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80章:正邪难分

时间:2018-03-13作者:玉柒

    ,精彩小说免费!

    那人话一出口,郭惊天就扬声大笑道:“绝顶高手?好笑,五个老头以前也许算得上是绝顶高手,可现在年迈体衰,绝顶不绝顶的不敢保证,秃顶的倒是有一个,一对一,五条牢笼没一个会是我对手!这两个小伙子倒是有点气势,可距离绝顶高手这四个字,只怕也还有点距离,至于你,你倒是可以算得上是绝顶高手,虽然你我未交手,可我知道,我未必拿得下你,只是有一点我觉得好奇,你是谁?”

    郭惊天前面的话,我一点都不觉得惊奇,我和郭惊天到现在为止,仅仅见过两次,可就这两次,我已经深知他的为人,此人身负战神之名,手段确实高绝,天下难逢敌手,性格也豪爽,说话做事,从不愿拐弯抹角,但行事不论规矩,只凭个人喜恶,为人当在亦正亦邪之间,只怕谁也别想让他说出个服字来。

    可他最后这么一问,我也是一愣,我不认识正常,我才走几天江湖,可郭惊天也不认识,那就真的奇怪了,按双方的年纪来看,他们应该是同一时期的人物才对,两人都是气度不凡的人物,想当年的成就一定都不低,就算没照过面,互相之间也该有过耳闻,这一见面,就凭猜也应该能猜出几分来,何况郭惊天亲口承认,他未必是那男子的对手,这确实令我震惊异常。

    趁他们说话的当下,九岁红忽然冲了出去,一闪身到了李刑天的面前,低声嘀咕了两句,李刑天一点头,九岁红的面色顿时凝重了起来,随即乖乖的站到了李刑天的身后,一言不发。

    我更是奇怪,这可不是我之前认识的九岁红,之前的九岁红,就算天塌下来,只要有李刑天在,她从不会惧怕半分,因为她知道李刑天一定会保护她,可今天却这副模样,显然是意识到了,这一次,李刑天也保护不了她。

    刚琢磨到这里,那长发青衫男子就扬声笑道:“郭兄不认识我,我可是久仰郭兄大名,鼎鼎战神,战无不胜!二十年前,战神之名就已经蛮声宇内,说实话,那时候我曾想过寻你一战,可后来因为些许家务,给耽搁了下来,再后来郭兄忽然从江湖中消失了,我再想寻郭兄一战,再不可得,没有想到,今天在这里,大家竟然遇上了,也算有缘。”

    说到这里,双手一抱拳,冲郭惊天一点头笑道:“正是介绍一下,鄙人姓李,北京李家的李轻侯!”

    李轻侯三个字一出口,李刑天的脸色不自觉的青了一下,九岁红的双眼也瞪的滚圆,我也下意识的多看了那李轻侯两眼,我没见过他,可他的大名,却如雷贯耳,在李刑天之前的李家天才!一人之力造就李家内乱,差点就颠覆了李家,取代了九岁红父亲李野禅成为李家掌事人!老太太亲自出手,遍邀好友助拳才拿下了他,杨爷爷被他一掌打的,伤势几十年都无法痊愈,就凭这些,已经足够骇人了,绝对有资格称得上是绝顶高手,只是这李轻侯不是传说已经死了吗?怎么又出现在了这里呢?

    果然,郭惊天一听来人是李轻侯,眉头也是一皱,目光一凛,随即哈哈豪笑道:“青衫怒马李轻侯,没有想到,今天能在这里,见到传说之中的李轻侯,即使死在这龙王岛,也算不虚此生了。李轻侯,你以青衫怒马闻名天下,你的马呢?”

    李轻侯淡然一笑道:“怒马并不是一匹马,而是我的一套拳法和一套身法,怒是怒雷之霆,马是白马过隙,这些年来,白马已经成了老马,跑不动了,随着年岁增长,性格逐渐随和淡然,也怒不起来了,倒是这一袭青衫还在。”

    说到这里,随手一指李刑天和蒙长弓道:“郭兄,你被困二十年,可能对江湖上的后起之秀不大熟悉,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李野禅之子,李家当今的掌事人,人称状元的李刑天,另一位则是白马探花蒙长弓,这两人已经算是江湖上后起之秀中的绝顶高手了,只怕比起郭兄年轻时,也未遑多让。”

    “至于五龙庙的五位前辈,就不用我介绍了吧?相信郭兄你都认识,而且我还相信,今天郭兄至此,只怕和我的目的相同,咱们俩暂时应该算是同一阵线之人,郭兄的矛头,还是先向着别人吧!”

