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64章:比危险更危险

时间:2018-03-01作者:玉柒

    ,!

    我原本以为,我这么说张天行就算不感动,也应该会有所回应,可张天行只是冷冷的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随即埋头疾走,我急忙跟上,心里嘀咕,这家伙长的俊美,性情却十分冷漠,脸上的表情,分明是拒人于千里之外,要不是念在大家乘的是同一条船,我真不想和他继续同行,当然,心里琢磨归心里琢磨,脚下却没有停步。

    又几十里地,我们已经回到了赵燕楚那别墅附近,而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放明,山间的鸟雀小兽,纷纷活跃了起来,我们的行踪愈加难以隐藏,好不容易潜伏至可看见青龙山别墅的地方,探头一看,好家伙,整个别墅四周全是神情警惕的壮汉,别说潜进去了,估计一露面就会被发现。

    张天行转头看了我们三个一眼,眉头微微一皱,眼神里竟然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来,好像觉得我们是累赘似的,我顿时心头恼火,这孙子可有点过了,要不是看在张起云的面子上,我真懒得理会他,可这个时候让他一个人离开,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当下脑海之中一转,已经想出了一个办法,伸手一抵张天行,低声道:“是不是不好进去了?”

    张天行一点头,抬头看了看天色,又侧耳细听了一下附近的声音,才轻声道:“这不明摆着的嘛!天色越来越亮,守卫又这么多,根本无法接近别墅,我们之前的部署,只怕全都白费了,他们就算追丢了我们,等天色完全放亮的时候,我们自己就会暴露的。“

    我强忍着心头火气,压低声音道:“我倒是有个建议,只是太危险了,不知道你会不会同意?”

    那张天行似乎根本就看不起我们,似乎觉得我根本就想不出什么像样的办法来,一摆手,有点不耐烦的说道:“有什么办法,你先说说看。”

    我吸了一口气,将已经快要忍不住爆发的脾气硬压了下去,说道:“青龙山蜂窝洞!”

    六个字一出口,张天行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像看疯子似的看了我一眼,脱口说道:“你疯了吗?哪里可只有一个出口,我们进去了,要是被发现,只要将洞口一堵,那才叫个老实。”

    说到这里,又看了我一眼,继续低声说道:“我一直都想不通,我父亲为什么要支持你们林家,难道就因为你们林家是盐帮掌事人吗?如果天下事所有都得靠家世,那还拼个什么劲,找个好爹就行了,还要什么智慧,还用下什么苦功。”

    我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年轻人本就气盛,虽然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让着他许多,但也不会一直惯着他,当下就冷声说道:“有你这个想法的,可不止你一个,赵燕楚几十年米饭可不是白吃的,你能想到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他当然也想得到,所以才在青龙山别墅周围设置了许多守卫,一来是不愿我们进入他的老巢,二来也就是防着我们往回跑。”

    “可我们要是去比危险更危险的地方呢?你认为蜂窝洞有进无出,难道他不这么认为?你不敢去蜂窝洞,他当然也认为我们不敢去蜂窝洞,可如果我们偏偏去了呢?要知道我们能想到的正常范围之内的设想,他全能想得到,只要在他的地盘之内,他做任何事都比我们方便多了,有时候,和老狐狸做对手,就得疯一点才能赢z会不是没有,就看你敢不敢!”

    “还有,你父亲之所以支持我们林家,那是因为友情,和谁家势力更大没有关系,如果只是以势力为选择的目标,你父亲应该选择马天南才对,你可以看不起我们林家,但不要侮辱你父亲的眼光!”

    我这话一出口,张天行就面色一变,脸上闪过一丝羞愧来,随即眼神又一闪,恼羞成怒道:“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好说的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不过不要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蜂窝洞除了是马帮关押重犯之地,洞底还豢养着一只凶邪至极之物,别人也许不知道,但瞒不过我们张家的人,还有,你们要是被堵在了蜂窝洞里,也不要怪我不出手救你们,也不要指望我真的会将钥匙交给你们林家。”

    一句话说完,竟然一闪身蹿上了一棵树,再一闪身,已经横掠而走,真的将我们抛下,自行逃走了。

    我心头火蹭蹭往上蹿,决定不再理会张天行,对九岁红和李大瞎子一挥手,顺林间而走,直奔蜂窝洞而去,我相信自己的判断,赵燕楚其人,头脑缜密,思维敏捷,他的手下在青龙山将我们追丢了,我们又没有出现在城区,当他回过味来,一定会猜到我们是跑回来了,还有比他的别墅更适合我们藏身的嘛!

