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59章:夜探青龙山

时间:2018-02-24作者:玉柒

    ,!

    一念至此,我立即说道:“李爷爷放心,马帮欠咱们的血债,我一定讨回来!所有手上染了鲜血的人,都得血债血偿。”

    李大瞎子却一摇头道:“现在不是讨债的时候,而是救人!我此次露面,也是被逼无奈,自从上次诈死埋名之后,我见过鸿图一面,听了鸿图的安排,一直和张起云暗中保持联系,可自从你出现在赵燕楚的别墅之后,张起云却忽然失踪了。”

    “我知道张起云曾经暗中接触过你,我怀疑他是暴露了行踪,毕竟南京是赵燕楚的地盘,眼线众多,张起云虽然厉害,可如果赵燕楚和苇渡海联手,他一定不是对手,所以我认为他已经失手被擒。”

    “我们一定不能让张起云落到马天南的手里,张起云不但是我们插在马帮的暗线,也是你父亲的至交好友,另外,他也知道关于七巧莲花的秘密,还掌握着七巧莲花钥匙的其中一把,不管从哪一点考虑,我们都不能让张起云被送回马帮总舵。”

    我一听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钥匙?他怎么会有钥匙?”

    李大瞎子苦笑道:“还不是梅长久那老东西,当年他做了七巧莲花,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藏在了莲花之中,可他又不想这些秘密轻易暴露,就做了七把钥匙,这七把钥匙聚齐,才能打开七巧莲花,七把钥匙分别给了七个名重一时的人物保管,我所知道的,湘西八卦村柳家有一把,巴蜀张家有一把,北京李家有一把,你们林家有一把,马帮有一把,其余的两把,则不知道让谁保管了。”

    “你爷爷那一把,现在在你父亲手中,马帮那一把应该在马天南手中,李家那一把肯定在老太太手里,柳家和张家,当然也应该在柳折衣和张起云的手中,所以我们必须得救出张起云来。”

    李大瞎子这么一说,我脑子里一盘算,这就对了!湘西那把肯定是柳折衣的父亲藏在了文王墓中,被我和九岁红所得,另一把的持有者是杨爷爷,藏在了巫神谷,又被柳菲儿抢去了,剩下四把分别在我父亲、张起云、马天南、李家老太太手里,还有一把还不知道具体下落,现在张起云很有可能身陷险境,就算不为了钥匙,我们也得去救他。

    这一琢磨明白了,立即点头道:“人是必须要救,李爷爷你可知张叔有可能会被囚禁在哪里吗?是不是赵燕楚那青龙山别墅?我上次去青龙山别墅时,就见别墅上方黑光压顶,只怕那不是什么善地。”

    李大瞎子一摇头道:“赵燕楚的手段骗得了你,却骗不了我,青龙山别墅我早就去看过,黑光压顶那是赵燕楚在别墅之下,养了些凶煞之物,我看过那别墅的格局,不可能用来藏人,倒是在别墅之后,大约三百米开外,有一斜峰,咋看好像是背山面水的格局,可我看斜峰之上,怨气冲天,尸气血光,很有可能内藏牢狱。”

    我知道李大瞎子对望气看山很有手段,他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一定有个差不多,当下就一点头道:“好!那我们今夜就去,夜探青龙山!”

    李大瞎子也点头道:“我正有此意,不过我的意思是我去,你不去!所以我才露面寻你,就是有些事要告诉你,万一我回不来了,也有个人知道事情的原委。”

    我一摇头道:“李爷爷,我怎么可能不去,不用再劝我,焦三叔,你准备点饭菜,我们吃完饭后就动身,但你和马叔都不用前去,就装不知道的,懂吗?”

    焦三一听就知道我是不愿意他们露面,万一我们没救出张起云来,也不至于动摇南京的根基,我们起码还有个落脚点,当下点头,出去准备去了。

    我和李大瞎子又闲聊了片刻,李大瞎子也知道劝不住我,也不再多说,到了饭点,大家用饭之后,焦三安排了车辆,松我们前去青龙山,天色擦黑时分,我们到了青龙山脚下,这次是以救人为主,自然不能大摇大摆的前去,在山脚下就让那司机回去,我和李大瞎子、九岁红三人,直接步行进山,顺山路而走。

    三人绕过赵燕楚那别墅,直进后山,上次来的时候,我只顾着打量那别墅了,根本没注意后山,如今一见,后山不高,也不算险峻,树木却十分茂盛,山势连绵,一道山泉顺山而下,正好围着赵燕楚那别墅而过,从地势上来看,这叫山水相连,确实是个好地势。