    郭惊天面色又是一沉,扬声豪笑道:“怎么?李兄莫不是也被这五条老龙暗算过?要这么说的话,这五条老龙,这几十年来看着好像连龙王岛都没出,可实际上得罪了不少人啊!”

    话音刚落,我一直没来及仔细看的那位老人,忽然扬声说道:“阿弥陀佛!郭施主说的是,我们五个,之前确实做过不少事,结下不少仇家,如今李施主和郭施主寻上龙王岛来,也算是因果循环。不过,我们五人所为,问心无愧,就算时间再回流一次,只怕还是会这么做的,李施主、郭施主,这二十年来,你们可曾为自己的年少轻狂后悔过?”

    我趁机看去,只见说话的这老人,竟然是一位和尚,之前那秃顶老人是假和尚,他可是真和尚了,头顶的九道香疤,十分显眼,手中所持佛珠,另一手当胸而立,刚才念诵的佛号,都足以说明老人和尚的身份了。

    这老人面容十分苍老,看上去比其余四位的年岁,起码要高出二三十岁来,两道白色寿眉直接顺着眼角垂了下来,眼角也耷拉了,眼袋也出来了,面上满是皱纹,一把白胡子飘与胸前,面容悲苦,似乎一生承受了太多的苦难,身形瘦小干枯,却穿一件异常宽大的僧袍,除了头、手之外,全都罩在僧袍之内,一眼看上去,忽然就感觉到这人活在世上,竟然到处都是悲苦。

    这边刚看清楚,那半截铁塔般的老者就陡然大道:“对!老大说的对,李轻侯,郭惊天,你们俩个空有一身万夫莫敌的本事,不思为百姓谋福,不思为宇内肃清,却一直好勇斗狠,伤残人命无数,两人四手,沾满血腥,我们再不出手制止,难道还任由你们胡作非为下去吗?”

    他这一说话,郭惊天就哈哈大笑道:“老雷龙,我是双手血腥,可我郭惊天所杀之人,哪一个不该死?我所杀第一人,就是温州温如玉,那厮表面上是谦谦君子,暗地里拐卖人口,你说他该死不该死?西域欢喜菩萨,强抢良家妇女,用以淫乐,毁人清白,你说他该不该死?泰山第一名宿鲁子清,更是披着人皮的狼,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更喜欢强暴幼女,你说他该不该死?”

    “此等事例,举不胜举,我是双手鲜血,可我所杀之人,哪一个不是罪大恶极?你们五龙庙敢说不知道这些人的真面目吗?你们不敢说!你们很清楚我杀的都是些什么人,你们五龙庙一向自诩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高高在上,俯视众生,可这些江湖败类,人间渣滓,你们为何不管?好!你们不管,我来管,你们不杀,我来杀,你们不做恶人,我来做这个恶人,可恶人我做了,恶名我担了,你们明知我为什么要杀那些人,不替我辩解我不怪你,可为何十三太保在终南山对付我时,你们还暗中出手伤我?”

    “要不是你们暗中出手,就凭十三太保那些人,留得住我?即使如此,我也只杀了十三太保之中该死的五个,罪不至死的,我还是只伤不杀,相比之下,究竟谁才是恶人,谁才是圣人?你们别以为事情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要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可怜白樱为了救我,苦苦追寻二十年,竟然意外之中得知,原来暗中伤我之人,就是老苍龙,你们五龙庙,当真对得住仁义这两个字啊!”

    听到这里,我顿时就是一愣,在我心里,郭惊天一直都是个狂人、恶人,身手高绝却正邪难分,如今听他这么一说,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儿,如果他说的都是实话,那他所杀那些人,当真是死不足惜,五龙庙这五位老人,却有助纣为虐之嫌了。

    这时那最老的僧人又扬声道:“阿弥陀佛!郭施主,你杀温如玉、杀鲁子清、杀欢喜菩萨,包括后来杀的那些江湖同道,我们五龙庙从来没指责过你,可你杀温如玉时,杀尽温家一门,杀鲁子清时,将鲁家一门四子也杀了个干净,这难道也是替天行道吗?你可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

    郭惊天忽然纵声大笑了起来,边笑边说道:“温家一门,尽数参与拐卖人口,该不该死?鲁氏一门四子,仗着鲁子清的势力,更是横行霸道,无恶不作,该不该死?若是你所谓的上天连这种人都有好生之德,那对不起,我郭惊天就连你的上天一并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