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74章:娉礼

时间:2018-03-06作者:玉柒

    ,精彩小说免费!

    石大龙媳妇当场就傻眼了,一时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村上有个老人,平时欢喜写毛笔字,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也都请他去写写画画,当时也在场,就伸手将那娉书拿了过去,一看之下,也是一愣,随即点头道:“这娉书写的相当规整啊!一般人可写不出来啊!”

    他为什么这么说呢?古人做事,凡事都讲个规矩,这个娉书的书写格式,也有讲究,以前娉书都是装在信封里的,但现在不是了,现在都是这种可折叠的卡片类型,封面上写的字是吉祥语,就是讨一个口彩,里面的正文,一定得竖着写,字数要双不要单,日期要按农历算,所选的日子一定是黄道吉日,中间女孩的姓名,如果是三个字,就不写姓,如果是两个字,就用全名,如果到最后字数为单了怎么办?古人也有办法,在后面加上“福禄寿齐全”来调整为双数,如果本来就是双数,那就加福寿双全即可,这小小的娉书之中,每一个字,都不能错,错了女方家肯定不高兴,会认为男方家不重视自己的闺女,轻则赔礼道歉,重则能闹到悔婚的地步。

    可别小看这小小的娉书,在古代那可是婚娶之中相当重要的环节,在古代有一个行当,叫做喜庆堂,这里面包括了媒人、喜娘(迎亲时走在轿子旁边,过河过桥要说吉祥话)、抱鸡童子(去接新娘子时,抱两只大公鸡去,女方家会留下一只公鸡,还一只会下蛋的母鸡,再将这一公一母两只鸡抱回来,吉祥寓意。)、压床童子(大婚之前,找一童子睡在新床上,不尿床赏钱少点,尿床双倍赏钱,谓留渍,渍音同子,就是留子,也是一种彩头)、乐手、轿夫、执笔(写娉书、礼单的)、马童(给新郎官牵马的)、抬手(抬嫁妆的)等等等等,一整套齐活的,只要是婚礼上需要出现的角色,都可以算到喜庆堂里去,只是这些人并不是固定的,平时各自有事,谁家有婚嫁请到了才开一次工。

    而且由于婚嫁属于喜事,古时候人迷信,认为参加喜庆的事会沾点喜气,所以都自愿少收点工钱,还有一些都是自家人代替的,久而久之,这一行也就算没落了,特别是到了新中国之后,男女恋爱自由了,很多规矩都不那么讲究了,喜庆堂也就彻底消失了。

    这其中的娉书,就是由喜庆堂之中的执笔所写,字不能错一个,格式不能错一点,不然下次再也不会有人请你当执笔了,这位老先生由于大家也经常请他操办红白喜事,所以懂这些道道,一看之下,立即赞不绝口。

    随后这老先生就将娉书之中所夹的红纸打开了,上面用工工整整的蝇头小楷写满了字,全是各式娉礼,老先生随口就念了出来:“牛血珊瑚一株、百年蚌珠一对、白玉雕花小碗一对、象牙筷子两双、纯金簪花酒壶一把、纯银酒杯一对、纯金锻凤嵌宝发簪六支、凤冠霞帔一套、描金绣凤吉服一套、金银线纳软底绣花鞋一双、金锭八枚、银锭八枚、铜钱八枚、牛一头、羊两只、整片猪肉两扇、鲤鱼两条,糖六十六斤、蜜饯干果八十八份、步步高升两条。”

    这一读完,大家都愣住了,这娉礼可谓丰厚,那老先生又是一番称赞,说这礼单写的也讲究,礼单上的物品,在古时候也是有规矩的,叫做中间带走前后留,什么意思呢?开头两件和后面的金银,是女方家留下的,中间的东西,是要由女方出嫁时再带回去的,都是女方需要穿戴的或者小夫妻晚上洞房之前需要用到的。

    比如碗筷酒壶酒杯,这些是夫妻洞房前需要吃点喝点,互相喂食、喝交杯酒用的,发簪凤冠衣服鞋都是女方需要穿戴的,而珊瑚珍珠金银铜钱,都是给娘家留下的,过了金银就是畜类,然后才是糖和蜜饯干果,寓意生活甜蜜,最后一定会加两条糕,也是讨个彩头,这份礼单可以说,完全按照了规矩来的,一点都挑不出毛病来。

    但在这礼单的背后,还写了一句话:“成亲之日,就是宝儿归家之时!”并没有落款,只是在落款处,印了条威武雄壮的金龙。

    这就有问题了,大家一起猜测了起来,纷纷议论此事邪门,石大龙夫妻两好不容易才收住的眼泪又出来了,瞬间大哭了起来,杏儿一见,立即疯了一般的大喊:“我嫁!我嫁!只要能将宝儿放回来,我嫁!”

