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52章:张龙虎出面

时间:2018-02-13作者:玉柒

    ,!

    来人是谁呢?梅花老九!

    在梅花老九身后不远处,还有王菡和徐坐井,徐坐井正笑眯眯的和杨爷爷打着招呼,而王菡则和九岁红说话,我之前和那哥们走在前面,九岁红和杨爷爷在我后面一点,我听那哥们讲述茅山所发生的怪事时,精神又集中,而且梅花老九对我没有恶意,那种提前预警的感觉也没出现,所以梅花老九都到了我身后,我愣是没感觉到。

    一看清楚来人,我顿时大喜,其实从昨夜到现在,我一直都在发愁,论拳脚身手,我绝对不怕任何人,何况杨爷爷也在,我们爷孙俩在一起,一般人根本奈何不了我们,但我们要对付的是张龙虎,张龙虎可不一样,他是不会和我们动拳脚的,肯定会和我们玩些奇门之术,对这个我们可都是门外汉,想赢他只怕还真有难度。

    但现在徐坐井来了,那就不用怕了,徐坐井那可是奇门术的好手,有他坐阵,我还担心什么张龙虎,张龙虎到他面前,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何况梅花老九跟他学习也有一段时间了,以他的聪明劲,多少应该会了几招,帮个手肯定没问题。

    当下就一把抱住梅花老九,两人互相拍打了两下,其实我们分开并没有多久,但总感觉好像过去不短时间了一样,也许是因为我们俩脾气相投的原因,随即分开,我问道:“你们怎么来了?难道徐老算出来这里的事了?特意前来帮我的?”

    梅花老九笑道:“这回还真不是,茅山道教的老掌教不是过世了嘛!师父和老掌教有点交情,又同为一道,所以得到消息后,过来祭奠一下,一到茅山脚下,师父就说茅山之上妖气冲天,只怕有邪祟之物横行,这才加快了脚步,谁知道竟然赶上了你们。”

    我哈哈大笑,当真是得道多助,也不再多叙,拉着梅花老九回到徐坐井身边,杨爷爷正在骂徐坐井,说是他那张破嘴害的他无后的,看他们的样子,两个老头之间应该很熟悉,徐坐井也了解杨爷爷的脾气,所以也不生气,被骂了也微笑不语。

    我上前见过礼后,将刚才听来的有关于茅山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徐坐井一听,顿时眉头一皱道:“我说怎么在山下就见茅山之上妖气冲天呢!敢情是这么一回事,走,我们也跟上去,看看张龙虎到底耍的什么把戏?”

    大家结伴而行,随着人群而走,一边走一边谈论着我们分手之后所发生的事情,梅花老九听说我三进小周山的遭遇,有点兴奋,说哪天有时间一定要去看看,随后谈起梅花老九这段时间的进展,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这家伙脑子太好,身体素质也好,跟随徐坐井三天之后,就已经掌握了入门印决,到了现在,已经掌握了近十种手段。

    用徐坐井的话说,他还是不满意,说梅花老九的悟性虽然不错,可五行属性还未确定,虽然掌握了一些手段,但还是在门外徘徊,没有登堂入室,但说是这么说,脸上却满是欢喜,看得出来,梅花老九进展神速,他还是十分开心的。

    一人一路边走边聊,茅山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茅山了,到处都是水泥路,上山不费劲,而且茶园也不需要到山顶,就在半山腰上,虽然百姓脚步不快,也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远远就看见一大群人围在一茶园之外,少说也有两百多号看,应该都是附近的百姓来看热闹的,里面还能看见警察的身影,应该是官面上派来监督的。

    我们到近前时,方便观察的地方已经挤满了人,爷几个只能在稍远的地方观看,一扫眼,我心里就是一沉,不但有警察,里面还有一队军人,个个手里都抓着枪,这就麻烦了,因为我们对当地人来说,完全是陌生面孔,只要我们出手,他们必定会站在张龙虎那一边的,老百姓倒还好,我们不用担心,可一队拿着枪的军人那不是玩的。

    随即就看见了一个法坛,和那哥们所说的方形法坛不同,而是八角的,看着像一个大八卦,而八卦的中心阴阳鱼眼上,则放了一张案桌,案桌之上,笔墨纸砚,黄符香烛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还有几个小道士正在往上拿东西,但没有看见张龙虎。

    我并不认识张龙虎,但张龙虎这样的人,只要一招我眼,我应该立刻就能分辨的出来,当下一转头,对杨爷爷道:“爷爷,等会张龙虎出来,爷爷千万不可妄动,听我的安排可好?”

