李家大权,李家风雨飘摇,我身为李家子弟,又比野禅年长几岁,适时站了出来,力挽狂澜,扫平窥伺李家产业之外强,奠定李家不败之功业,李氏一门,无不服我,我站出来争家主之位,难道不应该?”

    那土龙大师的面色忽然又沉静了下来,闭目垂眉,仿佛睡着了一般,沉吟了半晌,才缓缓点头道:“不错,当时李家确实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将那些觊觎李家产业的人赶走,冉红枝确实撑不下来,李氏一门,也多服你,你当李家家主,也是应该。”

    李轻侯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激动,随即升起一丝痛苦之色,似乎沉陷入了往事之中,再度沉声道:“冉红枝为人警慎保守,只适合守家,却不适合创家,若当年我做了李家之主,必定奋勇激进,李家也不会一直持续二十年不得发展,直到刑天当了家主之后,才得以发展了,土龙大师,你说对不对?”

    那土龙大师又一点头道:“不错!以你之聪明才智,若你当了李家之主,李家不会在其后二十年里碌碌无为,李家之盛名,只怕是如今的数倍!冉红枝确实只适合守家,不适合当家主。”

    我一听心里就是一愣,这和九岁红跟我说的版本,好像有点不一样,原来当年守住李家家业的是李轻侯,而且听起来,好像李轻侯更有这个资格当李家的家主。当然,这也正常,要知道历史从来都是由胜利者所书写的,李轻侯在和冉老太太的争权夺利之中败下阵来,就是个失败者,舆论自然就操控在了冉老太太的手里,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呗。

    九岁红的面色有点变了,张了张口,似乎想说话,却又被李刑天扫了一眼,硬生生憋了回去,她当然也清楚,这种场合,实在没有她说话的份。倒是李刑天,依旧面不改色,确实有大将之风。

    此时李轻侯面色更加激动,声音都不自觉的提高了三分,继续说道:“论为人,我李轻侯平时为人公正,严己宽人,言语、举止、行为皆有自律,虽称不上完人,但也当得起君子二字。论声望,我广交天下英豪,所来求者,无不满意而归,三江四海,朋多友阔,虽不及孟尝君食客三千,也有小孟尝之称。论身手,当时李家,我若说第二,无人当称自己为第一,就算是当时整个天下,能敌我者,也不过寥寥数人。论聪明才智,论行事手段,无不数倍于冉红枝。”

    “也正因为如此,我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年土龙大师会出手阻止与我?大师可知,你一念之差,却让我失意半生,数十年时光蹉跎,少年不再,雄心消沉,我毕生的抱负,数十年的光阴,就因为大师你的横加干预而改变,土龙大师,你说我来寻你,应该不应该?”

    土龙大师这次想都没想,就一点头道:“应该,我一生行事,件件不愧与心,唯独当年对你出手,我至今难以释怀,是对是错,老衲也无法确定,只能留与后世评说。李施主放心,你此次前来,老衲必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但事有凑巧,龙王岛上还有其他宾客,还请李施主稍待片刻。”

    一句话说完,那土龙大师又转头看向了李刑天和蒙长弓,对两人一合十道:“阿弥陀佛!李施主、蒙施主,两位是江湖上的后起之秀,我们都已经老了,江湖的未来,都在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肩头上,之前两位施主一直与我们五人谈禅论道,不露来意,可到了现在,郭、李两位施主都已经开门布公,不知道两位可愿意将来意奉告?”

    李刑天一听就淡然一笑道:“土龙大师放心,我们前来,却不是来寻仇的,我们这个年纪,和在座的各位,也扯不上什么仇怨,实际上土龙大师乃是我们李家恩人,奶奶曾有交代,见到龙王岛之人,必须以礼相待。”

    说到这里,李刑天话锋一转道:“不过,刑天此次前来,确实是有事相求,只是因为这事实在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来,所以才和五位前辈东拉西扯的聊了半天,也没敢扯到主题上去,现在土龙大师既然问了,那刑天也不敢隐瞒,刑天此来,是想向水龙婆婆求一件宝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