    她这一喊,那老先生急忙就捂住了杏儿的嘴,连连说道:“不可乱说!不可乱说啊!这里头可不是普通人家的嫁娶,这搞不好就是龙王爷娶亲啊!”

    随后老先生就将之前听说过的传说说了出来,说是这海里的龙王爷,有时候会化身为人,在人间行走,一是体察民情,二是决定来年的各地布雨量,有时候会看上民间美貌的女子,就会先拿了女方家至亲之人去,逼女方嫁与自己,只要女方一答应了,到了娉书上所指定的日子,龙宫里的虾兵蟹将就会来将女孩子接走,这当然只是传说,谁也没有真遇上过,但今天这娉书来的蹊跷,不得不多想一点。

    有人说龙王爷娶亲,娉礼又这么丰厚,为什么不同意呢?别忘了龙王爷和人类生活的可完全是两个环境,人类生活在岸上,龙王爷可是生活在深海之中的龙宫,人去了能有个好吗?就算龙宫里可以让人存活,但女孩子一旦嫁给了龙王爷,就再也不能和父母见面了,就算父母死了,也不能回来吊孝,也是人生一大悲事。

    可杏儿一心想救宝儿回来,根本就顾不上自己的生死,仍旧大喊大叫,一个劲的答应要嫁,只要能让宝儿回来,让她就死都行,众人劝解一番,到了天晚,也就散了,毕竟谁家都有日子要过,也不能一直看着他们。

    倒是石大龙,毕竟是家里的顶梁柱,首先振作了起来,一面强忍自己心中悲疼,一面还得安慰媳妇闺女,时间是世界上最好的药物,可以治疗一切的内心创伤,个把月之后,一家人终于恢复了点元气,那份娉书出现之后,也再没有出现过其他的异常事情,所以大家也就逐渐的不当回事了,只有杏儿一心要用自己换回弟弟。

    宝儿虽然没了,一家人还得生活啊!石大龙经过个把月的休整,心情也好一点了,就又开始出海捕鱼,这是他一家人赖以谋生的手段,自然不能丢了。

    可石大龙这一出海,第一网下去,就捞上来了一口大箱子,大箱子完好无损,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出水就干,一滴水珠都挂不住,就连箱子口的缝隙之处,都是用蜡封起来的,水浸不入。

    石大龙觉得奇怪,就在渔船上找了把鱼叉,用鱼叉将箱子撬开了,这箱子一撬开,顿时就傻眼了!

    箱子的正中间,放着一套折叠的工工整整的大红吉服,下面垫一双金银线纳的绣花鞋,只露出两只鞋头来,一个纯金镂空雕花锻凤的凤冠,端端正正的放在大红吉服之上,凤冠之前,一字排开六根纯金锻凤嵌宝的簪子,左边摆放一支胳膊粗的牛血珊瑚,珊瑚旁边一个打开的锦缎盒子,盒子里放了两颗鸽子蛋般大小的珍珠,右边则放着八块金锭、八块银锭、八枚铜钱,在八枚铜钱的旁边,还有一个小箱子,里面放着玉碗象牙筷、金壶银杯。

    这一切物件,和那礼单上所写的完全一样,一样不多一样不少,这将石大龙吓的,也没心思捕鱼了,立即驾船回转,到了岸上直奔回家,一进家门,就又是一愣!

    石大龙一家原先过的不错,盖了一栋两层的小楼房,拉了个大院子,现在院子里,放满了物件,有活有死的,活的有一头牛一只羊,两条大鲤鱼养在大盆里,死的是两扇生猪肉,其余的糖包干果分成几十个盒子,放了一地,两条糕放在最上面最显眼的位置。

    这一下可就是齐了,石大龙眼前一黑,就昏死了过去了,等再度醒来时,家里已经收拾的利利索索的了,船上的箱子也被众乡亲帮忙抬回来了,谁主事的呢?杏儿!

    杏儿这小姑娘年岁不大,却极有主心骨,又对弟弟的失踪心存愧疚,一心要以自己换回弟弟,见到这些娉礼,更加坚信自己只要嫁过去,就能将弟弟救回来,所以根本不顾母亲反对,自己已经将凤冠霞帔等出嫁穿戴之物,都拿到自己房间去了。

    而这个时候,众乡亲也都相信了,所发生的一切,也容不得大家不相信,这年头,除了龙王爷,还有谁能弄到胳膊粗的珊瑚、鸽子蛋般大小的珍珠?不说这些,金锭银锭谁家有?更离谱的是,畜生糖果是怎么送到石大龙家院子里的,全村一百多号人,愣是没一个人看见的,除了龙王爷,还有谁能办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