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60章:蜂窝洞危机

时间:2018-02-24作者:玉柒

    ,!

    话音一起,我心里就是一凛,看来真的被张起云说中了,这就是个圈套,就是用来对付张天行和我们这样偷摸来救人的,今天只怕难以善了。我们虽然还没暴露行踪,可张天行已经暴露了,有张起云这层关系在,我们还能不出手吗?可这里是赵燕楚的地盘,我们就三人,就算动手,也只会一起陷进去!

    刚想到这里,张起云就嘶吼一声道:“行儿快走!”张天行不但没走,反而奋起一掌,击在那精钢栏栅之上,就听咣的一声响,张天行噔噔噔倒退三步,那精钢栏栅却纹丝未动。

    先前狂笑之声再度响起,哈哈大笑道:“张天行,你难道没看见石窟之中的囚犯全都没有锁镣吗?能被囚禁在这青龙山蜂窝洞之内的,无不是好手之中的好手,没有点真东西可关不住他们,这栏栅是北海精铁锻造,要是能被拳头打断,这里的人早跑光了,何必等你来救。”

    我一听这山洞的名字,还真挺形象,在山壁上挖的一个个石洞,真的和蜂窝一样,看来这里确实是马帮囚禁道上好手的一个据点了,不知道蒙长弓可在这里?刚想到这里,那张起云扬声说道:“行儿,这铁栏栅打不断的,你快走!别回巴蜀,马天南一定不会放过你,去寻林鸿图,他会指导你怎么办,快走!”

    话刚说完,我们身后就响起了呛啷一声,都不用问,我也知道是铁栏栅落下,将出路彻底封死了,这下不断张天行走不了,我们也别想出去了。但即使如此,我还是不死心,急忙转头是看,这洞窟之中,是盘旋式下潜,我们已经下来不短距离了,洞顶高度已经不低了,这本来应该是个天然地洞,加工利用起来的,也许是工匠们图省事,上面伸手够不着的地方,就没怎么改动,一些石头横生出来,正好可以藏身。

    当下我就对李大瞎子和九岁红一招手,三人闪身上了那些石头,就借那些石头为支撑点,藏身在石头之上,但洞内所有景象,仍旧能尽收眼底,暂时应该不会被发现,可要想出去,也是没门儿。

    我们刚藏好,那狂笑之声又起:“张起云,你觉得他来了还能出的去吗?进来这里的,有谁是活着离开的?别说你们父子了,就算郭惊天,进来了也一样出不去!”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当然,你我兄弟一场,我也不忍心看你张家断后,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交出那把钥匙,我就让你们父子离开,而且从此之后,绝对无人去打扰你们张家,你看怎么样?”

    张起云陡然一阵哈哈大笑,随即猛的呸了一声,骂道:“狄南山,亏我当你是个人,你却和赵燕楚联手,将我骗至此处囚禁,有能耐的你放我出来,看看谁死在谁手上。你不敢和我动手也就罢了,如今却设计引来我的儿子胁迫与我,没的丢了马帮的脸!”

    我一听就明白了,张起云不是被打败了关在这里的,而是被骗进来的,这个完全有可能,他暗中提点我的事,没逃过赵燕楚的耳目,赵燕楚知道了,他却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一个有心,一个无意,在这种情况下,赵燕楚要想骗他太容易了。借张起云被囚禁,引来张天行,以张天行为胁迫,要张起云交出钥匙,也在意料之中,只是没有想到,这个说话的人竟然就是马帮南路金刚狄南山,再加上还没有露面的苇渡海和赵燕楚,搞不好暗中还潜伏着其他的高手,看来这一次,马帮对这把钥匙是势在必得了。

    当然,张起云也不会傻到将钥匙带在身上,他早就知道马天南对他们张家所持有的钥匙虎视眈眈,定会妥善保管,至于藏在了哪里,想来也只有他一人知道,也正因为这一点,赵燕楚才设计引来张天行,企图用张天行来撬开张起云的口,毕竟张起云就这么一个儿子,总不会眼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这里。

    整个局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唯一疏漏的地方,就是没有想到我们也来了,而且跟在张天行的身后,只是以实力论,就怕我们来了也没多大用处,搞不好还会陪着张天行一起陷落在这里。

    刚想到这里,底下几处石窟之上的精钢栏栅一起吱呀一声打开,从石窟之中走出几个人来,这里石窟众多,藏几个人还真不是事,我一开始倒是没意识到这一点,只当石窟之中全是马帮所囚禁的人了,倒是疏漏了。