    至于蜂窝洞,正如张天行所言,把哪里当做藏身之点的,除非是疯了,赵燕楚也不会相信我们会疯狂到这种程度,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那是碰到笨人才适用的,遇到了比自己还聪明的人,那就得去比危险更危险的地方!

    不疯魔,不存活!

    三人悄然潜到蜂窝洞外,一看眼前情况,又犯难了,怎么回事呢?蜂窝洞本身就具有一定的隐蔽性,洞口虽然没有明哨把守,可在旁边的一道山泉处,却藏有两个背包客打扮的汉子,看着好像是在山泉边歇脚,可眼睛却不断往洞口的方向瞟,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两个暗哨,在哪里就是监视有没有人进出蜂窝洞的。

    正在此时,忽然叽叽两声,一只猴子跳了出来,对着那两人叽叽一阵叫唤,随即绕到另一边,伸手从山泉中捧起水来喝,一边喝水还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那两人,好像生怕他们忽然出手去抓它似的,十分逗趣,而其中一个汉子则伸手捡起一块石头,对着那猴子丢了过去,那猴子一下被砸中,叽叽惨叫而逃,将那两人惹的一阵哈哈大笑。

    他们笑声一起,我就将牙一咬,对九岁红和李大瞎子一挥手,身形迅速的向洞口扑了过去,人在得意忘形的时候,警觉性是最低的,如果不趁这个机会闯进蜂窝洞去,等天色完全放亮,我们就更没有机会了。

    三人身形电闪,嗖的一下就到了蜂窝洞前,拨开藤蔓,万幸的是,洞口并没有被精钢栏栅阻断,三人直接钻了进去,就在三人刚闪身进洞之时,李大瞎子不知道是跑了一夜累了,还是年纪大了力气不能持久了,竟然腿一软,噗通一下摔了一跤,我急忙伸手将他扶起,身形刚起,外面已经传来其中一个汉子的声音:“老何,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另一个粗豪的声音笑道:“老萧,你是听岔了吧!这里我们俩守着不是一天两天了,平时哪有人来,肯定是刚才那猴子弄出的声响。”

    那叫老萧的汉子道:“我怎么听着好像不对呢?不行,老何,我们俩还是看看去,我们那个主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出了什么事,咱俩可吃不了兜着走。”

    我顿时心头一紧,这蜂窝洞正如张天行所说,一进来被堵住可就别想出去了,而且从进来往里面看,几乎一览无遗,除非我们能在那两人到来之前,先跑到下面黑暗之处,不然一瞅就什么都露了。

    刚想到这里,外面忽然又响起一阵叽叽之声,随即就听扑通扑通之声疾响,那老何怒骂之声响了起来:“操!我说什么来着,就是这几只猴儿,刚才被老子砸了一下,竟然回去叫同伴了,还学老子丢起石头来,要不是赵老板说过不许动这些猴,何爷我早弄死这帮畜牲了。”

    那老萧也大笑道:“看来是我多虑了,不过我说老何,你天天和这几只猴较劲有意思吗?”

    那老何骂道:“你以为我想,天天守在这里,都闲的蛋疼了,不和几只猴耍耍,还能做什么......”

    我听到这里,已经放下心来,暗暗松了一口气,正所谓吉人自有天相,恶人当有天收,这老何天天丢石头砸猴子取乐儿,却无意之中帮了我们的大忙,等事情揭露,相信赵燕楚必定会重罚两人,也算是帮那猴儿出了恶气,当下也不敢再做停留,带着九岁红和李大瞎子顺着螺旋形石阶疾向下走。

    这蜂窝洞之内虽然石窟众多,可里面却都是空的,现在毕竟是法制年代,就算赵燕楚又马帮撑腰,也不敢胡乱囚禁人,而且这等重地,一般人也用不着,所示石窟之内都是空的,但里面大部分都沾染有羯色的血迹,想来以前也困死过不少英雄好汉。

    到了张起云原先所在的石窟,里面已经空了,张起云的尸体应该被搬运了出去,但地面之上鲜血淋淋,应该都是张起云使用血莲花时洒落下来的,我心头悲起,扑通跪下,咚咚咚对着石窟磕头三个,正要说话,洞穴最下面黑暗之处,忽然响起了一声嘶吼:“苇渡海,放老子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