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诡行记 第243章:金陵赵燕楚

时间:2018-02-05作者:玉柒

    ,!

    自古美人叹迟暮,不许英雄见白头,汪天龙叱咤一生,纵横南北,曾是马帮三条龙之一,何等风光,我藏身小汪庄之时,举手投足之间,就诛杀宋潜龙,吓的滇南四兽不敢动弹,何等威风,如今日暮西山,志气消沉,只求能够平安养老,却未必能够安养天年,又是何等心酸。

    刚想到这里,那汪天龙忽然说道:“孩子,你是不是有个朋友叫蒙长弓?”

    我一听顿时一愣,急忙一点头道:“不错,蒙长弓是我朋友,上次我在象尾村被伏击,一直逃到小李庄,被东海七凶追杀,还是他救了我,我和他约定在水库边相见,可我回来之后,他就失踪了,至今没有消息,怎么?汪爷知道他在哪里?”

    汪天龙一点头道:“不错,我在被武亮鳞所控制时,中间一度清醒过一次,一清醒就在和一个高大消瘦的汉子交手,那汉子极其刚烈,手段大开大合,马帮十几人围攻他,还被他重伤了好几个,估计我之所以能够清醒,是在和他交手时,控制我的银针被震了出来,我一清醒,立即抽身想走,却因为被控制太久,身手大不如前,又被马帮的东路金刚苇渡海所擒。”

    “但银针控魂术,并不是谁都可以使用的,必须张起云才能准确无误的施展,而当时张起云正在围攻蒙长弓,所以苇渡海擒了我之后,并没有立即施展银针控魂,只是将我绑了,丢在一边。”

    “随后我就听张起云喊那汉子的名字,我才知道他叫蒙长弓,张起云说蒙长弓多管闲事,替林家出头,会惹火烧身,蒙长弓则哈哈大笑,说他与你相交,就是兄弟,你林家的事就是他蒙长弓的事,一番话说的豪气干云,听的我好生佩服。”

    “可惜,那蒙长弓虽然手段高明,力气也大的惊人,可张起云和苇渡海都是成名已久的人物,一个是十三太保之一,一个是马帮四大金刚之首,身手端的了得,两大高手联手,还有东海七凶、滇南四兽助阵,十几个打一个,而且还是游斗,不与他正面交锋,只消耗他的气力,在厮杀了半个多小时之后,蒙长弓虽然重伤了东海七凶其中之四,也脱力被擒。”

    一听到蒙长弓失手被擒,我顿时脱口啊了一声,蒙长弓的手段,我可是见识过的,东海七凶在他手下根本撑不过三招,看来主要还是张起云和苇渡海的手段惊人,能缠得住他,不然的话,就凭东海七凶和滇南四兽,是断断拿不住蒙长弓的。

    之前我就猜测过蒙长弓可能失手了,现在终于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心中自然焦急,急忙问道:“汪爷可知道他们擒了蒙长弓之后,如何处置的他?蒙大哥可还活着?”

    汪天龙一点头道:“活着,蒙长弓被擒住了之后,张起云曾想对他施展银针控魂术,可那汉子性格刚烈,说若对他施展银针控魂,他就自断筋脉,谁都不敢怀疑他的话,他虽然脱力被擒,可自杀的手段还是有的,而且苇渡海念他英雄了得,也不赞成侮辱与他,但也不能放了他,就将他带走了。”

    我一听又是一愣,急忙追问道:“带去了哪里?”

    汪天龙看了我一眼道:“我不知道,苇渡海没说,蒙长弓被他带走之后,我就又被银针控魂了。”

    我一听顿时傻了眼,这天下之大,到哪里去寻蒙长弓去?看样子,我得先找到苇渡海,将他拿下,才有可能逼问出蒙长弓的下落。刚想到这里,汪天龙忽然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我怀疑苇渡海将他带去了南京。”

    我眉头一皱,脱口而出道:“南京?为什么会被带去南京?”

    汪天龙说道:“因为南京有个赵燕楚,这个赵燕楚,原先也是十三太保之一,后来逐渐淡出了江湖,专心名利场,这些年生意做的风生水起,赚下了万贯家财,由于他本身就是江湖人,又有一身好本事,所以在南京,黑白两道通吃,上到达官贵人,下到贩夫走卒,都有所交结,在南京十分有势力。”

    “但是,这些都只是表面现象,赵燕楚真正的身份,是马帮的南路人马的主事人,南路金刚虽然是狄南山,可狄南山有勇无谋,空有一身万夫莫敌的本事,大脑却不够用,而且狄南山和赵燕楚是姑生舅养的亲表兄弟,所以狄南山十分信赖赵燕楚,对赵燕楚言听计从,所以说,马帮南路人马真正的掌权人,是赵燕楚!狄南山的南路金刚只是挂个虚名罢了!”

