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63章:辗转逃生

时间:2018-03-01作者:玉柒

    ,!

    那朵血莲花一形成,苇渡海就疾声喊道:“大家小心,千万不要让血珠喷溅到自己!”一面喊话,一面已经闪身跳开,随即几人纷纷跳开,如临大敌,苇渡海都如此说了,自然没人会怀疑这血莲花的威力,而螺旋形通道本就狭窄,他们聚集在一起,躲闪起来自然不便,和大家分散开来,才是上策。

    而李大瞎子则一推我道:“走!”我一蹲身扛起张天行就跑,张起云已经施放出了第三朵莲花,必死无疑,为了不让他死的没有任何价值,我必须带着张天行离开这里,在最短的时间内,远远的逃出赵燕楚的势力范围,不然等张起云耗尽心血,油尽灯枯之后,赵燕楚等人必定会全力搜寻我们,而我们目前是没有实力与赵燕楚抗衡的,一旦被追上,几乎没有活命的可能性。

    当然,如果我体内贪狼苏醒的话,结局怎么样没人会知道,可不知道怎么的,我从心底对贪狼的苏醒的充满了恐惧,总觉得它的苏醒,很有可能会给我带来毁灭,它的开始,很有可能就是我的终结,所以只有逃!

    在我扛着张天行蹿出洞窟的时候,后面已经响起了大呼小叫声,还有张起云那充满悲壮的狂笑声,应该是张起云对他们发动了攻击,用生命的最后一丝力量,在给我们争取逃生的时间。

    张起云实际上并不能算是英雄,英雄的付出,是无私的,他带有一定的私心,巴蜀张家的兴盛,儿子的生死存亡,才是他之所以这样做的根本所在,也称不上枭雄,枭雄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道义与规矩,对枭雄来说,没有太大的束缚力,但张起云的心中,道义和规矩还是占了一定程度的比重,非要给他一个定位的话,应该是悲情式斗士!

    他的一生,都在奋斗,早年为了自己家族的兴起,势不予他,他出生在巴蜀,但巴蜀最大的势力却是马帮,他虽然名列十三太保,却一直生活在马天南的威压之下,为了邪门张家的兴盛,他不得不一边屈从与马帮,一边暗自为家族的崛起而努力,一直到了现在,为了将希望延续下去,不得不牺牲了自己的性命!

    其实在我们生活中,太多这样的例子,许多人为了生活,不得不向五斗米折腰,一面向领导卑躬屈膝,一面在心里骂领导祖宗十八代,不过大部分人都是低配版,只敢想想不敢真的反抗,张起云反抗了,虽然现在还没有成功,但起码他的腰并没有真正的弯下去!

    他将最后的希望托付给了我,我当然不能辜负,张天行以后会怎么样?有没有出息,能不能振兴张家,那是他的事,但目前我得保证他生命的安全,起码,得让他活下去,所有的希望,如果没有生命做为前提,那都是扯淡!

    我扛着张天行直出洞窟,身后跟着九岁红和李大瞎子,迅速遁入青龙山之中,青龙山比起一些名山大川自然不算大,可也连绵好几十里,凭我多年在深山之中生活的经验,我就不信进了山,他们还能追得上我!

    可我忘了,这世界上有一种动物叫做狗!

    狗这玩意,训练好了之后,用来追踪,那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如果再配上几个顶尖的追踪好手,能让逃跑的人疯了的心都有\不幸的是,不论是训练好的狗,还是追踪的顶尖好手,赵燕楚都有!

    我扛着张天行在青龙山里上蹿下跳,顺着山脉跑了足足有二十里路出去,正当我要将张天行放下来,喘一口气的时候,后面远处传来了狗叫声,以及一片脚步声,这声音也许并不算大,但在这寂静夜空下的青龙山里,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

    李大瞎子立即低声说道:“不好,追上来了!”

    青龙山虽然不高,可也荆棘密布,崎岖难行,这一口气奔出二十来里路,可不是好玩的,九岁红一向养尊处优,哪里受过这罪,已经累的呼呼喘气,一边喘一边小声说道:“还用你说,有耳朵的都听见了。”

    我低声疾道:“不要大声说话,现在没办法了,只有穿过青龙山,到城里去,到了人多的地方,他们多少会有点顾忌!”