    杨爷爷哼了一声,看了一眼那一队军人,还是点了点头,他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怕他冒失出手,在引起军人对我们不利,我一见他点头了,心总算放下了点。

    过了片刻,法坛之上的东西准备齐全了,那些小道士退了下去,只留下一个小道士,手持八宝绫罗伞,腰挂铜钱七星剑,站在案桌后面,应该是给张龙虎打伞遮阳,顺便帮他拿剑取物的。

    我一看,这家伙还真会摆谱,手段怎么样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施术之时留个小徒弟打伞的,还真媳,不过现在这社会就这样,以貌取人,以排场取人,起码他这架势,摆的就比那王道人高。果然,旁边的百姓都在议论,这个说:“看看,看看人家这阵势,一看就是有本事的,那天王道人东西都是自己拿的,怎么比?”

    那个说:“可不是嘛!王道人哪有什么本事,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我能不知道,也就是会巴结,巴结上了几个当官的,不然茅山哪轮得到他,人家张天师,那是有真材实料的,没有可比性。”

    另一个说道:“可不是嘛!这人啊!有几分本事做几分事,王道人没本事还想做茅山掌教,仗着有当官的撑腰,处处和张天师作对,这下好了,命都丢了,还不是要靠张天师给他报仇。”等等等等,议论纷纷。

    我听的心头又是一沉,百姓大多这样,见风转舵,而且王道人确实死了,手段也许确实不如张龙虎,这都不是事,问题是听这些百姓言语之中,好像对这张龙虎还满推崇的,这对我们可不利,就算是他一直收买人心,可百姓是不知道的,民心所向,是很麻烦的,不行!我得想个招,当众戳穿张龙虎的假面具,让大家看到张龙虎的真面目才行。

    主意一定,立即移步到徐坐井身边,还没说话,徐坐井就一点头道:“我都听见了,知道该怎么做,你就放心吧!今天我必定让张龙虎原形毕露,你就准备好取他狗命就是。”

    我一听大乐,和聪明人在一起做事,就是省心省力,正要道谢,人群忽然一阵骚动,有人喊道:“快看啊!张天师出来了!这次还带上了他的紫金葫芦,看来是要收妖了!”

    我急忙转头去看,只见一排四五辆车在茶园门口停了下来,车门一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道人下了车,其余车辆里出来了好几个肥头大耳的家伙,看模样应该都是地方官员,我一见就暗自叹息了一声,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这张龙虎就算有本事,也一定大不到哪里去,要知道不管是哪一种手段,其在心境上的要求,都是相通的,手段越高,对应的心境要求也就越高,真正有大本事的人,一定不会玩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越是心虚的人,才会靠排场靠摆谱来提高自己的地位。

    打个简单易懂的比喻,马云穿衣服,往往都是棉衫布鞋,为什么呢?因为他的财富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不需要名牌来衬托他的地位了,大街上经常看见一身名牌,走路鼻孔朝天的人,有谁能有马云有钱的?一样的道理,真正有本事的人,也不需要摆这么大的谱来衬托自己。

    随即我又仔细打量了一下,不用问,那老道一定就是张龙虎,除了他没别人是道士啊!地方官员就算想要装逼,也不可能穿道袍装逼的。

    这张龙虎个头不高,一米七估计都不到,但很是精壮,虎头豹目,鼻正口方,头上扎着道髻,满面浓须,身穿杏黄八卦道袍,脚踏祥云靴,腰间挂着一个硕大的紫金葫芦,身穿举手抬足,龙行虎步,威态十足,很有几分气派。

    张龙虎一出现,也不知道人群中谁喊的了一句张天师,顿时炸了锅了周围百姓纷纷呼喊张天师,那场面堪比明星,张龙虎面带微笑,对大家一挥手,示意大家安静,随即单手当胸,稽首道:“贫道张龙虎,感谢父老抬爱!”言辞之中,不无得意。

    随即昂首阔步,走进了茶园,到了法坛之前,回身和那些地方官员说了两句,那些地方官员纷纷回走回避,而张龙虎则一纵身,直接跳上了法坛,到了那案桌之后,开始准备施术伏妖。

    梅花老九一见,顿时轻声骂道:“呸!沽名钓誉,什么玩意!”

    徐坐井笑道:“怎么?你看不过去?那等一下,为师教你一招,让那个张龙虎先出点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