    “而且赵燕楚本就是出身马帮,只是未入马帮名录而已,他是苇渡海唯一的弟子,苇渡海一生未婚,没有子嗣,将赵燕楚当亲生儿子看待,一身本事,倾囊相授,赵燕楚尽得真传,又是马帮南路人马的实际掌权人,所以在他的府邸之下,建有一秘密地牢,用来关押一些棘手的人物,所以我怀疑,苇渡海将蒙长弓带去了南京。”

    “这本是马帮的机密,还是我未脱离马帮之时所获知,现在究竟那地牢还存在不存在,则不一定了,所以只能是猜测,并无法断定,至于你怎么判断,那就是你的事了。”

    几句话说完,我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反正我是要去南京的,正好可以打探一下,看看蒙长弓究竟是不是被关在那里,只是我没有想到,赵燕楚竟然是马帮的人,我之前只知道他是十三太保之一,没有想到他还有这么复杂的背景,看来我迟早要与他会上一会!

    这时船也靠岸了,汪天龙倒是不矫情,该说的也都说了,直接和我们辞别,下船而走,我看这汪天龙逐渐远去的背影,心头忍不住又是一阵戚戚,但现在也不是耽误的时候,当下我和九岁红下了船,打通了那船主的电话,让他来接收船只。

    片刻之后,那老头骑个电瓶车就过来了,船只根本没有损坏,时间还有好几天呢!他自然高兴,交接之后,我和九岁红就直奔镇上,包了辆车直奔南京。

    在车上我打了个电话给焦三,焦三告诉了我们地址,一路无话,第二天中午时分,到了焦三所说的地址。两人下车一看,焦三倒是挺会选地方,在南京最繁华的新街口,这里交通方便,地段繁华,写字楼众多,用来做发展总部再合适不过了。

    两人问了下人,按地址找了过去,还真是一栋写字楼,焦三租的是第十七层,我们进电梯而上,一出电梯,就看见一个长廊,长廊的尽头是一个玻璃门,玻璃门的左边,挂着一个金色牌匾,上面写着:“金陵沧海集团”几个字。

    我一看就乐了,这都不用问,肯定就是焦三等人所说的总部了,这家伙,还整成集团了,口气不小,我倒想看看他们究竟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当下和九岁红信步而走,推门而进,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巨大的前台,实木打造,十分阔气,前台里面站着两个前台小姐,正在向一个中年人解释着什么。

    那中年人四十多岁的年纪,短发宽额,双目细长,鹰鼻薄唇,面白无须,站在那里神色淡定,一身衣着虽然简单却绝不随便,量身自裁的纯棉白色对襟上衣,穿着一条同样是量身定做的黑色纯棉长裤,脚上穿着软底布鞋,站在那里,气定神闲,一看就不是简单人物。

    这人我并不认识,不知道是来做什么的,正要开口询问焦三所在,那中年人却对前台小姐说道:“姑娘,我没有预约,还麻烦姑娘通报一声,就说金陵赵燕楚求见焦总,我想焦总会见我的,如果焦总不在,马总也可以!”

    我一听顿时一愣,当真没有想到,我刚到南京第一天,就遇上了这个马帮南路实际掌权人,十三太保之一的金陵赵燕楚!他这主动找上门来,只怕未必有什么好事,当下决定暂不表露身份,先观察一下情况再说。

    那前台一听赵燕楚这么说,立即打了个电话,另一个前台则询问我和九岁红有什么事,我随口说要找焦总,已经约定好的,那前台倒是有点眼力,一听我这么说,看了一眼我和九岁红,立即说道:“请问你们是林总和北京的李小姐吧?焦总有吩咐,说你们来了,立即带你们去见他。”

    我一听,好家伙,还真够摆谱的,正想随那前台而走,那赵燕楚却忽然一伸手拦住了我们,看了我和九岁红一眼,随即一拱手道:“小兄弟可是林家的林沧海?”

    我一听立即暗自心惊,他之前并没有见过我,单单凭一个林字,就立即猜出了我的身份,这份心智,当真骇人,我得多加提防才行,但身份已经被他识破,再隐瞒反而显得小家子气了,当下也一拱手,还没来及说话,一个洪亮的声音就抢先响了起来:“是不是阿牛来了?”
小说推荐