    两人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只好纷纷点头,偏偏这个时候,张天行缓缓醒了过来,这家伙被李大瞎子一下打晕了过去,李大瞎子下手挺重,一直昏迷到现在,我扛着他跑了二十来里硬是没颠醒,这一停下来,他醒了,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嗷的一嗓子:“放开我!”

    他这一喊,我们算是彻底暴露了,远处立即响起一片嘈杂声,其中一个尖细的声音喊道:“在前面了,听到声了!大家追上去!赵老板有话,谁先拦住这几个贼,赏一万块!”众人齐声应了,脚步声更加速疾,狗叫声也越来越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何况听那尖细嗓子的意思,我们只是几个偷东西的小毛贼。

    我苦笑了一下,没有想到,我们几个竟然只值一万块,转头看了看张天行,这家伙反应倒是快,没用我们去捂他的嘴巴,一听到后面的喊话,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是一张脸却越来越白,眨眼之间,一张脸煞白煞白的,一双眼睛却通红,我们已经到了这里,以他的聪明,不会想不到他父亲的下场,父子连心,有这种反应,也是正常,要是啥反应没有,那才不正常!

    但我没想到的是,张天行却迅速就恢复了正常,一转头看了我一眼,直接问了一句:“这里没出青龙山?”

    我一愣,我原本以为他接下来应该会掉眼泪,会悲伤不能自己,会要返回去和对方拼命之类的,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恢复了神智,也没明白他这个时候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自然反应的点了一下头。

    我一点头,张天行就侧耳听了一下身后追击人员的声音,伸手测了一下,判断出了大概的方位,对我们三个一招手道:“跟我来!”三个字一出口,身形已经蹿了出去。

    我们三个互相看了一眼,立即跟了上去,张天行的表现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但却又一种让人相信他的莫名力量,而且目前我们肯定是同一阵线的,既然他有对策,我们没理由不跟他走。

    不用我扛着张天行了,顿时轻松了不少,我伸手托住了九岁红一条胳膊,带着她跑,九岁红也没有那么累了,一行四人的身影在青龙山的乱石杂木之中穿行,蹿高下低,速度增快了许多,身后的狗吠人声,倒是被越拉越远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张天行却忽然跳入了一条山溪之中,并且招呼我们一起跳了下去,好在山溪不深,水仅及膝,几人下了水,跟着他又顺水跑了一里地左右,出了山溪,张天行又招呼我们上了树,如同猿猴一般,在树上跳跃而行,再一里地左右,终于落下了地面,转了一个方向,带着我们横里蹿了出去,我顿时一惊,下水上树我可以理解,那是为了化解我们的气味,使狗的嗅觉失去作用,可转弯我就不明白了,这方向不对啊!按我们目前的速度,很快就可以出山,跨过青龙山,在跑一段就是城区,可这一转方向,那可多绕路了。

    但我也没问,张天行这人很聪明,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用意,当下三人仍旧跟在他身后疾奔,一直奔出三里路左右,张天行停了下来,侧耳细听了一下,竟然带着我们又转了一个方向。

    这方向一转,我就大吃一惊,这可是我们来的方向,虽然岔开了三里地左右的距离,可要按这个方向跑,那可是又跑回去了,当下疾追几步,追至和张天行并肩,出声问道:“兄弟,你这方向,可是又跑回去了?”

    张天行头都没转,直接回道:“是的!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就算是赵燕楚,他也想不到我们会在逃了之后再回去!”

    我眉头一皱道:“可我们为什么不......”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张天行截断了,张天行一边疾奔,一边淡淡的说道:“你是不是想翻过青龙山,逃到人多的地方去?那是条死路,一来金陵是赵燕楚的地盘,只要我们一出现,他的眼线立即就会发现我们,你别以为人多他们就不敢对你怎么样,赵燕楚的手段,狠辣的超乎你的想象,既然动手了,就绝不会留下后患,何况,他可是黑白两道通吃,只要被他找到,我们绝对讨不了好。”

    “二来,我爸的尸骨还在他哪里,我身为人子,不能救出他老人家已经天大的不孝,若是连他老人家的尸骨都无法抢回来,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两句话说完,就闭上了嘴,我看了他一眼,月光之下,张天行一张俊美的脸上,满是坚毅,心头忍不住一阵热血沸腾,一点头道:“好!兄弟,我陪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