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68章:文胆榜眼

时间:2018-03-04作者:玉柒

    ,精彩小说免费!

    狄南山一拳打出,蒙长弓就大吼一声:“好!马帮四大金刚之中,好歹也有个带把的,算你是个人物!”拳随话出,也不肯占那狄南山的便宜,一只手往身后一背,另一只手握成拳头,一拳打出,直迎向了狄南山的拳头。

    狄南山此人,也是身形高大魁梧,勇猛过人,不然也不会出来硬拼了,可惜的是,他遇上的是蒙长弓,他勇猛,蒙长弓比他更勇猛!

    两人出手同样又快又疾,各自拳带风雷,赵燕楚再想拦也来不及了,就见两只碗口般大小的拳头直接撞在了一起,“砰、啊、呼、砰”接连四声响起,第一声砰是拳头撞击在一起的声音,第二声啊是狄南山响起的惨叫声,惨叫声还没停止,身形已经飞了出去,带起呼的一阵风声,第四声砰则是直接撞在了一块山石上面,然后人才顺着山石滑落下来。

    说起来慢,实际上就是电花石火一瞬间的事,我就觉得眼前一花,狄南山已经飞了出去,再转头去看狄南山时,狄南山唯一的一条胳膊,已经耷拉了下来,原先刚硬强劲的拳头,软软的下垂摇晃着,额头上一脑门子冷汗,颗颗如豆,再看向蒙长弓的眼神,已经满是敬畏,估计这一下是吃了大亏,起码手腕是折了。

    蒙长弓则放声大笑道:“马帮称雄滇南多年,手下四路金刚威名赫赫,今日一见,不过如此,不过你本事不大,胆色倒是有点,这点力道也敢对我动手,也算是条汉子,我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以后再见了我,绕着点道!”

    他这一喊,对面的几人脸上顿时就更挂不住了,赵燕楚对狄南山确实不错,原本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动手的,一见狄南山吃了大亏,蒙长弓说话又这么难听,立即一挥手道:“上!打一拳给一万,踢一脚给两万,给我打死他!”

    话虽然喊的硬气,可人却借着搀扶狄南山的借口,迅速的退到了后面,苇渡海、亮鳞等都不傻,没一个敢上的,倒是有些泼皮无赖,见了钱不要命的角色,纷纷涌了上来,可这些人哪里中用,连蒙长弓的边都沾不着,蒙长弓当然也不会对这些小喽啰下重手,就见蒙长弓左一扒拉右一扒拉,就倒下了好几个,每一个一倒下就惨叫连连,连爬起来都不可能。

    蒙长弓如入无人之境,对方那些人手,根本挡不住他,他边大步向前行走,边随手拨打,每出手一次,或掌或拳,或打或拿,必定倒下一人,连续倒下十几个之后,那些地痞流氓又不傻,也不敢再上前了,蒙长弓也懒得理会他们,直奔着苇渡海等就过去了。

    苇渡海一见,顿时面色一紧,沉声道:“大家小心,这厮力道惊人,不可硬碰。”说话间,已经拉开了架势,看样子,他还是准备拼一把的。蒙长弓可能是诚心要找苇渡海的麻烦,首先就奔他去了,一到了近前,二话不说,抬手便打,苇渡海不敢硬挡,闪身后退。

    可他这一退,就再也停不下来了,蒙长弓的拳头如影随形,此退彼进,始终追在苇渡海面门一尺之地,苇渡海接连撞翻两个喽啰,抓起一人抛出阻挡,都没有成功,蒙长弓就像他的影子一样,始终跟这他的身形。

    就在这时,那亮鳞忽然出手了,一出手就是一道红光,直奔蒙长弓面门,而赵燕楚也闪身飘了过来,手腕一抖,一把尖刀亮了出来,欺身从左侧逼近蒙长弓,一刀对着蒙长弓的肋下就刺了过去。

    蒙长弓根本就不躲,反而哈哈大笑:“来的好!爷今天就活动活动筋骨!”话未落音,已经一手横挥,将亮鳞打出的那道红光扫飞了出去,另一只手一伸,则直接抓住了赵燕楚的手腕,手一捏一抖,赵燕楚手中的尖刀已经拿捏不住,当啷一声,掉在了地面山石之上。

    可他这一停下来,总算给了苇渡海喘气的功夫,苇渡海也是江湖老手,一见亮鳞和赵燕楚齐攻蒙长弓,刚缓了口气,立即返身而上,口中大喊一声:“一苇渡海!”喊声一起,人已经化成一缕青烟,速度瞬间提升,用肉眼根本看不清的速度,一掠就到了蒙长弓的面前,挥手横切,一掌切向蒙长弓的咽喉。