    可这山头之上,却罩着一股愁云凄风,我刚进后山,就觉得一阵冰寒袭来,不有自主的打了个冷颤,顿时心生警觉,正如李大瞎子所言,这后山之中,只怕冤死的亡魂不少,直接导致温度都下降了些许。

    刚想到这里,前方忽然冒起一团磷火,绿油油的煞是恐怖,我虽然明知磷火并不是什么诡异玩意,却仍旧吓了一跳,连李大瞎子在内,三人都不自觉的一闪身躲到了大树之后。

    三人一躲,大概也都意识到自己太过胆小了,刚要闪身出来,前方已经响起了一声叫骂声:“操!吓了小爷一跳!”

    这声音一起,我们三个顿时不动了,看样子还有人抢在了我们的前面,不过听声音,距离应该也不远,可能只是比我们早上个三两分钟而已,而且这声音我肯定听过,当下在脑海之中一过滤,立即锁定了一人,谁呢?张天行!也就是那个变化成紫符山猪的家伙。

    这一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我立即猜到了张天行的目标,张起云是他爸啊!张起云失踪了,这家伙肯定也猜到是被赵燕楚等人捉了,张家本来玩的就是邪门手段,这里的地形自然瞒不过他,所以也找这里来了。

    当下我们三人就悄悄的潜伏了起来,张天行的邪术可不差,有他带路,我们更加方便,只是这个时候不适合出现,这荒山野岭的,忽然跳出去三个人,张天行吓一跳都是轻的,搞不好就弄出点动静,会让我们全都暴露的,还是悄悄跟在他身后,到了必要的时候,出手暗助他一臂之力就行。

    张天行骂了一句,没再管那磷火,向前潜行而去,我们三人则跟在其后,直进青龙山,山势不险,但树木茂盛,时见鸟雀,好在我们几个都刻意隐藏行踪,倒是没惊起鸟飞雀鸣,就这样一直上行至半山腰处,那张天行却忽然一矮身就不见了。

    我初时还没敢靠近,可等了好几分钟,也不见张天行再有动静,只好悄悄靠近过去,到了张天行消失的地方一看,啥都没有,正迷糊着呢,山腹之中忽然有咳嗽声响起,这响声一起,我顿时明白了过来,在靠山壁的地方,有一大片藤蔓,挂在山壁之上,将一个洞口遮挡的挺严实,要不是咳嗽声,我们还真不容易发现。

    我将藤蔓拨开,洞口还挺大,四方四正的,明显是人工整出来的,里面通道也是规整的石阶,只是这石阶好像是一直往下走的,里面还有光亮,我率先进去,拾阶而下,往里走了仅十来米左右,里面的景象就尽收眼底。

    咋回事呢?这个山洞之中,不是一直而里面走的,而是往下走的,底下是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一道石阶不断盘旋而下,每隔几步远,就在山壁上挖了一个石洞,以精钢栏栅封门,每一个石洞之内都有灯光,从上面看下去,星星点点,一直延伸下去几十米,类似的石洞不知繁几,却是一处天然囚笼,加以石工,人关进去,除非将山体挖通,或者将精钢栏栅打开,不然只怕再无见天日之机。

    而那张天行,此时已经潜行到了一处精钢栏栅之前,正隔着栏栅和里面的人说话,听声音正是张起云。

    张起云正在疾声催促:“孩子,快离开这里,这里是赵燕楚尽心设计之地,你怎么可能如此轻松就进得来的?这之中肯定有诈,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再晚一步,只怕就来得走不得了!”

    那张天行道:“爸!不用惊慌,我进来的时候,施了点手段,守卫已经被我弄昏了过去,没有一两个小时醒不过来,有这段时间,我能打开这精钢栏栅,将你放出来。”

    我听的一愣,还有守卫?没看见啊!难道说张天行将守卫打昏过去后,还将他们藏起来了?可我们也没看见张天行有什么动作啊?而且这时间上,也不大对啊!刚想到这里,石洞之中响起一阵镣铐拖动的声响,张起云急道:“傻孩子,你觉得你的本事比为父如何?你的心机比为父又如何?为父千防万防,还是中了赵燕楚的道儿,你岂是他的对手,听我的,速速离开!”

    话刚落音,陡然一阵狂笑之声响了起来:“张天行,你比起你爸爸来,那可差多了,都说虎父无犬子,我看你们张家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