    这每一个石窟之中,都有灯光,电线应该是从地下拖过来的,却没找到电闸所在,想来控制开关应该在赵燕楚那青龙山别墅之内,也正因为有灯光,所以洞窟虽深,却看得清楚,这几人一走出来,我心里就是一沉。

    赵燕楚、苇渡海、黑铁头、亮鳞都在,杜白狗却没见,应该是我打的还没养好伤,除了这四人之外,还有一个粗豪健壮的汉子,年约四十出头,比赵燕楚还年轻点,但身体的强健度却远在赵燕楚之上,豹头环目,狮鼻阔口,满面青梗梗的胡渣子,宽肩长臂,虎背熊腰,站在那里犹如半截铁塔一般,威风凛凛,霸气盈然,想来就是那南路金刚狄南山了。

    对于其他四人,我都照过好几回面了,对他们的本事高低也都有了解,但这狄南山,之前就听过他的大名,却是第一回见,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越看越是心惊,这人的气度、气惩身体强健度,都足以说明这人是个真正的高手,脑子也许确实没赵燕楚好,可身手一定在赵燕楚之上。

    刚想到这里,李大瞎子就悄悄将嘴巴凑到我的耳边道:“等会动起手来,你不要与狄南山硬碰,此人号称万人敌,有万夫不挡之勇,几年之前,他们袭击象尾村之时,老熊曾与他交过手,此人拳脚十分霸道,老熊虽然巧计赢了他,却也被他震伤了内腑,单凭功力,老熊不是他对手,对于此人,只可智取,不可力敌。”

    我一听心头更是一沉,看来我没猜错,这人的武力应该相当可怕,当下点了点头,示意我知道了,三人潜伏不动,静观其变。

    赵燕楚等人一露面,那张天行就猛的怪叫一声,横身挡在铁栏栅之前,嘶声叫道:“今天小爷在这里,你们休想伤我父亲分毫!”

    赵燕楚摇头轻笑道:“世侄,我们根本就没想伤害你父亲,只是你父亲过于拗执,不肯将钥匙献给马帮主,大家才闹到如此地步,这样,天行你劝劝你父亲,我还是那具老话,只要你们张家交出钥匙,我担保马帮无人寻你们的晦气,而且立即恭恭敬敬的送你们离开这里,你看如何?”

    张天行还没说话,张起云就又呸了一声道:“休想!”

    赵燕楚又摇头叹息道:“起云兄,你说你何苦来着,那钥匙对林家确实有用,可对你张家有什么用?为了林家,让张家陷入万劫不复不地,值得吗?你可别忘了,张家到了天行这一代,可就一根独苗了,如果天行折在了这里,你们张家可就断了后,我看你九泉之下,又有何面目去见张家的列祖列宗!”

    那张天行毕竟年轻,一听赵燕楚这般说,立即转头看向张起云道:“爸,咱就将那钥匙交出来就是!我们以后退隐巴蜀,不再过问江湖是非,好歹也能落个清净。”

    张起云陡然哈哈大笑道:“傻孩子,你还真信了赵燕楚的话,你不了解他们,我却和他们打了几十年的交道,他们说的话,哪里能信,今天我们不交钥匙,他们不敢杀了我们,最多将你我父子囚禁起来,因为杀了我们之后,那把钥匙就再无人知道藏在哪里了,只怕我们一交出钥匙,则必死无疑!”

    “何况,就算交出钥匙,他们遵守了承诺,不杀我们父子,可巴蜀之地也再无我们张家容身之所,马天南一向雄心勃勃,顺他者昌,逆他者亡,巴蜀乃是他的根据地,卧榻之旁,岂容我们张家酣睡!更何况,这把钥匙是你爷爷传下来的,你爷爷临终之前,一再叮嘱为父,这把钥匙决不可丢失,我现在要是交出钥匙,那丢的可不是为父一个人的颜面,而是整个张家的颜面,所以不管是从你们父子的安危、还是张家世代的尊严上来说,这钥匙都不能交!”

    话一落音,赵燕楚就面色一沉,对狄南山一挥手,狄南山呼的一下就蹿了过去,手一指张天行道:“张起云,我可没性子与你们瞎扯,我只数三声,你说出钥匙藏在哪里也就罢了,不然的话,我就在你面前,将你儿子的脑袋拧下来。”

    一句话喊完,猛的气沉丹田,舌乍春雷,喊出一声道:“一!”

    这里可是山洞之中,这一声喊的,轰隆不止,余音回响不绝,整个山洞之内的灯光,都好像为之一涩,我更是心头一紧,这可怎么办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