    蒙长弓刚拿住赵燕楚的手腕,苇渡海又到了,而且苇渡海所击之处,还是咽喉要害,按正常思维,这个时候最合适的应该是松了赵燕楚,闪身多开苇渡海这一击,可蒙长弓没有,蒙长弓采取了一种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打法。

    随着苇渡海那一掌横切,蒙长弓却忽然将身子一挺一提身形,生生蹿起一小截来,就这一截,已经使苇渡海的出手失去了准头,一掌切在了蒙长弓的胸膛上,蒙长弓没事人一样落了下来,手腕一折,赵燕楚就发出一声惨叫,随即抬起一脚,正中赵燕楚的肚子,直接将赵燕楚踢飞了出去,然后才一伸手,一拳直打苇渡海。

    苇渡海对蒙长弓甚是忌惮,一见蒙长弓还手,立即后退,可蒙长弓这一拳却是假的,就是为了逼开他,他往后一闪,蒙长弓脚尖已经一点,正中刚才赵燕楚掉落的尖刀,就听嗖的一声,那柄尖刀已经电射而出,随即身形一晃,人随刀走,身如巨鹰,一掠而起,从上而下直扑了过去。

    苇渡海一直将注意力都放在蒙长弓身上,小心防范,可没想到蒙长弓忽然踢出一把尖刀来,顿时一慌,又见蒙长弓鹰扑而下,知道那把刀只是逼他伸手去挡,只要他一挡,随后而来的蒙长弓才是杀着,当下竟然牙一咬,对那把尖刀不闻不问,一伸手挡住了蒙长弓下扑之势。

    他这一挡,正好中门大开,那柄尖刀嗖的一下就射了过去,饶是苇渡海极力扭动身躯,妄想躲避,可蒙长弓一击被他挡住之后,却没有收手,而是不断施加压力,苇渡海愣是无法移动,夺的一声,一刀射在了苇渡海的小腹之上,苇渡海顿时一声惨呼。

    这个时候,赵燕楚强忍手腕断折之苦,一挥手道:“大家一起上!”招呼白狗、亮鳞齐上,可白狗刚一动身,已经被李大瞎子拦住,亮鳞则被九岁红缠住,我直接就奔赵燕楚过去了,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要是能在这里将赵燕楚一伙给除了,我们不但反败为胜,也算在金陵站住脚了。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白影直掠而来,嗖的一下就到了蒙长弓身边,蒙长弓立即感应到了压迫感,舍弃了苇渡海,一拳打向那白影,就听轰的一声,两人交手,如同炸药爆炸了一般,劲气乱飞,气流四散,两人一齐后退了三步,蒙长弓哈哈大笑道:“白欢喜,果然是你!”

    那白影身形还未站稳,就轻声笑道:“你猜错了,不是我!不是我!”话音一落,显露出真面目来,确实一白衣汉子,雪白的西装雪白的裤子,连里面衬衫都是雪白的,打一条纯黑色的领带,铮亮的皮鞋,穿得跟婚庆礼仪似的,但气度雍容,举止之间,自带一股超强的气场,让人一眼看见,竟然不自觉的心生自相形惭的念头来。

    再细看,年龄也就三十出头,一头乌黑的长发,披肩而下,十分潇洒,宽额剑眉,鼻正口方,白面无须,甚是英俊,不知道要迷倒多少怀春少女,只是双目呈蜂,细长微眯,目光转动之间,精光四散,显然是个攻于心计的角色。

    两人之间一对话,我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天下三杰之一,文胆榜眼白欢喜!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他也是马帮之中人?

    一想到这里,脑海之中顿时灵光一闪,是了,马帮西路金刚叫做欢喜菩萨,而这家伙叫白欢喜,或许这白欢喜,就是西路金刚欢喜菩萨,那他出现在这里,以及之前设计擒拿蒙长弓,那洞穴之中藏有蓝眼尸蛾,也就都在情理之中了。

    刚想到这里,蒙长弓已经笑道:“白欢喜,好汉做事,敢做敢当,你敢说你不是欢喜菩萨?”

    听蒙长弓这么一说,估计他想的和我一样,我立即闪身退出于赵燕楚的纠缠之中,招呼九岁红和李大瞎子退了回来,白欢喜可不是赵燕楚之流,他名头尚在蒙长弓之上,我们冒然上前的话,只怕反而会给蒙长弓添加麻烦。

    不料李大瞎子顺利退了回来,九岁红却被那亮鳞缠的无法抽身,好在李大瞎子退回之时,向亮鳞递了一招,逼得亮鳞后退,九岁红才趁势抽身而出,到了我身边,已经有点气喘,看样子她和亮鳞也就是半斤八两。

    这时那白欢喜轻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所以先告诉你了,不是我!我当然不是欢喜菩萨,欢喜菩萨是欢喜菩萨,白欢喜是白欢喜,不过两者之间确有牵连,欢喜菩萨是我的师父!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